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公主”号邮轮为何成为行走的“病毒库”?
本文摘要:這是一對非常可愛的夫婦,此次旅行是為瞭紀念他們結婚50周年。不幸的是,18日,這對樂觀、恩愛的老夫婦雙雙被確診新冠肺炎。 英國的包機來接英國乘客回傢瞭,而他們卻因確診不得不留在日本

這是一對非常可愛的夫婦,此次旅行是為瞭紀念他們結婚50周年。不幸的是,18日,這對樂觀、恩愛的老夫婦雙雙被確診新冠肺炎。

英國的包機來接英國乘客回傢瞭,而他們卻因確診不得不留在日本隔離。

郵輪為何成為行走的“病毒庫”?

首先,來看郵輪的構造。

郵輪有三種房型:

 帶窗戶 帶窗戶  可看海但無窗 可看海但無窗  密閉 密閉

大量的密閉空間完全依靠中央空調通風。此前,中國疾控中心環境所消毒中心主任張流波明確表示,萬一疫情出現,應立即停止使用中央空調。然而,由於密閉房間較多,在郵輪上禁止使用中央空調幾乎不可能。

但郵輪方面否認瞭中央空調傳染病毒,認為如果中央空調能夠傳遞病毒,那船上無人幸免。

其次,公共空間接觸頻繁。

第一例確診病例為香港80歲男性,1月20日登船後開始發燒,25日下船,2月1日確診,而郵輪自2月5日開始才實施隔離措施,停止餐廳及公共場所對外運營。

這就意味著,病毒在1月20日已經登船,人們在密閉的空間與其共度瞭10天的集體生活。這期間,病毒通過各種載體瘋狂遊走在郵輪的各個角落。人們在船上跳舞、吃飯、遊泳、桑拿,享受著船上豐富公共設施的同時,也為病毒提供瞭傳播渠道。

如果說前兩者無法避免,那後續的防疫工作不到位,則是局勢惡化的直接原因。

日本神戶大學傳染病學教授巖田健太郎2月18日登上“鉆石公主”號開展檢疫工作後自我隔離,錄制瞭一段視頻,怒指船上的防疫管理堪稱“悲慘”,現場無一名負責專傢。曾參與埃博拉、“非典”疫情防控的他說,與非洲、中國比起來,郵輪的狀況讓他感到“自身難保的恐懼”。

 在巖田醫生發佈的完整視頻中,個人最大的感受就是這艘超豪華郵輪已然變成瞭一艘恐怖的“病毒方舟”。 在巖田醫生發佈的完整視頻中,個人最大的感受就是這艘超豪華郵輪已然變成瞭一艘恐怖的“病毒方舟”。

那麼,誰是責任方?

從這艘郵輪出現疫情開始,日本的相關舉措就遭到網友詬病。但事實上,從國際法的角度來看,日本並沒有采取措施防止感染擴大的權限和義務,因為這艘船不是日本的。應承擔義務的是船籍所屬國英國。這也是為什麼另一艘郵輪“威士特丹”號5日出發後,在海上流浪瞭十幾天才找到願意接納它的港口。

對於一艘郵輪來說,船籍國、郵輪運營公司所屬國傢以及停靠沿岸國傢均有可能不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要求船籍國和船舶之間建立“真正聯系(genuine link)”,但非常難實現。很多船隻會因為更少的註冊費選擇諸如巴拿馬這樣的國傢註冊船籍。

而且,從現實來看,很少有國傢有動力去積極應對本國國民幾乎沒有乘坐、或發生在相距甚遠的船舶上的緊急衛生事件。

所以,“鉆石公主”號靠岸後,日本方面的防疫工作確實不力,但允許船舶停靠已經是一種人道主義的幫助,過分苛責對於日本略有不公。

疫情下,誰應該成為責任國、如何建立完善的保障機制是郵輪業健康發展需要考慮的。

這次疫情將對郵輪業帶來不小打擊,人們短時間內無法抹除對於病毒在郵輪肆意傳播的恐懼。唯有建立完善的疫情應急處理方案,才有可能讓消費者們重拾信心,迎來郵輪業發展新的春天。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