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夜晚的“偷”车人
本文摘要:深圳大學傳播學院 新新報NewTimes 嗡、嗡、嗡……志願者微信群中又出現瞭新的求助消息:礄口新世界這邊缺人,誰能立刻過來。 時間是2月14凌晨0點36分,躺在床上正在跟朋友聊天

深圳大學傳播學院 新新報NewTimes

嗡、嗡、嗡……志願者微信群中又出現瞭新的求助消息:礄口新世界這邊缺人,誰能立刻過來。

時間是2月14凌晨0點36分,躺在床上正在跟朋友聊天的陳恬打瞭一個激靈,迅速下床,穿上衣服躡手躡腳地準備去“偷”爸爸的車鑰匙。這已經是她第三次這麼做瞭。

今年22歲的陳恬是江漢大學護理系19屆畢業生,現在是武漢市中醫醫院的護士。由於不在隔離病房工作,陳恬有瞭更多的時間去參加志願活動。

2月3日,武漢市招募疫情防控青年志願者。當晚武漢市宣佈開建3處“方艙醫院”,分別位於洪山體育館、武漢客廳、武漢國際會展中心,用於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得肺炎的輕癥患者。時間緊迫,一切援救措施都在快馬加鞭地進行著。

 圖片來源於網絡 圖片來源於網絡

4日凌晨2點多,打完手遊在刷微博的陳恬看到一個博主在發求助:洪山體育館急需志願者。

據媒體報道,3日晚上9時許,傢住武昌紫沙金苑的市民趙丹瞭解到“方艙醫院”需要人幫忙安裝床位之後,在微博上發起呼籲,發出志願者群的微信二維碼,短時間內,有200多人加入微信群,其中39位志願者連夜趕到洪山體育館。

凌晨4點多,所有床鋪運抵現場,志願者以及工作人員們將其搬到一樓擺好。4個場館,約800張床,39名志願者。

“其實志願者不止39個人,中間有個小插曲。”陳恬說道:“當時我們把床從一樓全部搬到負一樓擺好之後,場館的工作人員說這樣擺不好看,要我們再搬上去,好多志願者就走瞭。”

鋪床、擺桌子、擺凳子,直到10點半左右,工作人員進行瞭最後的消毒,志願者們也陸續離場。此時,陳恬微信上收到瞭一條信息,打開看是媽媽發的“註意安全”。

志願者在工作/受訪者供圖志願者在工作/受訪者供圖

也是在這一天(4日)的晚上,陳恬收到瞭江夏區志願者負責人的電話,通知說5日早上9點到江夏區大花山方艙醫院集合,過瞭幾分鐘說時間有變動,最後定在瞭5日下午兩點。

隔天下午,在驅車一個小時後,陳恬來到瞭集合點。嶄新的床被子、床墊,還有未安裝的床架,正等待著他們一行20多人。“這一次來瞭很多城管叔叔,他們負責拼床架,我們是鋪床、搬床墊。”

第一天,陳恬忙活到瞭晚上十點,第二天從早上8點到下午2點。

“其實之後的幾天也一直需要志願者,但是傢裡得太遠瞭,還得上班,就沒有去瞭。” 陳恬說。

武漢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圖片來源於網絡武漢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圖片來源於網絡

時間回到14日的凌晨,收到消息的陳恬又開始“圖謀”車鑰匙。陳恬爸爸盡管十分擔心,但還是無奈地對她說:“拿你貿得整(沒辦法)。”

陳恬馬不停蹄趕到現場,這次的任務是接待來自廣東佛山的醫療隊伍。

據媒體報道,這隻醫療隊伍是佛山市連夜集結組合的一支322人(含醫護人員320人和帶隊工作人員2人)的隊伍,隊名為“廣東援助湖北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第十四批醫療隊”。

醫療人員先行抵達酒店,機場志願者們把他們的行李搬到貨車上,運往酒店,再由酒店的志願者搬到指定位置。

貨車一到,陳恬和另外4名志願者開始瞭工作。

在搬運的途中,陳恬註意到瞭兩個很大的紙箱子,湊近一看,兩大箱的頭發赫然呈現在眼前,這就是醫療隊伍剪掉的頭發。陳恬聽到酒店的負責人說:“來的小姐姐好多剃瞭寸頭,不然就是剪短瞭。”

直到凌晨3點左右,行李搬運完畢,陳恬再一次看到瞭深夜的武漢。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