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与医院间摆渡人:碰到老年患者忍不住帮忙
本文摘要:“在武漢這麼多年瞭,又是個轉業軍人,還是黨員。在祖國有難的時候,我應該主動站出來,做點有意義的事,有所擔當。”今年46歲的王禾田是武漢市江岸區永清街道的志願者司機,負責接送新型冠狀

“在武漢這麼多年瞭,又是個轉業軍人,還是黨員。在祖國有難的時候,我應該主動站出來,做點有意義的事,有所擔當。”今年46歲的王禾田是武漢市江岸區永清街道的志願者司機,負責接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去往漢口的各個定點醫院。

護目鏡會限制視野,在接送病人的過程中,王禾田為瞭保證行車安全,會把護目鏡摘下來,打開窗戶,讓空氣流通,但也因此將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暴露在外。由於近距離接觸高危人群,他也會擔心自己的身體狀況。

王禾田說,他每天都會測量好幾次體溫,還笑稱自己有點“神經質”。

“在這個有擔當的城市,我想做一個有擔當的人,為我的孩子樹立榜樣。”說不擔心是假的,但是既然上瞭“戰場”,王禾田有股無畏的沖勁。

王禾田。本文圖均為受訪者提供王禾田。本文圖均為受訪者提供

以下是王禾田的口述整理:

我是河北人,1991年從部隊轉業來到武漢,便留瞭下來。我在這裡生活瞭20多年,和身邊的武漢人相處久瞭,他們在工作中體現出的責任感,他們為人處事中的細心,讓我感受到武漢是一座有擔當的城市。

疫情前,我是黃鶴樓公園營銷科的職工,平時負責公園內世紀鐘的運營。以往過年,我和妻兒經常回河北看望老傢的親友,但今年,新冠肺炎疫情讓回河北過年的計劃落瞭空。

1月23日,武漢“封城”之後,我和傢人響應號召留在瞭武漢。此後,我持續關註著疫情動態,還在協調老傢的社會團體捐贈物品,籌集方便面等物資。

後來,我看到市政府在招募疫情防控志願者,立刻在手機上填表申請,但是因為年齡較大,很遺憾地沒有被錄用。2月2日,我又到自己傢所在的永清街道辦事處毛遂自薦,希望能為疫情防控盡一份自己的力量。

兩天後,我正式上崗成為永清街道辦事處的第一位志願者司機。

王禾田與他所駕駛的社區轉運車王禾田與他所駕駛的社區轉運車

上崗的第一天,我還是有點擔心的,走出傢門前雖然考慮到瞭有一定危險,但是在服務過程中才慢慢意識到,生活中原本瑣碎的事情竟也會給我帶來困擾。

我的職責是從社區接送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前往各個醫院治療,由於日常接觸高風險人群,為瞭與傢人隔離開,我休息的時候隻能借住在朋友的空房子裡。我記得2月6日,我工作到凌晨兩點多,剛剛轉運瞭兩名患者。當我開車到自己傢樓下,脫去防護服時,才想起不能回傢。由於第二天上午還要去街道辦公地點報到,我就在車上將就睡瞭幾個小時。

我開的車是政府給街道配的面包車,把車內的座椅拆掉後放置瞭幾個板凳,空間更大也便於消毒。接送的患者時,他們常會出現情緒焦躁、恐慌,他們擔心自己的病情。我隻能耐心地安撫他們,開導他們,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讓他們心安。

這些天來,我開車帶著社區的患者跑遍瞭漢口所有的定點醫院。由於車內空間密閉,我也擔心被傳染,每天都在高度緊張狀態下。在車內穿著防護服,戴著口罩,戴不戴護目鏡成瞭最大的問題——不戴吧,又擔心自己的安全沒有保障,戴上的話視野受影響,開車不安全。

為此,我隻能把護目鏡摘下來,盡量在行車過程中把窗戶放下來吹著風,讓空氣流通,避免交叉感染。雖然有點冷,但起碼能保證行車安全。精神時刻緊繃,盡量多的消毒,盡可能不近距離接觸乘客。

然而,一方面為自己顧慮,但另一方面,看到一些行動遲緩的老人,我又忍不住去伸手幫忙,常常讓我陷入兩難。2月10日凌晨一點多,我轉運瞭一趟患者,本來給自己定的規矩是不下車的,可當我看到他們那般無助,又於心不忍。他們大包小包拎著,有傢人卻不能陪同,我還是忍不住下車去幫他們一把。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