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红后一年的"毛毛姐":无论怎么火 我依然是草根
本文摘要:一句“好嗨喲”,讓餘兆和向自己的人生巔峰又邁進一步。 3000多萬短視頻平臺粉絲,平均超10萬條的視頻轉發量,音頻被用於各種情景,引來明星或路人合拍、模仿。餘兆和憑借“多餘和毛毛姐

一句“好嗨喲”,讓餘兆和向自己的人生巔峰又邁進一步。

3000多萬短視頻平臺粉絲,平均超10萬條的視頻轉發量,音頻被用於各種情景,引來明星或路人合拍、模仿。餘兆和憑借“多餘和毛毛姐”形象一躍成為現象級“網紅”,掀起前所未有的“好嗨哦”旋風,讓整個2019年的空氣中似乎都彌漫著一股手機外放的“土嗨”氣息。

簽約傳媒公司,置身於娛樂工業流水線下,他的舞臺不再局限於線上,綜藝節目、影視劇、線下廣告的產業鏈條開始風生水起。

走出雲貴川,到北上廣發展,從網絡紅人到藝人,餘兆和已經迎來瞭一個蝶變時期。他對自己所處的位置很清晰:網絡時代,吸引力轉瞬即逝,用戶對內容的要求也越來越高。餘兆和在學習表演,努力做好內容輸出。他覺得無論怎麼火,自己依然是“草根”。

餘兆和覺得,“毛毛姐”隻是他扮演的一個角色。

“多餘和毛毛姐”隻是一個角色

餘兆和1992年出生於貴州貴陽,西南某高校建築專業的一個標準的理工男。

“多餘和毛毛姐”的名聲,蓋過瞭餘兆和這個本名。如果不是身處網絡短視頻風行的時代,他應該成為一個不錯的建築業或者媒體從業者。

2018年10月22日,一條名為“城裡人和我們蹦迪的不同”的短視頻突然火爆網絡,內容略顯浮誇,充滿戲謔,笑點卻一點也不尷尬。

視頻中,一名操著西南地區土話、戴著橘紅色假發的女性形象,用一種近乎癲狂的方式,演繹出城鄉差序格局中的某個斷面,將文化與觀念之間的差異體現得淋漓盡致。

 毛毛姐的扮演者餘兆和 毛毛姐的扮演者餘兆和

很快,關於“多餘和毛毛姐”的視頻在各大社交平臺被瘋狂轉發。“好嗨哦,感覺人生已經到達瞭高潮,感覺已經人生已經到達瞭巔峰。”迅速成為網民談資,表情包滿天飛,並引來各路翻拍和演藝明星模仿。

餘兆和塑造的“毛毛姐”是個頭戴假發,塗抹鮮艷口紅的普通女子,用夾雜著方言土話的“貴普”,用誇張的手法再現戀愛、購物、減肥到朋友聚會等生活場景,在嬉笑怒罵中再現傳統與現代前沿時尚混搭的女性生活常態。

在擁擠的地鐵上,在壓抑的寫字樓裡,一頭標志性的紅色假發和誇張笑聲,“毛毛姐”用笑聲撫慰著在都市打拼的年輕人。

毛毛姐的形象來源於生活中的女性和對生活的觀察,視頻當中出現的“三姐”、“小安”等女性形象,都能找到類似的生活原型。在餘兆和看來,他是從女性視角出發,以毛毛姐口述或者吐槽的方式,為女性發聲。

跟著母親長大的餘兆和,從小就熱愛觀察和表演。在一個關於商場購買衣服砍價的視頻中,創意就源自母親早年售賣衣服的場景,包括“KTV麥霸”、“閨蜜減肥時吃火鍋”、“婆婆和媳婦相見”等眾多膾炙人口的短視頻,很多都是來源於逛街或者和朋友聊天的靈光閃現。

他的粉絲群體中,女性粉絲占比不小,不少網友在看完視頻後,都會會心一笑,善良、小虛榮、內心戲多的毛毛姐不就是自己麼?

 2020年1月6日,上海,餘兆和在進行一次商業拍攝。在網絡火爆之後,餘兆和的事業從線上發展到線下。攝影:楊濤 2020年1月6日,上海,餘兆和在進行一次商業拍攝。在網絡火爆之後,餘兆和的事業從線上發展到線下。攝影:楊濤

“爆紅”之後

毛毛姐火瞭,餘兆和的短視頻平臺粉絲數已達3000多萬。

一些明星開始給他發私信,有請他做嘉賓的,有模仿他的,肖央、黃曉明、徐崢、黃綺珊、湯唯等眾多演藝界明星參與合拍視頻,不少電影宣傳發行時也會找到他,甚至上街吃飯也會被粉絲認出來。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