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护日记:见面打招呼不招手 而是互相喷洒消毒剂
本文摘要:1月29日,難得武漢的太陽出來瞭。 這一天,是我來武漢金銀潭醫院支援的第4天,也是我來這裡上的第三個班。 顧羚耀,是來自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嶽陽中西醫結合醫院的一名男護士,也是首批上

1月29日,難得武漢的太陽出來瞭。

這一天,是我來武漢金銀潭醫院支援的第4天,也是我來這裡上的第三個班。

 顧羚耀,是來自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嶽陽中西醫結合醫院的一名男護士,也是首批上海援鄂醫療隊員。本文圖片均為 受訪者供圖 顧羚耀,是來自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嶽陽中西醫結合醫院的一名男護士,也是首批上海援鄂醫療隊員。本文圖片均為 受訪者供圖

隨著支援武漢的“戰友”人數增加,我們由原先8-12小時的工作時間,減少到瞭6-8小時左右,這是一個好消息。

早早地吃完瞭中飯,我沒敢喝水,怕到時候8個小時憋不住要出來上廁所,節省一套防護服也是好的。中午12點40分,我從酒店出發去金銀潭醫院北三病房上班。

上瞭層層隔離的電梯,穿上厚厚的隔離衣,套上防護服,戴上各種防護用具,走進病房,進行床邊交班。

 與同來武漢金銀潭醫院支援的“戰友”合影。 與同來武漢金銀潭醫院支援的“戰友”合影。

在這裡,絕大多數患者無法自理,由於是隔離病房,沒有護工阿姨,除瞭繁重的治療外,每兩個小時一次測體溫、翻身,以及全部的生活護理也都需要我們完成。

病員都十分虛弱,大多數需要無創呼吸機輔助治療,他們口渴明顯,大約每隔10分鐘就需要護士幫助喝水。

聽著裡面呼吸機的聲音,看著外面的陽光,以及幾乎空無一人的街道 ,希望一切都快點好起來吧!

病房完全與外面封閉,我們隻能通過一個窗口接受藥品與物資,通話也完全依靠對講機,時刻準備呼吸機的使用,已經變成瞭每個人的任務。

天色也漸漸地暗瞭下來,時間,在繁忙的工作中顯得十分短暫。武漢的晚上,真的非常寒冷。

穿著一身隔離衣,大傢見面打招呼的方法不是招招手,而變成瞭互相噴灑消毒劑。

我們穿著一身隔離衣,大傢見面打招呼的方法也不是招招手,而變成瞭互相噴灑消毒劑,這大概也是一道這輩子難忘的風景線。

整理完輸液單、記錄單,靜靜地等待下一班的護士來床邊交接班。

交完班,準備下班。晚上9點多,脫下厚重的防護衣,摘下厚厚的面罩、眼罩、手套、鞋套……能再次順暢呼吸的感覺真的好爽!

滴好眼藥水、洗好鼻子、洗好耳朵、洗幹凈眼鏡等等,在醫院洗好澡,迅速返回酒店進行再次沖洗,拿出消毒劑浸泡當天穿過的衣物,又一天過去瞭。

困難總會過去的,太陽都出來瞭,美好的日子不遠瞭!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