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士兵回忆伊朗导弹袭击:我等着地面战可他们没来
本文摘要:圖片來源:Twitter圖片來源:Twitter “第一波襲擊開始之前,四周很安靜。然後我們從無線電裡聽到噼啪作響的聲音,有人喊‘來瞭、來瞭’。這幾秒,我們隻能等著。” 1月8日凌

圖片來源:Twitter圖片來源:Twitter

“第一波襲擊開始之前,四周很安靜。然後我們從無線電裡聽到噼啪作響的聲音,有人喊‘來瞭、來瞭’。這幾秒,我們隻能等著。”

1月8日凌晨1點半之前幾分鐘,伊拉克阿薩德空軍基地警報聲大作。美軍少尉杜坎(Charles Duncan)在接受《華盛頓郵報》采訪時回憶瞭基地遭伊朗導彈襲擊時的情景。

雖然提前收到襲擊警告、轉移瞭設備和部分士兵,駐有1500名美軍和聯軍士兵的阿薩德空軍基地面臨一個問題:沒有防空導彈,隻能靠薩達姆時期和美軍在打擊“伊斯蘭國”(ISIS)戰中修建的掩體躲避。

薩達姆時期的掩體修建於兩伊戰爭期間,新的掩體則是建於打擊ISIS戰時期,主要用於抵抗ISIS使用的火箭彈和炮彈。

基地的美空軍安全部隊指揮官利文斯通(Patrick Livingstone)在接受CNN采訪時坦言,基地的配置隻能抵禦民兵武裝襲擊,“不是導彈襲擊”。

導彈襲來時,弗格森(Akeem Ferguson)正在美軍修建的掩體內藏身。他透過掩體內的小孔看到瞭“閃爍的桔黃色光”,“之後我們發現隻要看到閃光,幾秒鐘後就有導彈落地”。

“閃光、嘭,閃光、嘭。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結束,隻能等著。”

能在掩體躲避的弗格森算是幸運的。擔心導彈襲擊後親伊朗武裝會對基地發動地面襲擊,部分士兵需在掩體外值守放哨、檢查是否有人員傷亡。

瓦爾迪威亞(Joel Valdivia)是負責放哨的士兵之一。在向隊友發出導彈襲來的警告後,他看到天空發亮,基地的建築物開始顫抖。

負責檢查傷亡情況的馬丁內斯(Armando Martinez)正在基地巡邏。收到瓦爾迪威亞發出的無線電警告後,馬丁內斯立刻跑到一堵墻後躲避。

第一輪導彈襲擊結束後,馬丁內斯的無線電設備出現故障。第二輪導彈襲來時,無處藏身的馬丁內斯隻能單膝跪下就地躲避,另一名士兵在一旁幫他修復通訊設備。

對於導彈襲來的瞬間,馬丁內斯將其形容為“恐怖片”。

“你能看見一道白光像流星一樣閃過,幾秒鐘之後,導彈落地然後爆炸。襲擊發生後有一天,一名同事看到瞭真的流星,第一反應是恐慌。”

據美軍統計,第一枚導彈於凌晨1點34分在阿薩德空軍基地落地,之後還有三輪襲擊,每一輪之間間隔約15分鐘,整個導彈襲擊持續瞭近兩個小時。

基地官員稱,至少兩名士兵被氣浪從數米高的塔臺上震落,還有數十名士兵因腦震蕩接受治療。部分掩體的門檻因沖擊波的作用發生變形,預制板建築則被擰成瞭金屬廢品。

導彈襲擊結束後,弗格森和其他士兵跑出掩體,準備應對親伊朗武裝可能發動的地面攻擊。但弗格森什麼也沒等到,“我們累壞瞭,這是最糟糕的腎上腺素上湧”。

在伊朗發射的22枚導彈中,共有15枚落在阿薩德空軍基地,毀壞瞭飛機庫、無人機控制室等設施,直升機和無人機早已轉移。

負責指揮基地運作的中校科爾曼(Staci Coleman)認為,導彈襲擊沒有造成任何人員傷亡是“一個奇跡”。

伊朗此前表明導彈襲擊的目的並非造成人員傷亡。伊朗外長紮裡夫曾在推文中稱,阿薩德空軍基地成為襲擊目標是因為炸死蘇萊曼尼的無人機正是從該基地起飛。伊拉克看守政府總理阿卜杜勒-邁赫迪則指出,伊朗曾就導彈襲擊發出警告,而伊拉克已將警告傳遞給美國。

美國官員並不認同這種說法,稱美國早已得到伊朗要發動導彈襲擊的情報,阿薩德空軍基地在遇襲前一周還進行瞭模擬演習。

但美軍士兵佈朗(Nate Brown)在盤點導彈襲擊造成的損失時也認可瞭伊朗的導彈打擊能力,“讓人印象深刻,這種準確度與他們的能力匹配”。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