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郎视频参加自己的云婚礼 3分钟后又去执行任务
本文摘要:2月12日中午時分,江蘇鎮江揚中市三茅街道民主村退伍軍人束發平的傢裡正在舉行一場特殊的婚禮。疫情在即,婚禮現場僅有新娘和證婚人以及雙方傢長,而此時的新郎束佳樺剛從防疫一線回到軍營,

2月12日中午時分,江蘇鎮江揚中市三茅街道民主村退伍軍人束發平的傢裡正在舉行一場特殊的婚禮。疫情在即,婚禮現場僅有新娘和證婚人以及雙方傢長,而此時的新郎束佳樺剛從防疫一線回到軍營,正通過手機出席自己的婚禮“大典”。因為新郎還有任務,婚禮短短3分鐘就在淚水中匆匆結束瞭。據悉,新郎的父親束發平當年也因為部隊有任務,而缺席瞭自己的婚禮,想不到兒子也和他一樣,為瞭任務而給自己留下瞭遺憾。

因為疫情

準備婚禮的兒子提前回到部隊

2月13日上午,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在當地宣傳部門和街道相關人員的幫助下,順利來到三茅街道民主村,來到瞭束傢門口,發現束傢是個漂亮的兩層小樓,老遠就可以看見大門上的燈籠和喜字,走進傢裡,就發現傢裡喜氣洋洋,喜糖、瓜子、花生堆放在茶幾上,紅彤彤的喜字和燈籠,充滿喜慶的色彩。

主人束發平笑著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這些天忙著防疫,天天在村口把關,把他累壞瞭。兒子結婚的大事,沒想到這麼快,這麼簡單的就辦完瞭,雖然自己輕松瞭,總覺得心裡不是個滋味,畢竟婚禮對每個人來說,是件人生大事,昨晚自己幾乎沒睡,心裡酸酸的,是替自己難過,也是替兒子難過。

限於疫情還未解除,束傢人都在傢裡,包括新娘以及新娘的母親,按照習俗,結婚第二天,新娘應該回娘傢,農村又叫回門。但特殊時期,再說新郎又不在,這個程序自然也就免瞭。新娘顧越看起來非常清秀,盡管未能看到隆重的婚禮現場,但看得出來,她並沒有因此而失去喜悅的心情。她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束佳樺是在大學裡入的伍,巧合的是,和他父親一樣也是一名武警戰士,現在山東濟南服役,目前是一名排長。

顧越說,他倆是大學同學,一同走過瞭整整6年的戀愛之路。對自己的婚禮,兩個人有著美好的寄托和期待。希望用一場完美的婚典,結束漫長的思念和等待。

 新娘顧越在給自己化妝 新娘顧越在給自己化妝

束發平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年前,為瞭籌備這場婚禮,兒子束佳樺回到鎮江揚中老傢,和傢人一道精心佈置、認真籌劃,酒宴早已預訂,請柬也全部發出,各項準備基本就緒,就連遠在鹽城的嶽父嶽母都接瞭過來,就等2月12日舉行婚禮。全傢人為瞭這場婚禮可謂費盡瞭心思,滿心歡喜期待這一天的到來。

采訪中紫牛新聞記者瞭解到,春節快到時,部隊突然有任務,束佳樺心系部隊急著想趕回去,母親勸他索性等舉辦過婚禮再回部隊,束佳樺說:“我是軍人,必須聽從指揮,服從安排,爸爸當過10年兵,他懂。再說你曾經也是一名軍嫂,作為軍人不能隻為自己考慮,2月5日再請婚假吧。” 母親施志紅哽咽瞭,沒說一句話,淚水在眼裡直打轉,二話沒說,默默幫兒子收拾好行李。

籌備瞭3個月的婚禮

隻用瞭3分鐘

隨著疫情的發展,一直奮戰在一線的束佳樺深知,2月5日肯定是不能休假瞭,於是他悄悄跟顧越商量,取消原來準備好的婚禮,就簡單通過視頻舉行個儀式吧!顧越含著眼淚答應瞭,畢竟人生就這麼一次,說不辦瞭就不辦瞭。

顧越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束佳樺提出視頻婚禮,一開始自己也很難接受,但束佳樺說自己是個軍人,必須服從大局,再說疫情這麼嚴重 ,一天兩天也不會解除,就特事特辦吧!顧越心想原定的旅行因為疫情被取消瞭,現在婚禮也要通過視頻來完成,心裡感到十分委屈。但經不住束佳樺的勸說,最終她還是順從瞭。

雙方父母得知兩個小孩要用這種方式舉辦婚禮,也大吃一驚,他們從來沒聽說過,婚禮還有這樣“草率”的。在顧越的好言相勸下,雙方父母最後無奈地接受瞭。顧越的父母從鹽城趕來,本來指望女兒能有一場隆重的婚禮,但最終夫妻倆也理解瞭。

2月12日中午11點40分,束佳樺剛從“抗疫”一線回到崗位,就被戰友們“推到”瞭鏡頭前,新郎在山東濟南,新娘在江蘇揚中,一場通過網絡連線的婚禮就這麼簡單地開始瞭。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