高德新闻
可怕的不只是美国页岩油会不会崩了......
本文摘要:3月6日,沙特為首的OPEC與俄羅斯為首的非OPEC國傢聯合進行的OPEC+維也納會談,自2016年年底合作以來,首次未達成任何減產協議。3月7日,全球第一大原油出口國沙特發動石油

3月6日,沙特為首的OPEC與俄羅斯為首的非OPEC國傢聯合進行的OPEC+維也納會談,自2016年年底合作以來,首次未達成任何減產協議。3月7日,全球第一大原油出口國沙特發動石油價格戰搶占市場份額,國際原油震蕩中急劇下行。

原油價格戰下,新冠肺炎疫情的巨大沖擊力與破壞力開始凸顯,市場高度恐慌,過去一周見證瞭全球金融市場史詩級震蕩。全球第一大產油國美國面臨頁巖油危機誘發系統性風險的可能。

經濟周期下,全球能源格局可能重塑。美國頁巖油還撐得下去嗎?

文 |張龍星 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油品事業部總監

1

困局

當前疫情是最大宏觀,而原油價格就是宏觀指標。疫情防控需求下,經濟活動顯著放緩,需求側利空不斷。

國際原油價格已大幅低於美國頁巖油的平均成本價,若油價長期維持在當前或更低水平,全球第一大產油國美國的頁巖油企業將面臨巨額虧損,破產潮在所難免,而美國頁巖油是美國石油產量的主力構成。這也是本次國際原油價格大跌後,美股的石油企業特別是上遊從事石油開發勘探的企業大幅領跌的原因所在。

2008年金融風暴後,美股已走出10年長牛,美國作為全球金融霸主,資產泡沫越吹越大。美國持續10年的歷史低利率讓企業向投資者出售瞭創紀錄數量的債券,將美國企業債務總額推高至近10萬億美元,占整體經濟的47%。美國能源行業企業債存量規模達8043億美元,其中97%以上是原油相關。美國能源企業債中,高收益債(BB及以下)占比達31.2%,高於整體企業債市場的21.5%,美國能源企業信用資質普遍偏差。2020年開始美國能源企業債大規模到期,其中低評級占比較大。

由於石油生產行業初始投資巨大、回收周期長、對油價天然依賴,歷次油價暴跌後,能源企業債往往出現大規模違約。2015-2016年間,共有211.3億美元的能源企業債券發生違約,占能源行業高收益債的比重接近10%。

彼時,國傢政策上,美國原油四十多年來首次放開出口;基礎設施上,美國國內管道建設打通頁巖油區塊原油出口通道,大幅降低運輸成本。此前,以頁巖油為主力構成的美國國產輕質原油在美國國內結構性過剩嚴重,兩大利好徹底扭轉瞭這一被動局面,美國輕質原油通過出口在國際市場獲得較好溢價。當前美國輕質原油已形成大幅出口亞太局面,沙特發動價格戰後國際油輪運價高漲,高昂的運價成本及低廉的石油價格下,美國輕質原油出口競爭力被擠壓。

彼時,國際油價雖也在低位運行但是總體下行速度較慢,頁巖油企業有較多時間應對。本次沙特價格戰疊加新冠肺炎疫情,國際油價急速下行,頁巖油企業反應時間短,財務風險驟然增加。

此外,成熟頁巖油企業前期已在2010年-2014年享受瞭高油價所帶來的充沛現金流;而2017年以來,國際油價雖有回升但總體一直處於60-70美元每桶區間,頁巖油企業普遍盈利不佳,為瞭提升產量近期又有不少新的活躍鉆機持續投入造成企業現金流高度緊張,違約風險一觸即發。

當前美國非金融企業債務壓力已達歷史最高水平,同時受新冠肺炎疫情沖擊,債務壓力將進一步加劇。近期由於美股持續暴跌,市場流動性顯著惡化,美元LIBOR-OIS利差升至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最高點。危機之下,現金為王,美元指數持續攀升,流動性緊張愈演愈烈。

國際油價大跌下,美國頁巖油企業尤其是近年新進入的投機級企業財務靈活度不佳,難以承受收入下滑和融資成本上升的沖擊,可能面臨數個級別的評級下調,這些企業可能更傾向於采取債務折讓置換或債務重組,而這也將構成國際評級規則下的違約從而出現至暗時刻。一旦美國能源行業爆發大規模違約,可能成為新一輪美國企業債危機的導火索。

2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