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一线的夫妻村医:提着体温枪盯防进村陌生人
本文摘要:1月30日下午4時許,一輛轎車開進村口,穿白大褂的村醫邱林義左手攔停轎車,右手掏出電子體溫計,對著駕駛員額頭進行測量。體溫計沒有報警,邱林義才同意車輛進村。 邱林義和妻子餘銀是一對

1月30日下午4時許,一輛轎車開進村口,穿白大褂的村醫邱林義左手攔停轎車,右手掏出電子體溫計,對著駕駛員額頭進行測量。體溫計沒有報警,邱林義才同意車輛進村。

邱林義和妻子餘銀是一對“夫妻檔”村醫,他們的堅守從正月初二開始。他們堅守的陣地是黃岡市黃州區禹王街道禹王橋村衛生室。

黃岡市是武漢以外最嚴的地區。截至1月30日24時,湖北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病例5806例,其中武漢市2639例。從數據上看,湖北省超過50%的病例在武漢市以外地區,占比超過54%,其中黃岡市573例,孝感市541例。

1月29日,湖北省省長王曉東說,決不能讓黃岡成為第二個武漢。1月27日,國傢衛健委指出,農村是防疫戰薄弱環節。

變瞭的日常

病人來瞭先問接觸史 每天提著體溫槍村裡“巡邏”

黃岡市從東邊半包圍著武漢,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是湖北第二人口大市,750萬人中,有150萬人向外輸出,武漢是主要的輸出地。

禹王橋村離黃岡市區5公裡,有600多戶2000多人,春節期間從武漢回來的人將近200人。村裡的房子密密麻麻的挨在一起,天晴的時候,老人會聚在一起聊天。

“正月初二就正式通知我們堅守瞭。”43歲的邱林義說,也是這個時候,村裡才知道疫情嚴重,每個人都要求戴口罩。他和妻子也被通知到市區接受培訓,主要內容是辨別新冠肺炎和普通感冒,“正式要求我們看病時,要問每個病人的接觸史,其實就是問接觸與武漢有關的人沒有。”

每天上午是邱林義夫妻最忙的時候,村裡6個組,夫妻倆分瞭工,一人包三個組。“主要是對武漢回來的人量體溫,一天最少兩次,每天監測人數170多人。”邱林義說,還好目前村裡沒有疑似病例出現。

上門體溫監測結束後,邱林義和妻子的工作就是監測進村的陌生面孔。“進村就要測體溫,否則不放行。”

1月30日下午,封面新聞記者看到,從黃岡市區下夜班的醫生,經過禹王橋村時,雖然一再聲明體溫正常,邱林義還是把體溫槍對準瞭他額頭,“沒有聽到報警聲,我才相信。”

清晨的虛驚

老人高燒到38度 排查隻是普通感冒

1月28日早晨8點半,邱林義正要打開村衛生室,有病人已經等在門外,是一名82歲的老人。

“說是發燒瞭。”邱林義說,聽到發燒時,心裡“咯噔”瞭一下,馬上拿體溫計測量,溫度達到38度,“心裡想是不是疑似病例出現瞭?”

邱林義立即聯系瞭上級醫院,不久後120救護車來到村裡,將老人接到瞭市區。

當天下午。老人就被送回來瞭。“各項指標檢查瞭,說隻是普通感冒。”邱林義說,村子裡這樣的情況比較多,“特殊時期,一發燒就想到肺炎,排查瞭也不敢掉以輕心。”

老人回到傢後,邱林義繼續監測他的體溫。“還好昨天下午就降溫瞭。”邱林說,這時才松瞭一口氣,老人的傢人也才放心,但是老人也成瞭重點監控對象。

1月30日,雖然老人仍臥床不起,但是邱林義測量體溫正常。“虛驚一場,但是武漢回來的人,還要過幾天才結束隔離觀察期。”

防護的薄弱

一傢九口隻有8人有口罩 夫妻村醫隻剩5個N95

說到農村防疫的困難,邱林義夫婦都提到的詞是“口罩”。

1月30日,禹王橋村拿到瞭2000隻一次性口罩,開始向村民發放。“別的村沒有,還是村支書托的關系。”邱林義說,但是這還是不能滿足村民人手一個。

村衛生室斜對面的一戶人傢,傢裡9口人。站在門口的老人說,傢裡隻有8個口罩,沒有口罩戴的年輕人,就被關在傢裡。交談中,沒戴口罩的男子,從二樓的窗戶探出頭,跟邱林義和村幹部打招呼。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