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后 有些事只有外卖小哥知道
本文摘要:撰文 | 王霜霜 嶽雲在空曠的武漢街頭送餐的外賣小哥。 大年初一,點單大廳裡出現瞭新冠肺炎定點醫院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和武昌醫院的外賣訂單,無人搶單。 外賣小哥谷鑫選擇瞭送單,因為前一

撰文 | 王霜霜 嶽雲

在空曠的武漢街頭送餐的外賣小哥。在空曠的武漢街頭送餐的外賣小哥。

大年初一,點單大廳裡出現瞭新冠肺炎定點醫院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和武昌醫院的外賣訂單,無人搶單。

外賣小哥谷鑫選擇瞭送單,因為前一天他在網上看到一些醫生年夜飯吃泡面的照片,覺得很心酸。現在很多外賣員都避免去醫院送餐,所以這件事他也沒告訴和他同住的兩個同行。

這個春節,普通人都盡量留在傢中,避免感染病毒,尤其是在疫情最嚴重的武漢。而外賣小哥、快遞小哥是很多人從外界接收物資傳遞最重要的通道。

在空空蕩蕩的城市街道上,他們是最繁忙的人。在這個特殊時期,他們也見證瞭世間百態:

陌生市民為前線醫生點大餐;一個顧客點瞭餐,備註雞蛋要生的,因為傢裡沒有餘糧瞭;留在傢中的貓咪產仔瞭,結果因為主人不在,新生的小貓寶寶都死瞭……

為此,我們采訪瞭這個春節一直奔波在武漢街頭的幾位外賣小哥和快遞小哥。

以下為美團外賣小哥谷鑫(化名)的自述:

送單到呼吸科,心裡一咯噔

正月初一,武漢下著不大不小的雨。我接瞭兩個醫院的單。現在都不鼓勵去醫院送餐,我專門跟美團客服打過電話確認。

他們說,醫院的派單,你可以拒絕,這不計入你個人的考核。包括商傢也說,醫院的單子不要接、不要送,但我還是決定接單。

我們外賣員最主要的工作內容就是讓顧客盡快吃上飯嘛,皇上還不差餓兵呢,所以,當我看到很多前線的醫護吃不上飯時,我就感到很愧疚,雖然我知道這並不是我的錯。

我老傢是鄂西北的,今年因為個人原因,我決定留在武漢過年。1月22日開始,我傢人就陸續聯系我,問我這裡到底怎麼樣瞭?現在網上各種真假消息滿天飛,我自己也蠻好奇醫院到底什麼樣瞭,就想著去看看。

正月初一上午十一點多的時候,我來到武大中南醫院送單,訂單上的地址寫著“16樓”。我走進四號樓電梯,才發現16樓是呼吸內科,心裡立刻咯噔瞭一下。

我上去後,正打算進病房門時,遇到瞭一個隻戴著口罩的護士。“9床就是那頭那個。”她對我說。進門之後,我看到一個六七十歲的老人獨自住在病房裡,他的狀態看起來還好。

我送的實際上是一個普通病房,呼吸內科ICU就在對面,我在那邊瞄瞭半天,都沒發現什麼動靜。我本來以為中南醫院會很繁忙,甚至於混亂,沒想到這麼冷清。我猜測中南醫院是不是做瞭病患的集中轉治。

後來,我去武昌醫院的時候,發現那邊還是很繁忙的。我到達武昌醫院之後,正好有救護車拉來瞭病人,現場還有人爭執,看起來是傢屬和醫護人員。路邊也停滿瞭車,好幾個拿著診斷書或者化驗單、片子的人站在旁邊,門診進出人員也很多。

這是一個大單,總共點瞭四五百塊錢的東西,但我打訂單上留的電話,讓對方來取餐時,對方卻說自己沒有點餐。

沒辦法,我隻好用APP在線聯系點餐人。等瞭好一會兒,對方才回復我,發給我另一個地址——洪山區梨園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讓我把餐送到這裡。

我到瞭之後,一位年輕的醫護人員戴著口罩走瞭出來,我把電動車踏板上的餐遞給他。他看到我很意外,連忙說“感謝感謝”。接著,我又打開餐箱,把裡面的兩大袋也拿給他,他很驚訝,說:“還有嗎?”

我猜是哪個熱心市民幫他們點的餐,應該不是傢屬,因為傢屬不可能搞錯位置,而且點的東西都很貴。後來,點單的人還給我打賞瞭。

旁邊便利店的老板娘告訴我,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工作人員之前吃飯都是武昌醫院後勤統一解決,這些天,武昌醫院已經超負荷運轉瞭,他們隻能自己解決吃飯問題。

“酒精、口罩、84無貨”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