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新闻
寻子15年终团聚,“梅姨”是谁还是个谜
本文摘要:2017年7月,山東省公安廳退休高級工程師林宇輝繪制的申聰畫像。供圖/林宇輝 尋找申聰 本刊記者/毛翊君 申軍良夫妻坐上弟弟的車,從山東濟南出發,開瞭一天一夜,在3月6日晚到達廣州
2017年7月,山東省公安廳退休高級工程師林宇輝繪制的申聰畫像。供圖/林宇輝2017年7月,山東省公安廳退休高級工程師林宇輝繪制的申聰畫像。供圖/林宇輝

尋找申聰

本刊記者/毛翊君

申軍良夫妻坐上弟弟的車,從山東濟南出發,開瞭一天一夜,在3月6日晚到達廣州市增城區。那天晚上,廣州市公安局增城分局警方發出瞭關於被拐15年的孩子申聰被找到的通報。父親申軍良的手機當即湧來瞭上百個電話,一直響到卡住,他打不出電話,也接不瞭電話。

3月7日晚上,身高1米7、已經快16歲的男孩,在兩個警察陪同下向他的房間走來時,他一眼就辨認出兒子臉上的胎記。這就是自己找瞭15年的兒子申聰——他腳軟瞭一下,控制不住地放聲大哭。

這起拐賣兒童的案子發生在2005年,其中牽涉到的人販子張維平、周容平、楊朝平、劉正洪、陳壽碧已經在2016年被增城區分局逮捕歸案。2018年,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審宣判中,張維平、周容平被判死刑,楊朝平、劉正洪被判無期徒刑,陳壽碧被判有期徒刑十年。

這個案件之所以受到全國矚目,是因為2019年11月在網絡上出現的人販中間人“梅姨”的模擬畫像,這甚至引起瞭全民尋找“梅姨”。然而,公安部很快就辟謠稱,該畫像並非官方公佈的信息。“梅姨”究竟是誰?身處何方?又是否真的存在?迄今沒有答案。

相認

申聰穿著單薄的白色T恤,顏色已經泛黃,他抱住申軍良和於曉莉,拍著他們後背,反復說,“媽媽別哭瞭,爸爸別難受瞭。”

申軍良準備瞭一肚子話,忽然不知道從何說起。後來,頭一個問題冒出來,他問兒子,這麼多年,你知道自己是被拐的孩子嗎?申聰告訴他,前段時間在新聞裡看見申軍良尋子的事情,沒想到自己就是那個申聰。

這15年,申聰生活在梅州一個普通的鄉村傢庭裡,養父母長期在深圳打工,他主要由這個傢庭中的奶奶照料。跟他一起成長的,還有姐姐和弟弟妹妹。他也曾看著全傢福冒出疑惑,為什麼自己和他們長得都不太像,但誰也沒有向他提起過什麼。

相認後的幾天,申軍良一傢三口一直住在增城的一傢酒店裡。這是申軍良感到無以言說的幸福日子。因為申聰喜歡運動,尤其是打籃球,每天早晨,申軍良帶著他出去晨跑、散步。之後,因為疫情原因,他得上網課,申軍良不敢打擾,就悄悄走開。申聰今年要備戰中考,之前一直在村裡上學,成績不是特別好,他跟申軍良說,自己一定要拼。

父子每天聊很多話,關於傢庭,關於學校的生活等等。有一個晚上,申軍良太疲憊,說著說著睡著瞭。等申軍良一個多小時後醒來,發現申聰的外套蓋在自己身上。在漫長的往日,申軍良從未奢望過還有這樣的時刻。

其實,在過年之前,申軍良就知道,大概馬上能夠見到兒子瞭。1月18日下午4點多,申軍良騎著小電瓶車,去瞭趟山東省公安廳物證鑒定中心退休高級工程師林宇輝的工作室。林宇輝曾幫助他畫過申聰的畫像,還繪制瞭轟動全國的“梅姨”畫像。林宇輝對《中國新聞周刊》回憶,那天申軍良跟往常不一樣,神色高興,有一些如釋重負。林宇輝從申軍良口中得知,增城警方透露瞭信息,申聰估計找到瞭。

3月6日早上9點左右,申軍良在電話中對林宇輝說,自己準備去增城接孩子瞭。

申軍良出門給孩子買瞭一身衣服和鞋子,又帶瞭5個N95口罩。一路上,申軍良還是很害怕,不知道申聰是否願意跟自己回傢。在見面之前,增城警方反復疏導他們,不要太激動,免得嚇到孩子。警方已經給申聰安排過心理輔導,告訴他身世時,申聰淚流滿面。

15年前,從增城出租屋被人抱走時,申聰還是不滿一歲的嬰兒。2005年1月4日白天,於曉莉帶著申聰在傢。於曉莉去廚房做午飯,忽然被人從身後抱住,用膠帶封住瞭嘴,臉上像是被套瞭一種有化肥味道、發涼的東西,接著手也被捆起來。她動彈不得,隻聽見申聰的哭聲越來越遙遠。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