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脱发、自杀……日本职场上的“身心之伤”
本文摘要:一位男性正在閱讀職權騷擾訴訟相關文件(西日本新聞) 海外網2月3日電 在日本,職場上存在的職權騷擾情況極其嚴重,許多人因來自上司的權力騷擾而受到身體和心理的雙重傷害。雖然日本出臺瞭
一位男性正在閱讀職權騷擾訴訟相關文件(西日本新聞)一位男性正在閱讀職權騷擾訴訟相關文件(西日本新聞)

海外網2月3日電 在日本,職場上存在的職權騷擾情況極其嚴重,許多人因來自上司的權力騷擾而受到身體和心理的雙重傷害。雖然日本出臺瞭一些相關法規,但情況是否有所改善還不得而知。近日,日媒采訪瞭部分受害者,瞭解他們曾遭受過怎樣的苦痛。

據《西日本新聞》報道,2019年6月,日本為消減職場騷擾而出臺瞭《女性活躍與管制騷擾法》,這是一部以加強職場騷擾對策為核心內容的法律。當時,日本國內的職權騷擾情況非常嚴重,多人為此自殺。職場中的等級關系對職員的身心沖擊以及和其他職員關系日漸疏遠,這些情況對受害人究竟能夠產生多大的負面影響,《西日本新聞》專門就此進行瞭調查。

日本福岡縣一名43歲男性,在一傢護理服務機構工作的時候,受到瞭上司的權力騷擾,且受到各種處分。此後他患上抑鬱癥,甚至試圖自殺。

據瞭解,該男性因為不被上級認可,受到中斷補貼、提交不必要的業務日志和減少工資等許多處罰。他深受精神方面的折磨,想以法人為對象提起訴訟,要求公司賠償精神損失費,但最終得到的是降級處分。

該男性患抑鬱癥後,甚至想在夜間開車時,加速沖撞電線桿或駛向海裡以求死。他還開始脫發,雖然醫生勸說其住院,但該男子拒絕住院並希望繼續工作,最終因承受不住壓力而辭職。

在訴訟判決中,該男子的大部分主張得到瞭承認,也被認可確實存在上司故意刁難的情況。該男子表示,在原來的公司裡,和自己關系要好的同事們還在遭受同樣的職場權力騷擾。

另一位在日本北九州市一傢汽車維修廠工作的34歲男性,同樣因為職權騷擾而患上創傷後應激障礙(PTSD)。該男性在超過2年的時間內,多次在更換部件和處理訂單方面被上司苛責等。

最為過分的是,某一天,該男子在汽車下方進行修理時,上司突然開車加速接近該男子,車輛差點從其身上碾過。最終上司的車撞飛瞭他,造成其頭部扭傷。上司還對其他犯瞭錯的後輩說:“你會受到和那個人一樣的責罰”。

該男子表示,現在隻要想到工作時的經歷,身體就止不住顫抖。最終他被診斷為創傷後應激障礙,被迫停職。該男子原本打算邊工作邊準備汽車維修師考試,但現在關於未來,他已經什麼想法也沒有瞭。在和律師談話時,他表示:“對我做瞭這麼過分的事,他(上司)卻一次都沒道歉過。”

日本規定,如果出現職權騷擾等情況,民眾可以到勞動局或地方自治團體等地進行咨詢。也有律師及自治團體職員進行勞資雙方調解的“斡旋制度”。但是,如果公司不配合進行調解,相關流程也難以進行下去。

據厚生勞動省數據可知,2018年度勞動局收到的和包括職權騷擾在內的“欺凌、排擠”相關咨詢量達到歷史最高,為82800起。《女性活躍與管制騷擾法》雖然規定瞭防止騷擾的義務,但是尚未明確責罰和禁止行為。對此,日本部分勞動團體也對相關法規實效性表示質疑。(海外網/王珊寧 實習編譯/張素慧)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