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援鄂医疗队员不惧病毒横飞 20厘米距离救治病患
本文摘要:新華社武漢1月31日電題:“崗位,就是我們的戰位”——解放軍支援湖北醫療隊戰鬥在防控疫情第一線 新華社記者賈啟龍、黎雲 郭瑋的照片“刷屏”瞭。這位來自空軍軍醫大學醫療隊的護士,一個

新華社武漢1月31日電題:“崗位,就是我們的戰位”——解放軍支援湖北醫療隊戰鬥在防控疫情第一線

新華社記者賈啟龍、黎雲

郭瑋的照片“刷屏”瞭。這位來自空軍軍醫大學醫療隊的護士,一個班次下來,摘掉防護鏡和口罩後,額頭和臉上被勒出深深的壓痕。因高強度工作,她的面部出現浮腫並過敏。

一個朋友將郭瑋形成巨大反差的工作照和靚麗生活照,一並發到微信朋友圈,引來如潮的點贊和留言。

這位以郭瑋為“榮”的友人這樣留言:看到你在抗疫一線汗濕衣衫,第一次覺得“崇高”一詞如此之近。

“職責所在”,道出瞭一名軍隊醫務工作者在疫情面前的初心使命。

“崗位,就是我們的戰位。”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隊長徐迪雄說。

解放軍支援湖北3支醫療隊抵漢後,第一時間批量接收患者、勇闖隔離病區、診治危重病人……這些勇士與疫情展開激烈博弈,勾勒出軍隊醫務工作者“最美的樣子”。

他們負重前行。26日,抵漢僅12小時的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大批量接收確診患者。一病區護士長趙孝英已在危險的隔離區連續工作4個小時,體力出現透支。此時,年輕的護士因首次進入污染區,精神高度緊張。為瞭平復大傢情緒,趙孝英動情地說:“我是老兵,我多待一分鐘,大傢就會安全60秒。”

他們無懼犧牲。國內消化病學專傢王新,曾參加過抗擊非典、援非抗埃等重大任務。疫情發生後,他與同在醫院門診部工作的妻子仲月霞一道遞交瞭請戰書。空軍軍醫大學領導考慮這次任務風險大,隻允許夫妻倆去一人。“如果能找到病毒成因、發病原理,即使犧牲瞭我的生命,也值瞭!”王新在疫區一邊緊急救治病人,一邊深入研究病理,忙得像陀螺。

他們勇於擔當。海軍軍醫大學醫療隊重癥監護室主任李文放,帶著8名醫生和40名護士正全力救治漢口醫院12名危重患者。由於ICU病房無負壓環境設計,為病人實施插拔時,病房裡充滿病毒飛沫。救治緊張時,李文放常會手握球囊,冒著生命危險,在距離患者不到20厘米的地方,將氧氣一點點打進患者的肺裡。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