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人物的离去:连续8天告病危 迟迟找不到床位
本文摘要:林紅軍留在小賣部門口的椅子 作者:李強 鄱陽街18號的商店,拉下瞭藍色卷簾門。 在起於武漢的新冠肺炎疫情裡,這傢位於武漢市中心醫院南京路院區後門附近的副食商店失去瞭老板,老板娘也進
林紅軍留在小賣部門口的椅子林紅軍留在小賣部門口的椅子

作者:李強

鄱陽街18號的商店,拉下瞭藍色卷簾門。

在起於武漢的新冠肺炎疫情裡,這傢位於武漢市中心醫院南京路院區後門附近的副食商店失去瞭老板,老板娘也進瞭醫院。

在武漢市中心醫院疼痛科主任蔡毅一篇引人關註的悼文裡,店主的名字是“林君”。這也是他的微信昵稱。其實,他叫林紅軍,一個被所有受訪者公認的普通人。

他感染後遲遲找不到床位,傢屬為他發佈過一次求助信息,被淹沒在逾20億閱讀量的“肺炎患者求助”微博超話裡。

他去世後,醫生蔡毅發出的紀念他的微博,有幾十萬人轉發、評論、點贊。

林紅軍是1月23日那天開始發燒的,去醫院最初的診斷是普通發燒。

“醫院就給他打瞭一針,讓他回去瞭,說在醫院裡怕交叉感染,回去自己隔離就好瞭。”林紅軍的一位傢屬說,那段日子裡林紅軍回到他的副食商店,把自己關瞭起來。春節前,他還特意打電話提醒傢屬註意防護。1月20日,國傢衛生健康委高級別專傢組介紹,這種肺炎存在“人傳人”的現象。

同在鄱陽街開商店的胡正榮(化名)最近見到的,隻是他每天來送飯的妻子。“一個人在裡面睡著。”胡正榮告訴記者,他也是從林妻那裡得知林紅軍感染。

1月31日早上,前去送飯的妻子發現林紅軍昏迷,呼吸困難,但120派不出車,隻好去商店對面的醫院急診求助。“急診室拿輪椅過來拖過去的,他走不動瞭。”胡正榮說。

肺部CT診斷報告單顯示:這個49歲的男人,臨床診斷為呼吸道感染、肺部感染,雙肺可見彌漫磨玻璃片狀模糊影,雙肺多發斑片狀感染病灶,雙側胸腔少量積液。一位重癥科醫生看過片子後判斷病情比較重,需要密切監護,有可能需要氣管插管,插管瞭盡可能住進重癥監護病房。

從那時起,漫長的等待就開始瞭。妻子在醫院陪他,親戚每天把飯送到醫院門口。

傢人先去社區排隊,等待住進定點醫院。林紅軍的傢屬告訴記者,從1月31日起,林紅軍一直躺在南京路院區裡臨時設置的病床上。那時,這裡並非新冠肺炎患者救治的定點醫院。

2月2日,醫生口頭告知瞭傢屬核酸檢測結果:陽性。傢人四處求助,給衛健委、市長熱線、區疫情防控指揮部、社區打電話,希望幫忙聯系住院,也有志願者聯系他們,但很多天都沒有進展。

從2月1日起,醫院開具的門診病歷上,連續8天“告病危”。2月7日的門診病歷上寫著:“患者目前重癥病毒性肺炎,需要住院治療,但請相關科室會診,均表示暫無床位,暫於我院留觀室就診。今日繼續告病危。”

回憶起這些,那位傢屬聲音低沉下來:“最後找到床位瞭,但是他情況太危重瞭,剛轉院過去就……”

2月9日早上,武漢市中心醫院後湖院區給林紅軍的妻子打來電話說“有一個床位給他”時,林紅軍已確診第九天,這是他生命中的最後一天,同樣在等待中度過。

疫情來得太急,而排隊者太多。傢屬一直在試圖聯系120急救車,志願者也在幫忙,希望盡快把他送去。當晚7點多,120急救車來瞭。林紅軍直接被送入搶救室,醫生讓傢屬在外面等,等來的是死亡通知單。

一位認識林紅軍20多年的朋友,最後一次見他是在1月21日左右。她記得從林紅軍門口路過的時候,看到他戴著兩層口罩。她得知林紅軍去世的消息則是在微博上,看到瞭蔡毅醫生的悼文。

醫生蔡毅是在林紅軍去世兩天之後才知道“林君”走瞭。他想起來,不久之前醫院麻醉科老主任打電話說瞭“林君”的病情,問他有沒有床,被他婉拒。“這次疫情,老主任知道我難做,這是他第一次為要床位向我開口,我當時實在沒床位瞭。”

蔡毅本以為年輕的林紅軍能夠扛過去,但沒想到兩天之後,“走在我們醫院急診留觀室,雙肺,全白。”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