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逃犯“谈恋爱” 男民警取网名“孤独的小公主”
本文摘要:邱軍與轄區居民在一起聊天。(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對邱軍,湖北省襄陽市峪山派出所所長張書東是瞭解的,這個小子在工作上就是一根筋,但凡他盯上的案子,千方百計也會拿下。由於他身上有一
 邱軍與轄區居民在一起聊天。(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邱軍與轄區居民在一起聊天。(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

對邱軍,湖北省襄陽市峪山派出所所長張書東是瞭解的,這個小子在工作上就是一根筋,但凡他盯上的案子,千方百計也會拿下。由於他身上有一股絕不放棄的“倔勁”,同事們都笑稱他為“倔牛”。

這個綽號其實並無貶義,這是警界同行們私下對某些具有職業特質和性格特質的人的尊稱。警察隊伍裡不少屢建奇功的人都是“倔牛”。

“倔牛”截案

“咚咚,咚咚。”

2008年6月下旬的一天中午,張書東剛在宿舍的床上躺下,想趁空瞇一會兒,房門就被人敲得山響。

“誰呀?”

“我,邱軍。”

張書東一聽來人是邱軍,搖搖頭,拖著疲憊的身體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

“這頭倔牛,兩天工夫這都來第三趟瞭,看來不答應他,這個午覺是睡不成瞭。”張書東在心裡一邊揣想,一邊暗暗念叨,“有這股勁兒,這小子以後準能有大成就。”

邱軍是為“截留”案子才找上張書東。

這幾天,轄區裡發生一起大案——王生國率眾盜伐林木案件。該案件涉及襄陽、宜城兩地,被盜伐林木多達上百棵,這起影響惡劣的跨區域盜伐林木的團夥流竄案件,驚動瞭市公安局和市林業局領導。按照慣例,這類案件,一般都由派出所上交到區公安局刑偵隊辦理。

“所長,您就把這個案子留在所裡吧,我來辦,一定辦漂亮,保證不給您丟臉,不給單位添麻煩。”兩天前,案情通報會後,邱軍闖到張書東辦公室,央求他把案子留下,並毛遂自薦,提出由他來偵辦此案。

雖說隻是一起跨區域團夥盜伐林木案,可是,這個案子牽涉著附近村子幾個村民小組,幾十名群眾。林木被盜伐,老百姓損失慘重,情緒不穩定,已有幾名村民跑到派出所要求盡快破案,抓住盜賊,挽回人民群眾損失,並揚言若處理不好,要到上面上訪。

張書東很清楚,邱軍的責任心、業務能力都沒有問題。可是,這個案子如果放到所裡,所裡的壓力會比較大,本來人手就緊張,日常出警都成問題,沒有那麼多人手來投入辦案。要是案子如期破瞭,自然很好,可是,如果把案子攬下來,未能如期偵破,那麼,這些群眾再跑到區裡、市裡鬧事,那局勢就復雜瞭。從眼前的形勢來看,所裡順勢將案子交給刑警隊辦理,完全符合規定,也能省去不少麻煩。

邱軍第一次來時,張書東正好接到通知,要去局裡開會,沒有當場給邱軍一個答復。誰知道,等下午他從局裡開會回來,屁股還沒有坐熱,那頭“倔牛”又來瞭。

“邱軍,你容我考慮一下,我剛從局裡開會回來,得先落實下手頭事,這個案子咱以後再說。”這次他仍沒有答應邱軍。

張書東想著,如果邱軍再找過來,就做通他的工作,把案子交出去。誰知道,這頭“倔牛”不依不饒,不拋不棄。

“辦不好案子,我甘願接受一切處分,懇請領導給我一次機會。”“倔牛”的決心表得杠杠的,摩拳擦掌,一遍又一遍地請求、表態。

說實話,張書東被這頭倔牛感動瞭。內心裡,張書東還是很欣賞邱軍這份主動請纓參戰的沖勁與擔當的,對基層派出所的年輕民警來說,這份倔強、這種品質值得肯定,也應當給予支持。

兩個月後,這起案件庭審結束的當天下午,邱軍再次來到所長張書東辦公室。看到張書東正俯身看材料,邱軍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熱水壺,泡上一壺茶,恭恭敬敬地端一杯茶水給張書東。

“所長,忙一天瞭,您快喝杯茶。今天,法院當庭判瞭,案子辦完瞭。謝謝領導給我這個機會,感謝領導和法制科科長給我的助力和支持。所長您先忙,我幹活去瞭。”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