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调研:武汉三个社区防疫现状与社区干部之难
本文摘要:在武漢疫情防控體系中,社區是預防和分診的第一道防線。社區防控效果,直接關乎防疫戰的成敗。筆者在社區防疫調研中卻發現一個悖論:社區工作者說忙得不可開交,每天被潮水般的求助沖擊,已經到

在武漢疫情防控體系中,社區是預防和分診的第一道防線。社區防控效果,直接關乎防疫戰的成敗。筆者在社區防疫調研中卻發現一個悖論:社區工作者說忙得不可開交,每天被潮水般的求助沖擊,已經到瞭不堪重負的境地;而居民卻抱怨社區工作者不作為,說不知道社區幹部為小區做瞭什麼事。這是怎麼回事?又該如何去破題?

近日,筆者對武漢洪山區的三個社區進行瞭調研。

一、平-戰體制的轉換

現代城市社區總體上是一個陌生人社會,居民之間的連接度很低。武漢市一個社區的管理幅度在萬人左右,社區工作者在10人左右。武漢市社區工作者的工資隻有2000多元/月,統招大學本科生學歷的都較少,社區工作者的能力也存在二八定律。社區參與的積極分子以老年人為主,黨員一般也是退休的老年人,而大部分在職中青年和社區工作者的互動極少。在平時體制下,社區主要是圍繞著少數有需求的居民進行服務與治理,大部分居民則是通過外部市場與社會化機制自主滿足,對社區的依賴度低,尚能夠有序運轉。然而,在防疫戰時體制下,新冠肺炎具有強傳染性,整個城市社會需要相對靜止與隔離起來,城市系統密集的連接線都被切斷瞭,每個傢庭都成為一座座孤島,轉而對社區產生需求與依賴。因此,社區工作者的工作量成指數級暴增。

在防疫戰下,社區工作者承擔的主要工作為:(1)上級各類統計報表信息的摸排登記與公示;(2)“四類人員”等重點人群的每日聯系與跟蹤服務,每天需要電話詢問登記發熱信息,還要做大量心理安撫工作,以及幫忙聯系就醫與代買菜買藥等;(3)孕婦、其他病患者、行動不便的老人等特殊群體的就醫與生活需求服務;(4)聯系安排物業公司對社區進行消毒殺菌工作;(5)普通居民的生活物資供應與保障等。其實,每一項工作都非常瑣碎、復雜、耗時。社區工作者從平時主要服務少數重點居民群體,到需要點對點服務絕大多數居民轉變。社區工作者不僅人手不足,往往也隻有一個薄薄的口罩防護,而且專業知識欠缺,僅僅靠社區工作者去為全體居民做“保姆”,肯定是無法滿足需求的。這就會出現,社區工作者每天忙得暈頭轉向,存在感卻不強,但居民因看不到他們為社區做瞭什麼而不滿,便質疑社區工作者不作為,甚至打市長熱線投訴,社區幹部感到委屈,甚至心寒。

二、社區幹部累、居民不滿、幹部委屈

武漢市洪山區A社區書記說:“我一天要接多則三四百個電話,少則100多個,幾十個電話,從早到晚乃至於深夜。有天夜裡,就有居民恐慌,電話哭著求救,我們還要教她應急的時候怎麼做,我們還要盡力安撫她。我們社區工作人員除瞭能做,能寫,能跑腿,能調動居民外,還要會安撫居民情緒,有些居民還是很焦慮的。比如有一個居民,我今天給他派四次車,讓他到各大醫院去做診治。但派四次車,他起碼給我要打40個電話。曉得吧,因為居民很恐慌,把我們當成他的精神支柱。我們要不停地安慰他、指導他、指引他,然後給他打氣、鼓氣。從2019年12月22日我們開始防疫工作以來,社區工作人員都非常疲勞,超負荷運轉。我們睡不好覺,一著急更是睡不著覺,因為你一睡著電話就來瞭。很崩潰,真的,社區工作人員壓力非常非常大,時間太長瞭。我真怕居委會要撐不住瞭。”

B社區書記說:“我們社區現在壓力很大。所有疑似、確診、發熱的病人,我們每天要跟他們聯系。要送藥、送菜,還要幫他們聯系床位,聯系隔離點。然後,每天還要安排協調物業公司消殺。還有,返漢人員要進行登記和後續跟蹤。而且,居民現在都不敢出門,要求社區幫忙送菜呀,送84呀。我們根本沒有這麼多人手,又很難招募到志願者,但是居民不理解,就覺得社區不作為。由於床位不夠,確診病人無法入院、疑似患者無法入集中隔離點,也怪社區不作為,居民不停地攻擊社區。我們天天都接到居民打的12345市長熱線投訴電話,本來就忙得要死,還要對投訴答復解釋。還有居民直接打電話給好些社區書記,威脅說要跟他拼命,壓力真的非常大。”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