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当下 应以最大的善意和同理心拥抱彼此
本文摘要:最近全國各地已陸續復工,許多網友在懷念著何時能去武大看櫻花,但疫情依然在繼續,人們堅守著,保持期待。從春節以來記錄著疫情下生活與思考的“此刻·我們”欄目也會繼續分享給大傢。 好在,

最近全國各地已陸續復工,許多網友在懷念著何時能去武大看櫻花,但疫情依然在繼續,人們堅守著,保持期待。從春節以來記錄著疫情下生活與思考的“此刻·我們”欄目也會繼續分享給大傢。

好在,整體態勢在轉好,湖北省之外全國各地新增病例連續十幾天下降,我們欣慰於,在前期的慌亂之後,無數人開始呼籲,那些數字並不是一串冷冰冰的數字,而是一個個因病痛飽受折磨的人和傢庭,治療的同時也應及時給予人文的、體面的關懷。而在他們身後,那些無數晝夜堅守、為瞭守護生命而不懈努力的醫護人員,更應獲得必要的關心和周全的保護。

今天分享的記錄中提及瞭人在面對災難時的本能反應,對周遭危險的猜疑乃至形成瞭偏見,但同時理智在告訴我們,應懷最大的善意去面對彼此。作傢司馬遼太郎曾說,“互相幫助,對人類來說是一項偉大的美德。‘互相幫助’這樣的心情和行動,源頭是一種叫‘同理心’的感情。”但願我們都懷著同理心,共同對抗疾病,等待陰霾消散的明天。

“從深圳來,沒得去過武漢。”“車上沒得湖北人。”一臺suv車子前後玻璃上,用白紙寫著以上的話。乍一看到,我想,“壞事瞭,這司機和同車的人,進不到小區瞭。說不定,還會被送到醫院,或者幹脆被驅逐。”

封閉幾天瞭,雖說疫情還沒有危及到這裡,可是空曠的街道,關門的購物中心,前所未有的冷清氛圍使得滿城恐慌,以往擁擠的街道,出入購物中心的各色人等,如今,隻剩下瞭腰身佝僂的環衛工人和穿著各色工作服的外賣騎手。“一種病菌,就把人全部嚇到瞭,關門歇業,甚至,在自己傢裡,還惶恐不已。”妻子說。我笑笑,看著空曠的街道,忽然覺得瞭一種深入骨髓的冷意。

2020年是一個看起來很整齊的年份,至少從數字的排列上是這樣的,2020,兩個二兩個零,按照中國傳統的說法,單數為陽,復數為陰。陽者,剛強也,陰者,柔韌也。2020這個數字,該是溫和的,雖然有些韌勁,但也不至於發生如此駭人的災難。

起初,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似乎有消息傳來,形勢聽起來有些嚴峻。可這是一般的消息,大致是通過非主流的媒體發佈的。人們總是對“非主流”的媒體保持一定的警惕心,認為這些不怎麼靠譜。當然,非主流媒體,特別是個人開發和操持的,往往過於誇大,甚至采取危言聳聽的方式去誘導人。

“人們總是喜歡處在兩個基點和極端的事物,包括各種軟的,如消息、說法等等。因為已經處在瞭極端和極點瞭,人們就省卻瞭自我判斷的工夫或者思想。對於某些消息,人們的第一反應是“是真的嗎?”倘若有一個人說,“真的。”那麼,大多數人會深信不疑,並不作任何的探究與驗證。”

這一次的疫情爆發,大致也是如此。

走到小區門口,一切如常,剛才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因此,那臺鄂A牌照SUV車子的主人也無從知曉。我長出瞭一口氣,心裡說,“這就好,這就好。”這樣想的同時,又覺得瞭一種恐懼,“倘若這車子的主人及其所有乘客真的去過武漢,或者來自武漢的話,整個小區就完瞭。……我和妻子也在其中,還有居住在另一個小區的兒子。”這多麼可怕!但轉念一想,覺得也沒什麼。一個人或者幾個人來瞭,而將之拒之門外,這不符合待客之道,倘若他們也是這小區的業主,有傢不讓進,想起來也是殘酷的。

正要進門時候,保安說,要登記。我放下提著的蔬菜和水果,在紙上填寫自己的姓名和身份證號,還有具體住址,有無去過武漢及周邊地區,有無接觸過湖北人士等等。妻子也是。“現在這麼嚴格瞭啊。”我對保安說。保安是一個看起來頭腦很老實的小夥子,他說,“規定瞭,就按照固定來。”我笑笑。填好,給他。他發給我一張綠卡,然後逐一測量體溫。進門之後,我覺得這個方法甚好,也覺得,非常時期,采取非常措施,也是可以理解並且要支持的。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