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老板哭诉:复工太难 1个街道仅4%拿到复工批准
本文摘要:當前,統籌做好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既是一次大戰,也是一次大考。面對嚴峻的新冠肺炎疫情,我們不僅要打贏疫情防控的阻擊戰,也要打好復工復產保持經濟平穩運行的攻堅戰。 防控疫情迫在眉

當前,統籌做好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既是一次大戰,也是一次大考。面對嚴峻的新冠肺炎疫情,我們不僅要打贏疫情防控的阻擊戰,也要打好復工復產保持經濟平穩運行的攻堅戰。

防控疫情迫在眉睫,復工復產時不我待,如何做到兩手抓,怎樣才能兩不誤?這是擺在各級政府、各類企業面前的迫切問題,也是對地方政府化解矛盾、平衡各方的治理智慧的重大考驗。

一個街道復工率僅4% | 江蘇老板哭訴:復工太難瞭!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謝瑋丨北京—江蘇連線報道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很多行業迎來瞭艱難開局。如何兼顧疫情防控與經濟發展,不僅是宏觀經濟的“大考”,也是中小企業的生死“大考”。

連日來,從中央到地方已出臺多項措施支持企業復工復產、渡過難關。疫情仍在持續,這正是“最吃勁的關鍵階段”,中小企業面臨著經營與融資的雙重挑戰,復工之路依然困難重重。

“開工利潤比發出去的工資、上繳的社保和稅費還要少”

“復工的核心問題是,員工進不來,這是最大頭的問題。”江蘇省無錫市小企業主張天誠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人到不瞭企業,這工,如何復得瞭?

張天誠的企業位於無錫市新區某工業園,這是當地微電子、輕紡、服裝等中小企業的聚集地之一。該工業園還曾被評為“外向型經濟工作優勝單位”,堪稱當地產業集群的一個縮影。

張天誠的企業是一傢設計研發及封裝測試半導體功率器件高新技術企業,成立8年來,企業的年銷售額已經達到瞭2個億,客戶包括海爾、美的等知名企業。

疫情給今年的復工帶來的難題顯而易見:一邊是防疫,員工返崗率不足﹔一邊是復產,雖然復工但效率沒有完全恢復,產能發揮不出來。

在上交瞭包括《企業復工申請表》《企業全體員工花名冊》《企業內重點疫情防控對象排查表》《企業復產員工花名冊》《企業防控工作方案及應對疫情預案措施》等十多張表格和文件後,張天誠的企業拿到瞭復工批準,但是人員不到位成瞭問題。

“公司200多人,實際到位38人。實體企業就像個鏈條,少一節,開不起來。”張天誠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直言,“復工的核心問題就是,員工進不來,這是最大頭的問題。”

2月7日,無錫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疫情防控期間外來人員流動管控的通告(第7號)》,要求對來自湖北、浙江、廣東、河南、湖南、安徽、江西7個省份的人員,一律勸返。

當時,張天誠的心裡特別著急,“我們企業肯定是非常重視人員安全問題。有許多員工,他過年後就在傢裡隔離,健康是有保障的。但是那7個省份的員工沒辦法返崗。”

他的員工有70%來自外省,其中不少來自7個省份中的河南、安徽等地。一些疫情並不嚴重的地區的員工想要返回,但面對封城、封村、封社區,不少道路被封閉,返程之路被切斷。

復工,員工流動“兩頭受限”,但不復工,企業無論如何也坐不起、等不起的。

“在不開工的情況下,企業的現金流可以堅持兩個月,但時間一長就麻煩瞭。”張天誠算瞭一筆賬,如今企業每個月的用工成本在100萬-200萬元之間,此外還有電費、設備折舊、行政支出等。

作為高新技術企業,張天誠的企業前期設備投入很大,而回報較慢。出於經營需要,企業還有上千萬的短期貸款。實打實的用工成本、貸款利息、年前確定的應付賬款成瞭當前壓在企業頭上的重擔。

好在無錫“亡羊補牢”及時糾偏。2月12日,無錫再次發佈通告提出,優化人員入錫流程,復工復產企業的外來務工人員,經“返錫通”或“警務通”核驗相關身份證件後,均可入錫。

這讓張天誠先舒瞭一口氣。但即便是這樣,企業的壓力也不小。

“復工後,人員不到位,一個月還要付那麼多工資,你不愁嗎?”他告訴記者,對制造業而言,產能利用率達到60%是一個“保本紅線”,低於這個紅線就虧本。如今,產能利用率提不上去,企業就會虧損。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