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变身“主播”后:台灯当支架、红包代点名
本文摘要:中新經緯客戶端2月20日電(趙佳然)疫情的延續並不能阻擋學子們的腳步,“停課不停學”仍在火熱進行中。在社交媒體上,關於網課的段子頻出:老師講課堪比直播賣貨、變身戲精隻為“吸粉”;學

中新經緯客戶端2月20日電(趙佳然)疫情的延續並不能阻擋學子們的腳步,“停課不停學”仍在火熱進行中。在社交媒體上,關於網課的段子頻出:老師講課堪比直播賣貨、變身戲精隻為“吸粉”;學生為瞭不被點名,在攝像頭前一動不動裝“掉線”……

本周,多傢學校紛紛“在線開學”,以網課模式迎接新學期,更多的老師們變身“主播”“網管”。中新經緯記者對話瞭幾位老師,看看她們眼中真實的網課是什麼樣的?

“紅包代替點名,我們的小聰明都激發出來瞭”

李楠,48歲,初一數學教師

有著幾十年教學經歷,對三寸講臺無比熟悉的李楠,沒想到自己第一天體驗網上授課竟會如此措手不及。

由於學校自身的直播平臺暫未搭建完畢,李楠便將微信群變為瞭自己的線上課堂。“我把我教的兩個班級學生都拉到這個群裡來,成為一個學習小組。每天我會將課程所用到的PPT和提前錄制的教學視頻發到群裡,並監督大傢的學習進度。各個學科都有這樣的群,平均一個學生要加12個。”

雖然有著豐富的講臺經驗,但李楠在錄制視頻時還是免不瞭各種“翻車”。沒有專業直播設備,她用傢裡的臺燈當手機支架,竟也出奇地靈活;而在錄制講解視頻時,她更是要隨時作出調整,方便學生們吸收知識。

李楠將手機綁在臺燈上錄制視頻 受訪者供圖李楠將手機綁在臺燈上錄制視頻 受訪者供圖

“手機錄制視頻是連貫的,而且不像在課堂上可以根據學生反應隨時跟進。我經常錄到一半,覺得某個地方可以換種方法講,於是再修改教案重新錄。”如此修修改改,不斷推倒重來,一個5分鐘的視頻,她往往要花兩三個小時來錄制。

在微信群授課的過程中,如何監督每個人的進度,也是李楠遇到的難題。“我有時候會抽學號,讓他們把學習進度實時拍照片上傳。為瞭調動學生積極性,我也會給他們出趣味題,鍛煉邏輯思維,答對有獎。”

在學習快結束時,李楠還在群裡發瞭個紅包,從領紅包的人數看學生們的參與度。“把我們這些老師的小聰明全都激發出來瞭。”她笑著說。

每天的集中學習後,學生們還會私信老師答疑,李楠忙著準備第二天的視頻,一個個解答學生的疑點,不知不覺就從清晨工作到瞭深夜。

“在線教學對於剛剛轉型的老師和學生而言,都是不小的挑戰。”李楠說,“老師之間也會隨時溝通,就各個知識點研究更有效率的講解方法。如果居傢學習的情況持續下去,我希望能盡快開展直播授課,這樣獲取學生反饋能更高效。”

李楠與學生的交流 受訪者供圖李楠與學生的交流 受訪者供圖

“一個人的升旗,也要有儀式感”

溫靜,24歲,小學一年級班主任

溫靜在廣東某小學任職,她所在的班級有46名學生,其中9名與新冠肺炎確診患者住在同一小區。從疫情發生開始,她每天的工作就包括統計每個同學的健康狀況,以及與確診患者有無交集等情況。

2月17日,溫靜的學生們開始在網絡平臺上觀看學習視頻。而在此之前,他們還在傢中舉行瞭一場小型的升旗儀式。

“我們鼓勵孩子們在第一天上課之前先在傢裡放國歌,有條件的自己準備國旗,大傢都執行得很認真。”溫靜貼心地把學生上傳的“一個人升旗”照片拼成瞭心型。

線上升旗儀式 受訪者供圖 線上升旗儀式 受訪者供圖

據媒體報道,多傢小學都已舉行“線上升旗”,儀式內容多樣,部分學校還在線進行瞭國旗下講話、新年送祝福等環節,並借此機會呼籲學生利用好此段時間在傢學習。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