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天圣村:最初的战“疫”是靠“菩萨”打响的
本文摘要:新京報訊(記者 田傑雄)沒有人讓徐華發在大年三十的晚上去守村裡的“天聖庵”,但他還是去瞭。天聖庵是安徽潛山市餘井鎮的一座寺廟,離開這個鎮子以外,天聖庵沒什麼名氣,可在近處,卻有村莊

新京報訊(記者 田傑雄)沒有人讓徐華發在大年三十的晚上去守村裡的“天聖庵”,但他還是去瞭。天聖庵是安徽潛山市餘井鎮的一座寺廟,離開這個鎮子以外,天聖庵沒什麼名氣,可在近處,卻有村莊以它而命名。在天聖庵不遠處便是天聖村,徐華發便是天聖村的書記。

有3200多村民的天聖村,距離武漢有二百多公裡。但即使再近,對於許多村民來說,疫情也是“村外事”。徐華發說要在村裡打響一場戰“疫”,起初不太容易,村裡“靠過菩薩”,尋求過“場外幫助”,不過,“好在,事兒辦成瞭”。

天聖村其中一個勸返點。受訪者供圖天聖村其中一個勸返點。受訪者供圖

“讓老百姓著上病,是對不起菩薩”

為什麼在三十晚上去守一座寺廟,徐華發說這與在當日下午在網上看到的一則通知有關,“上面說因為疫情的關系,潛山市的三祖寺在大年三十和初一將關門,不再接受進香。”徐華發說那是潛山市的大寺廟,往年每逢農歷新年,都是人山人海。

這讓徐華發想到瞭自己村裡的“天聖庵”。徐華發擔任書記的村子,是個靠近潛山市餘井鎮僅2公裡的村莊,“天聖庵”是村莊裡不可或缺的存在——天聖村就是因這座寺廟而得名。村莊裡的人,每逢初一十五,都要去天聖庵進香,過年的時候就更熱鬧瞭,村民攜傢帶口前去進香,有的還是從隔壁村特地趕來的,“我們這裡,村民們都講究這個。”

打印瞭一份從網上看到的通知,大年三十的下午,徐華發直接進天聖庵找到主持,商量著也趕緊把寺廟關上。沒說幾句,徐華發發現主持有點猶豫,“我知道他不太想關門。”

徐華發心知是因為香火錢。每年大年三十和初一,是天聖庵香火最旺的時候,倒不是說住持愛財,而是這香火也是維系寺院不可或缺的。

“老百姓來拜佛是為瞭求平安健康,菩薩肯定也想保這一方平安。你要是為瞭這一點收入,讓老百姓著瞭病、擴大瞭疫情,可對不起菩薩。”徐華發對主持說。

住持當時也是聽勸的。對於手機裡有聯系方式的村民,住持答應去通知他們不要來瞭,“至於那些無法通知到位的大多數村民,隻能靠當天晚上再去門口攔。”

臨走前,徐華發囑咐瞭住持把寺廟的門都關好後,還是覺得心裡沒底,“我怕他又反悔”。

“這種時候,菩薩也不願你過來”

對於徐華發一傢來說,這本該是個團圓年,至少本該有頓團圓的年夜飯。妻子是傢裡的獨生女,徐華發不久前剛把同在本地的嶽母和老丈人接到傢裡來,在外念書的閨女也早早放寒假就回瞭傢。年夜飯剛擺好,徐華發扒拉瞭半碗飯,沒來得及陪老丈人喝上兩口,直接出瞭傢門。閨女和同村的侄子不放心他一人去,也跟著急匆匆下瞭飯桌。

七點多一點,三個人走到天聖庵的時候發現這寺廟的門,確實沒關好——寺廟隻關上瞭前殿的大門,“表面上是關上瞭,但走後殿的門依然能進,經常來寺廟進香的村民都是熟悉的。”

吃完年夜飯的七八點鐘是天聖庵的人流高峰。來進香的村民攜傢帶口,有的還抱著幾個月大的孩子。徐華發和女兒以及侄子分頭行動,“寺廟的空氣流通本來就不太好,反正不能讓這麼多人進到殿裡。”

大年三十,1月24日,距離村子二百多公裡外的武漢已經封城一日,關於疫情的消息傳得鋪天蓋地。徐華發說,能夠接收到這些信息的年輕人最好勸,“把情況一說,人傢就都理解,都明白。”反而是年紀大的老奶奶,溝通起來要下不少工夫,“工作不好做”。

而又是這些年長的村民,最為虔誠。他們多提摟著早就準備好的香和紙,到瞭天聖庵跟前兒,就不想再退讓半步。根據農村燒香拜佛的風俗,這帶出門的供香和紙錢,要是再帶回傢裡來,那就是不吉利。徐華發沒辦法,隻能勸老人傢找個人少寬敞的地兒,對著寺廟的方向“點一下、燒一下,就行瞭。”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