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上任2年首次非洲行:一次乏善可陈的政治秀?
本文摘要:2月19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抵達瞭他在慕尼黑安全會議結束後為期三天的非洲之行的最後一站——非洲增速最快經濟體埃塞俄比亞。此前他已先後訪問瞭“西非門戶”塞內加爾,以及非洲第二大產油國

2月19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抵達瞭他在慕尼黑安全會議結束後為期三天的非洲之行的最後一站——非洲增速最快經濟體埃塞俄比亞。此前他已先後訪問瞭“西非門戶”塞內加爾,以及非洲第二大產油國——南部非洲的安哥拉。這是蓬佩奧自2018年3月上任後首次非洲行,他也是18個月以來首個訪問非洲的美國內閣成員。

美國近年一直嘗試在非洲有所動作。蓬佩奧的前任蒂勒森2018年3月訪問非洲,但還未結束行程就被總統特朗普解雇。2018年12月,前國傢安全顧問博爾頓發佈瞭美國“新非洲戰略”,而這位“非洲戰略”的設計師不到一年後也被“炒”。

經過一年多的實踐,“新非洲戰略”取得的成果似乎寥寥。而這一次蓬佩奧到訪非洲則更像是一場“政治秀”。在近期接連傳出美軍撤出非洲、美國對包括四個非洲國傢在內的穆斯林國傢實施旅行限制的消息後,蓬佩奧此行備受爭議——美國是否真有一套清晰的“非洲戰略”?

為什麼是這三個國傢?

蓬佩奧形容自己此行所及的三個非洲國傢,是“三個向民主和穩定過渡的”不同發展階段的國傢。

在這三國中,塞內加爾是在受恐怖主義困擾的西非國傢中唯一一個安全、相對穩定的國傢。安哥拉則被認為“回歸瞭民主”,上任兩年的總統洛倫索推行反腐,一改前總統多斯桑托斯統治該國38年的路線。而埃塞俄比亞更具有象征意味,這個非洲大陸增速最快的經濟體,擁有深受西方歡迎、去年贏得諾貝爾和平獎的非洲最年輕領導人——43歲的總理阿比。

在塞內加爾,蓬佩奧與一些商業領袖見面,談瞭投資合作,但更多則是將目光聚焦在安全問題上。據“美國之音”報道,自2016年以來,薩赫勒地區(編註:從非洲以西的大西洋延伸到東部埃塞俄比亞高原的地帶)的極端主義組織實施的暴力襲擊次數每年都會增加一倍,而塞內加爾卻成功維持瞭國內和平,蓬佩奧贊揚其為非洲大陸的榜樣。

《紐約時報》去年12月的報道稱,五角大樓考慮大幅削減駐非洲、中東和拉美的軍隊規模,目前駐紮在西非的美軍或將全數撤離。這個消息不僅引起瞭西非國傢的擔憂,也讓奔走在西非的法國總統馬克龍感到不滿。法國一直在西非薩赫勒地區開展反恐行動,但單獨行動難以收獲成效,分析人士認為法國仍需要跨大西洋盟友的協助。

今年1月,美國高級軍事官員表示是否從非洲撤軍將在兩個月內作出決定。近日,五角大樓又表示,美國並不打算完全從非洲撤軍,而是“以換防代撤軍”,以減輕一線作戰壓力。分析認為,蓬佩奧此行前往西非塞內加爾,亦有安撫的意味。

“大國競爭已經讓位安全和地區反恐,美國在西非逐步抽身,將地區安全和反恐任務交給西非國傢和區域組織,會更多承擔信息和情報支持。” 浙江師范大學非洲研究院特邀研究員沈詩偉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表示。

在安哥拉,蓬佩奧則稱自己的訪問“是安哥拉歷史上的關鍵時刻,因為安哥拉的商業、公民社會和人民都已經為變革做好瞭準備。”他在與安哥拉總統洛倫索會晤期間著重討論瞭反腐和加強經濟聯系的問題。值得註意的是,安哥拉一直是俄羅斯在非洲的主要合作夥伴,去年俄羅斯剛剛宣佈在安哥拉投資100億美元。

“美國長年以來是安哥拉第二大石油買傢。”沈詩偉指出,“但隨著美國頁巖氣革命,美國對非洲原油依賴降低,如何協調這一變化對安哥拉的影響,也是未來值得考慮的一個方面。”

埃塞俄比亞則是蓬佩奧此行的重點。據“美國之音”報道,蓬佩奧在埃塞俄比亞與總理阿比就該國的政治改革進行討論,並提出將提供“大量財政支持”促進改革。

“按照美國新非洲戰略規劃,加強在非洲之角(編註:指非洲的索馬裡半島)佈局是大趨勢,而非洲之角最大的變量是埃塞,埃塞內政外交的變化直接牽動整個地區局勢的變化。”沈詩偉表示。

2018年,時任美國國傢安全顧問博爾頓發佈美國“新非洲戰略”。美國在該戰略上的首要考慮是,“非洲大陸的持久穩定、繁榮、獨立和安全符合美國的國傢安全利益”。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