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心安处即是家
本文摘要:農歷二十九。去藥店,排隊買口罩。 前面一位五十多歲、身穿墨綠色工作服的大叔,從胸前的口袋裡掏出一個信封,倒出一堆折疊得方方正正的紙塊。展開一個個紙塊,現出一張張二十元、十元、五元的

農歷二十九。去藥店,排隊買口罩。

前面一位五十多歲、身穿墨綠色工作服的大叔,從胸前的口袋裡掏出一個信封,倒出一堆折疊得方方正正的紙塊。展開一個個紙塊,現出一張張二十元、十元、五元的紙幣。有種看穿越劇的錯覺。之後,又愧疚於自己的膚淺。“能不能多賣我幾袋?急著用。”大叔焦急地問。“不行啊,每人限購兩袋。”店員手忙腳亂,抬眼看的工夫都沒有。“小陳,賣給他吧,他是郵局的。”另一位店員說,“他們要送防疫救援物資到武漢。”

“謝謝謝謝!”大冷天的,大叔抬手抹瞭抹額頭密匝匝的汗珠子。千把米開外的郵局門口,3輛12噸重郵車整裝待發。車廂兩邊掛著顯眼的橫幅,一側“同舟共濟,抵禦疫情”,另一側“堅守初心勇擔當,人民郵政為人民”。大紅橫幅映入眼簾,這些天焦慮惶恐、忐忑不安的心緒忽然消解很多。大叔姓王,經驗豐富的帶隊司機。三車的貨,是封裝嚴實的防化服、消毒液、溫度計和抗病毒類藥物。春節,大多快遞公司歇業,郵局成為防疫救援物資運輸擔當,這些天常常跟時間賽跑。“習慣瞭。”王師傅舉重若輕,“年輕人去,我還不放心。”打趣他“張飛穿針粗中有細”,他立刻反應過來,哈哈一樂,“長途駕駛得膽大心細,還要有耐心。沒事拿點零錢折方塊,是鍛煉也是解乏。”

2

除夕夜,窗外陰雨連綿、冷風漸起。屏幕裡的年味與現實中的氛圍,宛若兩個平行世界。

午夜12點,農歷新年的鐘聲敲響,仿佛黑夜按下深沉的指紋。火車站,年輕的警察小張在南廣場執勤,妻子在北廣場安檢。交通樞紐,非常時期的春運更是嚴陣以待。夫妻倆一早將孩子托付給父母,也沒來得及交流太多,匆匆各自上崗。此時,旅客出站的出站、上車的上車,人流不再如織。抽空和同事們窩在崗亭內吃瞭頓簡單的年夜飯後,小張整裝繼續巡視,手裡多瞭隻拎袋——為妻子準備的一點橙子和香蕉,“橙子富含維C,能增強抵抗力。香蕉嘛……抵餓哈。”人高馬大的漢子,細心體貼如此。

時不時有人捏著車票問小張哪兒進站哪兒安檢,他一一答疑解惑。遇著老人扶一把,遇著行李多的搭一段……不知不覺就到瞭北廣場。

四處張望,小張的目光掃到剛剛換班的妻子。看到他,妻子隨即迎上來,“你怎麼來瞭?”他遞上拎袋,“多吃水果,多喝熱水,勤換口罩,註意防護。”聽上去像宣傳口號。

妻子低頭看看拎袋,“謝謝。”兩人四目相對,一道笑出聲來。妻子幫丈夫正瞭正口罩,丈夫幫妻子緊瞭緊衣領,兩人各自回崗。站外夜色濃重,廳內燈火通明。人來人往,那些埋在口罩後的面容,或為瞭前方風塵仆仆,或為瞭後方恪盡職守。

巡視完火車站的東南西北,小張站定廣場一隅眺望遠方燈火,冷風吹面,他心一動,這是鼠年的春風瞭。春風一吹,陽光很快就會出來。

3

正月初一,雨止。李醫生即將趕赴武漢。

他是7人醫療隊中的一員。這支隊伍,從動員到確定,隻用瞭20分鐘。

這些日子,媒體一直在呼籲,武漢什麼都缺,護士也缺,醫生也缺。但與護士的缺口比較起來,更缺的是醫生——武漢的醫生們,已經超負荷工作瞭大半個月。

“武漢向東五百公裡,高鐵三小時可達的地方,是我父母妻兒所在的傢鄉南京。唯有將病毒扼殺在武漢,才能保衛南京,才能保衛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安全。”情之所動,李醫生寫下“請戰書”。

插畫 | 張學彥,《向醫護人員致敬》插畫 | 張學彥,《向醫護人員致敬》

17年前SARS肆虐的時候,他正讀研。看著電視機裡穿著厚厚防護服的老師們疲憊的身影,他隻恨自己什麼忙也幫不上。如今,他再也按捺不住。

10歲的女兒得知爸爸要去武漢,塞來一根溫度計,“爸爸,記得每天量體溫。”朋友得知他要去武漢,專程送來傢裡備用的十多個口罩……這些暖,都成瞭他的動力和勇氣。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