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生还矿工易光明:始终相信"百分之百有人来救"
本文摘要:12月19日上午,53歲的川煤杉木樹煤礦透水事故生還礦工易光明在宜賓礦山急救醫院重癥監護室接受媒體采訪。易光明表示,其在被困之初,即相信外面“百分之百有人來救”,“無論代價有多大”

12月19日上午,53歲的川煤杉木樹煤礦透水事故生還礦工易光明在宜賓礦山急救醫院重癥監護室接受媒體采訪。易光明表示,其在被困之初,即相信外面“百分之百有人來救”,“無論代價有多大”。

易光明回憶,混雜著泥漿的水“一瞬間就來瞭,急得不得瞭”,巷道中的架子、器械被沖走瞭。另一名工人劉貴華稱,來水時,他們正處於巷道中的低點。“看著水來瞭,迅速封到瞭頂板,(封瞭出口,沒辦法再撤出巷道)。”劉貴華表示,彼時其所在的掘進10班共有10人在現場,加上其他3人,“打鉆孔的和瓦匠”,全部往回撤退,到瞭一個上坡處,為10多米的巷道,是“斷頭巷”,沒有其他出路。

易光明稱,往高點撤,這是大傢在井下工作積累的經驗。此前參與一線救援的川煤芙蓉救援大隊負責人稱,受困人員所處位置位於巷道中的一處上坡,“水沒有淹到”,尚有空氣、氣溫也較合適。但也不在最高位置,“因為位置高,瓦斯含量就大”。這是13人能夠生還的“關鍵”之一。

據劉貴華稱,被困第一天,每人尚有一盒礦上此前發放的盒飯可以食用,到瞭後面,沒有東西可吃瞭,“餓得實在遭不住瞭”,有人開始吃泥巴和煤炭。受困期間,礦工們曾嘗試想辦法自救。易光明稱,他們做過實驗,即嘴裡含著“管子”的一頭,另一頭露在有氧氣的地方,從被水淹沒的巷道中出去,但以失敗告終。

時間越來越久,大傢的狀態越來越差。“有些體力好的(身體)還可以,有的體力差的,(情況不好)。”易光明稱,其會難受得“幹嘔”,但吐不出東西來。睡覺也是“迷迷糊糊”的,不敢睡太沉。

劉貴華則“很少睡覺”,他隨時關註著水位是否上漲。“如果上漲,就真的沒有一點希望瞭。”劉貴華說。

最後,外界通過敲擊管道與被困者取得聯系。敲擊13下,表示有13個人,都還活著。“這就知道有人來救瞭,他們敲13下,我們就回13下。聽到就會回應。”劉貴華稱。隨後,被困者通過細塑料管傳出一張紙條,“不上水,沒有上”,意即受困處“沒有(被水)淹到”。

細塑料管是易光明丟出去的,“扔瞭四五十米遠”。“就希望外面早一點來救我們出去。”易光明說。隨後,大傢商量,選體力好的人先出去,告訴外界13人全都在。56歲的劉貴華不久獨自從巷道中遊出,被救援人員接住。救援人員記錄的視頻畫面顯示,為瞭減少水的阻力,劉貴華全身僅穿著少量衣服。

在易光明看來,80多個小時中,最為困難的時期發生在“即將被救出前”。彼時,瓦斯含量不斷增大,開始向被困點蔓延,“人變得很熱,臉開始發燙”。但易光明始終相信,大傢會被救出去。“被(水)淹的時候,我就有信心,外面百分之百有人會來救。(被困的)人太多瞭,無論代價多大,都會來救的。”易光明稱,其安慰工友,“安安心心等著外面來救”,不要把體力消耗太大。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