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属口述:一个“重症肺炎”患者的最后12天
本文摘要:翁秋秋至死也不知道自己患的是什麼病。 病勢洶洶,從頭痛、咳嗽到呼吸困難,“肺全變白瞭”直至死亡僅僅12天。那是2020年1月21日,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正從武漢向全國蔓延,翁

翁秋秋至死也不知道自己患的是什麼病。

病勢洶洶,從頭痛、咳嗽到呼吸困難,“肺全變白瞭”直至死亡僅僅12天。那是2020年1月21日,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正從武漢向全國蔓延,翁秋秋所在的湖北黃岡蘄春縣距離武漢不過百餘裡,黃岡是武漢之外疫情最嚴重的地區。

醫生告訴翁秋秋的丈夫陳勇,她患的是不明肺炎。在花光瞭借來的二十來萬醫藥費後,翁秋秋的病情沒有好轉,陳勇最終簽下放棄治療的同意書。

死亡時,翁秋秋還不滿32歲,她剛查出自己懷孕不久。死亡證明上,她的死因寫著:“重癥肺炎、呼吸衰竭、感染性休克”。

很難追溯她的死與新冠病毒有無關系。截至1月27日24時,國傢衛健委收到30個省(區、市)累計報告確診病例4515例,現有疑似病例6973例。

與此同時,1月24日,武漢大學人民醫院研究組發佈的報告提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癥狀多樣,容易漏診誤診。

檢測病毒的試劑盒一度短缺,是確診難的原因之一。此外,1月22日之前,武漢市所有疑似病例的樣本都需送到湖北省疾控中心統一檢測,22日之後為加快檢測速度,檢測權下放到各個定點醫院。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接受央視采訪時表示,將保障病毒檢測的試劑盒下沉到基層的數量。

陳勇不知道如何回答大女兒的問題:媽媽去哪兒瞭。他懊悔自己不夠堅持,有時他想如果繼續治療,妻子也許能搶救回來。

以下是陳勇的口述:

[一]

1月7日的時候,妻子去菜市場買瞭魚頭,雞肉,還有青菜,回傢後做瞭一鍋火鍋,我們一起吃的飯,她胃口不錯,吃瞭很多。

第二天,女兒幼兒園放假,妻子說她不舒服,讓我去幼兒園把女兒接回來。1月9日,她和五歲的女兒在傢裡沒有出去。中午的時候,她給我發微信說感冒瞭,讓我下班後帶點感冒藥回去,順便買一盒驗孕棒,她懷疑自己懷孕瞭。

那天,我五點多下班,回傢後把感冒藥和驗孕棒給她。晚上六七點時,她告訴我說懷孕瞭,我當時還有點高興。晚上我做的飯菜,炒瞭一個豬肝,一個咸菜,還有一個青菜,她吃瞭一大碗飯,但精神狀態不太好。我在廚房洗碗時,她就回房睡覺瞭,不久女兒也睡著瞭。

我當時以為她隻是小感冒,休息下就會好,很快我也睡著瞭。

1月10日凌晨三點多,她突然把我叫醒,說自己不舒服,頭痛,喉嚨痛,她當時發燒38度多。當晚,我們騎著電動車,帶著女兒一起去瞭醫院,因為傢裡沒有人帶小孩,我不放心把女兒一人留在傢裡。

我們去瞭黃岡市中醫院,醫生說要等到白天才能吊水,當時拿瞭點感冒藥,回傢路上突然下起雨來。我們到傢已經凌晨四點多,妻子一直咳嗽,沒有睡著,我也沒有睡著,就女兒睡瞭一會兒。

那天下瞭一整天雨,早上七點多我們起來,又去瞭黃岡市中醫院,照瞭片子,醫生說她喉嚨感染發炎瞭,因為我老婆懷孕不能吃藥打針,我們就去轉瞭黃岡市婦幼保健院。

那時已經到瞭中午,我們打算先回傢,下午再去黃岡市婦幼保健院。回到傢裡後,我問妻子想吃什麼,她說想喝粥。傢裡之前買瞭小米,我給她做瞭小米粥,她隻吃瞭幾口就吃不下瞭。

下午,我們到瞭黃岡市婦幼保健院,醫生說懷孕不能吃藥不能打針。我們又回到瞭黃岡市中醫院,去瞭呼吸科,那時我老婆已經呼吸困難,沒有力氣,走路都走不動瞭,而且明顯比平時怕冷。

在黃岡市中醫院做瞭一個心電圖後,醫生讓我們轉到黃岡市中心醫院,沒有看成後,我們又去瞭黃岡市協和醫院。

那已經是下午四五點瞭。我們之前一直帶著女兒,當時已經沒有辦法瞭,我打電話給孩子舅舅,他們過來把孩子接到瞭外公傢。我坐在醫院凳子上問我媳婦,我們不走瞭,就住這裡好不好?她那時已經不能說話瞭,隻能不停地點頭,我當時心裡很難受……

那一天非常漫長,到瞭晚上11點,妻子最終轉院到瞭武漢的一傢三甲醫院。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