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公主”沦为悲惨世界?日本反驳:没这种事
本文摘要:[環球時報-環球網報道 記者 邢曉婧]19日,“鉆石公主”號郵輪上的部分人員開始下船,預計21日全員下船完畢。截至目前,全船3711名乘客和船員中共有621名新冠肺炎確診患者,近半

[環球時報-環球網報道 記者 邢曉婧]19日,“鉆石公主”號郵輪上的部分人員開始下船,預計21日全員下船完畢。截至目前,全船3711名乘客和船員中共有621名新冠肺炎確診患者,近半數“無癥狀”。18日登上該船的日本傳染病學專傢巖田健太郎昨晚發佈瞭一段14分鐘視頻,描述他所看到的可怕一幕,並在視頻中直指厚生勞動省沒能及時安排專業人士介入導致疫情擴散,喪失救治良機。日本厚生勞動省19日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反駁稱,“沒有這種事”,那些言論“說到底隻是其個人主張”。

在視頻中,日本神戶大學醫學研究科感染癥內科教授巖田健太郎揭露瞭“鉆石公主”號郵輪上的真實情況,被日本媒體稱為“告發者”。他提起令人詫異的一幕——在持續約兩周的救援過程中,“鉆石公主”號上竟然沒有一名傳染病專傢,所謂的檢疫和救助人員都是在厚生勞動省官僚的指揮下作業。當巖田試圖向厚生勞動省官員說明情況時,對方“一臉厭惡”,不願聽他說,還把他“轟下瞭船”。

“日本政府派遣瞭傳染病專傢,”厚生勞動省19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說,“雖然專傢人數沒有統計,但肯定在1人以上,而且派出的心理咨詢師也在1人以上。巖田教授本人不是也以專傢的身份上船瞭嗎?”

可根據視頻顯示,巖田健太郎表示他是以“DMAT成員”的身份登上“鉆石公主”號,並非作為環境感染學會的專傢上船。對此,厚生勞動省表示,“他(指巖田)本人是傳染病專傢,這是事實。在這個問題上,可能每個人的理解不同”。所謂DMAT全稱“災害派遣醫療隊”,隸屬於厚生勞動省,一般在發生地震、海嘯等自然災害時進行救援活動。

“沒想到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巖田在視頻中指出,遇到這種情況,應該讓專傢發揮領導作用,由他們制定規則,商討對策,而不該依賴厚生勞動省的官僚。巖田說,在此次對抗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國比2003年抗擊“非典”時更重視透明性,及時和外界共享信息,日本卻沒有做到這一點。日本沒有派遣傳染病專傢導致瞭救助失敗,而掩飾失敗的做法隻會更加可恥。

厚生勞動省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針對“鉆石公主”號上的情況,日本政府“沒有隱藏”,及時向外界發佈數據,共享信息,不能存在外界對於透明性的擔心。而且,事件發生後,日本政府已經召開瞭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癥對策本部會議,邀請傳染病專傢出席,采取瞭妥善的應對方式。

在視頻中,巖田健太郎還講述瞭他被“請上”郵輪,又在一天之內被“轟下船”的始末,稱船上“情況悲慘”“應對混亂”。巖田說,在對抗非洲埃博拉病毒和中國“非典”疫情時都未曾感到害怕的他,這次是“真心怕瞭”。

巖田在視頻中介紹稱,“鉆石公主”號被隔離後,他看到有人在社交媒體上發出求救信息,說“害怕”,喊“救命”。隨著郵輪上新冠肺炎確診人數不斷增加,他隱隱感到日本在處理過程中可能出現瞭問題。

根據視頻信息顯示,17日,厚生勞動省電話邀請巖田健太郎登上“鉆石公主”號郵輪,但不知為何,他不能以環境感染學會的專傢身份進入,隻能作為DMAT的一員上船。

18日,巖田從神戶乘坐新幹線出發,中途一位不便透露身份的人士電話通知他“不要去”,還說“會因為他登上郵輪而感到為難”。抵達橫濱車站時,又一通電話通知巖田“可以去”,但要以DMAT成員的身份去,聽從DMAT指揮。考慮到沒有其他登船途徑,巖田同意瞭,想著“先上去,遇到和傳染相關的工作可以幫忙”。沒想到,巖田剛上船,DMAT高層就不客氣地對他說,“對你的到來沒有任何期待”!

“太糟糕瞭!”巖田健太郎在“鉆石公主”號上發現很多問題,他在視頻中坦言,經歷過非洲埃博拉、中國“非典”,處理過很多傳染病問題,但沒有一次像這次一樣,為自己可能被傳染而感到恐懼。巖田表示,身為專傢,他深知如何保護自己不被病毒傳染,也知道如何幫助別人,所以不論身處何種環境,都不曾感到害怕。可看到“鉆石公主”號上的“悲慘情況”,他“真心怕瞭”,他還知道,“一旦被感染,怕是也沒辦法瞭”。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