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 456亿美元的全球邮轮产业正遭遇噩梦(2)
本文摘要:不少人抱怨: 郵輪公司“裝聾作 本芙^退款 從韓國釜山到新喀裡多尼亞的利富港、馬雷港和松島港,越來越多太平洋上的港口開始禁止遊船靠岸。不少乘客抱怨,郵輪公司非但沒有設法為他們提供住宿等幫助,反而一直“裝

不少人抱怨:

郵輪公司“裝聾作啞”拒絕退款

從韓國釜山到新喀裡多尼亞的利富港、馬雷港和松島港,越來越多太平洋上的港口開始禁止遊船靠岸。不少乘客抱怨,郵輪公司非但沒有設法為他們提供住宿等幫助,反而一直“裝聾作啞”。

人們向停靠的“鉆石公主”號郵輪揮手 圖據《舊金山紀事報》人們向停靠的“鉆石公主”號郵輪揮手 圖據《舊金山紀事報》

馬蘭達·普雷艾姆和53歲母親原定於將搭乘挪威郵輪公司的“諾唯真翡翠號”,這艘郵輪計劃於2月17日從中國香港出發,然後分別停靠新加坡、越南和泰國。由於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擔憂,馬蘭達不斷詢問郵輪公司是否可以改乘其他郵輪,或者退款。然而,2月4日,她的要求被拒絕瞭,挪威郵輪公司表示無法辦理退票和退款。

隨後,挪威郵輪公司將啟程港口改為瞭新加坡,這一更改意味著,普雷艾姆和其他乘客需要重新預訂航班,並承擔所有額外的費用。周三,普雷艾姆決定取消行程,但她不知道是否能拿回近1700美元的船費。

“和挪威郵輪公司打交道就像一場噩夢。這傢公司沒有告訴我們是否有賠償,金額是多少,也沒有提供任何幫助。”她說。

海事律師吉姆·沃克指出,當一艘郵輪的行程改變時,乘客實際上幾乎沒有追索權。郵輪公司可以自由地改變行程,如果沒有保險,乘客就會陷入困境,然而在這種情況下,保險的問題通常不會涵蓋流行病等類似的情況。近期,他接到瞭大量乘客的咨詢,想知道如何在不退款或重新安排行程的情況下,應對郵輪公司改變行程的問題。

研究郵輪行業的紐芬蘭紀念大學社會學傢羅斯·克萊因表示,郵輪公司從未經歷過這種情況,它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根據計算,郵輪公司每取消一次航程的損失在300萬至400萬美元。對於郵輪公司和這個行業來說,很多決定都是基於經濟問題。它們在問自己:“我們怎麼才能花最少的錢,損失最少的錢?”

紅星新聞記者 王雅林 徐緩 編譯報道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