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女医护人员剃光头出征 被赞美也被忽略
本文摘要:昨天,“每日甘肅網”發佈瞭甘肅某醫院女性醫護人員為馳援湖北,集體剪光頭的消息。“剪去秀發,她們整裝出征”,也成瞭昨日刷屏朋友圈、沖上微博熱搜的關鍵詞。隻是,這場“剃發出征”所引發的

昨天,“每日甘肅網”發佈瞭甘肅某醫院女性醫護人員為馳援湖北,集體剪光頭的消息。“剪去秀發,她們整裝出征”,也成瞭昨日刷屏朋友圈、沖上微博熱搜的關鍵詞。隻是,這場“剃發出征”所引發的討論,卻是極為撕裂的。

相關單位回復,這些女性醫護人員“是自願的”,但視頻中她們剃掉頭發之後留下的淚水,讓我們不忍把這種“自願”簡化為一種犧牲與歌頌。

事實上,在此次抗擊疫情的前線醫護人員中,女性醫護人員占據瞭很大一部分。由此而來的,是不可避免的性別差異帶來的特殊需求,比如例假時期的生理疼痛、安心褲與衛生巾的短缺、孕期女性醫護人員的擔憂,這一次,這一特殊性轉移到瞭女性醫護人員的秀發上。

剃光頭出征是否有必要?對於這個問題大傢也有不同看法,有人認為這是特殊時期的特殊安排,可以理解;也有人覺得可以請理發師給姑娘們剪個漂亮的短發,沒有必要剃光頭;也有人質疑,剃光頭可能留下細小傷口,反而帶來風險。。。。。。而相對於這樣的爭議,大傢更反感的,是對於這一行為過度的贊頌與煽情。這種觀念,甚至也從醫護群體延伸到瞭抗疫後方。比如,在濟南就向各單位提議,延遲開學期間雙職工傢庭以女方為主在傢看孩子。

本身,抗擊疫情中,一定會有諸多特殊時期的特殊現象,它或許是出於個體自願的選擇,但我們絕不應把它視作一種理所應當的犧牲,進而將女性在這一特殊處境中的脆弱與困境,轉化為煽情的利器。在這一需要我們眾志成城、共克時艱的特殊時刻,我們既需要顧全大局,也應記得,個體的處境與利益不應被忽略。

“每日甘肅網”發佈瞭甘肅某醫院女性醫護人員為馳援湖北,集體剪光頭的消息。“每日甘肅網”發佈瞭甘肅某醫院女性醫護人員為馳援湖北,集體剪光頭的消息。

撰文| 鮑子投

1

緊急狀態,

導致去性別化的同質管理

抗疫是一場特殊戰鬥。它是一場戰爭,又不是一場戰爭,或者至少不是我們曾以為的那種戰爭。

如果說抗擊疫情是戰爭,這是因為我們已經看到瞭戰爭話語的全面回歸:緊急動員和戰時狀態、攻堅戰與陣地戰、守土和出征、烈士與英雄……甚至我使用的這個動詞“抗擊”本身,就是戰爭時代的典型修辭。每個人都在拿到小區出入證的那一刻,在遇到地毯式排查的那一刻,在“買買買”、“996”的日常生活全面暫停的那一刻,有如同戰爭來臨般的感受。

如果說抗擊疫情不是戰爭,是因為它與我們從電影電視劇、革命歷史小說中獲得的那種關於戰爭的感知太不一樣瞭。湖北之外的、無需加入抗疫一線的大部分普通人,對這場“戰爭”是欲拒還迎的。我們一面慌亂地搶購糧食、口罩和消毒液,為每日新增的患病人數而憂心忡忡,但另一面,“敵人”是無形的病毒,隻要不出門,我們並不會直接遭遇“敵人”,依然可以在傢裡遠程辦公、網絡學習,裝模作樣地把常規工作進行下去。

抗擊疫情的“戰爭”與傳統戰爭更大的差別在於,前線的主體不再是男性軍人,而是女性占大多數的醫護人員。有媒體統計近10個醫療隊的男女比例,女性最低占比55%,最高則達到100%。在傳統戰爭中,大部分男性在前方作戰,大部分女性承擔醫護或者後勤工作。這樣的性別分工,其實對於女性有著某種程度的照顧。然而,在此次抗擊疫情中,大量女性卻直接加入前線,直面最為嚴酷的生死搏鬥。古有花木蘭,後有娘子軍,然而,像此次抗擊疫情一樣由女性作為前線主體力量的狀況,幾乎是史上從未有過的。

“7點視頻”報道截圖。“7點視頻”報道截圖。

隨之而來的是,在疫情的報道中,有大量關於女性的新聞引發瞭人們的廣泛討論:從各級衛健委的女性領導,到專傢組的李蘭娟院士和陳薇院士;到身處輿論漩渦中心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多名師生;當然,最觸動人心的還是關於前線醫護人員的報道。有的護士懷孕9個月還在一線,有的護士流產10天後又回到一線工作,還有女性醫護人員在支援湖北的出征儀式上集體剃頭。除瞭口罩和防護服的緊缺,女性醫護人員還面臨著衛生巾和安心褲的額外缺口……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