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法学院教授:谣言的法律责任该如何认定?
本文摘要: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 王錫鋅 1月1日,武漢警方在微博上通報:對在網上發佈、轉發不實消息的8名武漢市民進行瞭傳喚,並依法進行瞭處理,但並未公開其具體傳喚理由。 這8人之中的一位醫生,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 王錫鋅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 王錫鋅

1月1日,武漢警方在微博上通報:對在網上發佈、轉發不實消息的8名武漢市民進行瞭傳喚,並依法進行瞭處理,但並未公開其具體傳喚理由。

這8人之中的一位醫生,接受北青深一度記者文字采訪時公開瞭警方的訓誡書,此時他已經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住進瞭重癥監護室。在其公開的訓誡書中,他因在“2019年12月30日在微信群發表有關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7例SARS的不屬實言論”,武漢警方對其提出警示和訓誡,並認定其行為已經嚴重擾亂社會秩序。

隨著疫情進展,無論官方還是民間,都傾向於把這8位市民視為最初發出警報的人。關於地方有關部門對謠言處理的措施,也引起關註。

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公眾號發表文章,對謠言問題從法理上進行瞭解釋,其中就提到瞭8名武漢市民的問題:

“事實證明,盡管新型肺炎並不是SARS,但是信息發佈者發佈的內容,並非完全捏造。如果社會公眾當時聽信瞭這個‘謠言’,並且基於對SARS的恐慌而采取瞭佩戴口罩、嚴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動物市場等措施,這對我們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所以,執法機關面對虛假信息,應充分考慮信息發佈者、傳播者在主觀上的惡性程度,及其對事物的認知能力。隻要信息基本屬實,發佈者、傳播者主觀上並無惡意,行為客觀上並未造成嚴重的危害,我們對這樣的‘虛假信息’理應保持寬容態度。”

1月30日,國傢衛健委高級別專傢組成員曾光在接受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的采訪中說道,這8個人是可敬的,我們事後評論,可以給他們很高的評價。

同一天,武漢警方終於對這個問題再次做出回應。下午2點13分,武漢警方在微博發聲,“因8人情節特別輕微,當時公安機關分別進行瞭教育、批評,均未給予警告、罰款、拘留的處罰”。之前1月1日的通報微博已被刪除。

從法律層面來說,編造、傳播虛假信息的法律責任究竟該如何認定?行政處罰乃至刑事制裁的力度應該如何細化?對此我們采訪瞭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王錫鋅。

8位武漢市民究竟違法瞭嗎?

問:此次武漢公安機關對8位市民的處理方式合法嗎?

王錫鋅:如果目前警方通報屬實的話,他們對這些人進行瞭傳喚,情節顯著輕微,沒有進行任何包括警告、罰款、行政拘留在內的行政處罰。簽署《訓誡書》是一種批評教育的措施,沒有實施處罰。也就是說他們選擇瞭批評教育,沒有實施處罰。如果警方今日通報屬實,警方的處理可能跟我們過去看到的一些信息還是有一些出入。

問:武漢公安在1月1日的發佈中,通報對這8位武漢市民依法進行瞭處理,未詳細說明。但在昨天下午2點左右,再次補充通報隻是給予瞭批評教育。我們是否可以看見武漢警方態度的轉變?

王錫鋅:很難說警方有態度的轉變。首先,還是要搞清楚當時警方到底采取瞭什麼樣的措施,如果當時就是這麼處理的,他隻不過是把情況進行進一步的說明和澄清,並沒有態度上的轉變。但這個澄清和說明,我覺得至少釋放出一個信息,表明警方對這件事也承受著巨大的社會壓力,需要通過進一步說明來澄清。

問:公安機關對8位武漢市民的通報處分理由是“散佈不實虛假信息”,法律上對“虛假信息”是否有明確的定義?

王錫鋅:法律中的“虛假信息”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謠言,但它和社會層面的“謠言”還是有區別的。法律對“虛假信息”並沒有明確的定義。但需要註意的是,虛假信息隻是一個關於信息是否真實的規定性概念;僅僅存在虛假信息,並不足以構成任何後果。法律法律所制裁的是“編造和傳播虛假信息”的行為。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