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新闻
导演章明:电影和视频行业面临大洗牌
本文摘要:《熱湯》片場章明工作照 疫情還沒暴發前,導演章明就和傢人來到海南,本來打算過瞭春節就返回北京,結果一待就接近兩個月,現在他隻能通過微信遠程遙控操作,為新片《熱湯》剪輯預告片。 “我
《熱湯》片場章明工作照《熱湯》片場章明工作照

疫情還沒暴發前,導演章明就和傢人來到海南,本來打算過瞭春節就返回北京,結果一待就接近兩個月,現在他隻能通過微信遠程遙控操作,為新片《熱湯》剪輯預告片。

“我助理在北京,我們倆就幾個小時開著視頻,我告訴她怎麼剪,她對著電腦操作,我倆共同看著畫面弄。”章明坦言,這樣的線上工作方式難度著實較大,因為視頻有延時,效果往往不準確,每剪一段,助理就得生成一段小視頻發給章明,沒問題再繼續往下剪。“預告片公司收費挺高的,我們這樣的小成本文藝片請不起,隻能自己剪。”

作為中國第六代導演的代表人物之一,章明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拍攝影視作品,數量眾多,個人風格強烈,《巫山雲雨》《秘語十七小時》《結果》《郎在對門唱山歌》《她們的名字叫紅》《冥王星時刻》等影片在國內外電影節上多次展映、獲獎。盡管已成名多年,但因為做的都是成本不大的非商業片,受到這次疫情的沖擊仍然不小。“我現在壓力很大,擔心收不回成本。花瞭幾百萬元下來,對很多商業電影可能是九牛一毛,但對我們來講就是一個很大壓力瞭。”

在他看來,相對商業大片,疫情對小眾文藝片的沖擊更大,“影院恢復營業後,肯定會先滿足被積壓的商業片,到時候大片蜂擁而至,小眾文藝片的生存空間更小瞭,這樣的打擊可能是致命性的,也算是疫情的‘次生災害’瞭。”按照他原本的設想,《熱湯》有望在今年上半年完成全部制作,現在肯定不行瞭,隻能邊做邊看。

《熱湯》這一片名一語雙關,既指喝的湯,也指泡溫泉,兩個元素片中都會出現。影片共有四組人物,每組人物都是一男一女,分別是一對夫妻、一對父女、一對邂逅的男女、一對師生。影片故事發生在上海,主要在上海拍攝,現在已經定剪。

“這次我想探討的是關於尋求幸福的主題。不管社會怎麼發展,人活得幸不幸福都是一個當下的問題,人為什麼要流動、為什麼要建立感情都是為瞭尋找幸福,這可能就是人活著的意義。但人的問題是永遠不滿足,旁觀者認為你已經很幸福瞭,好像幾個硬指標就可以達到幸福,但每個人的切身體會並不是這樣的,所以幸福就變成瞭一個復雜的問題。”章明介紹。

談及疫情對電影行業的影響,章明認為,這次疫情可能會在無意間給電影、視頻行業帶來一場大洗牌。“疫情幫助奈飛、‘愛騰優’這些視頻網站成為一種主流消費模式,大傢的觀影方式變瞭,都在傢看視頻。視頻平臺和影院的交鋒,因為疫情提前來瞭。這個影響是很深遠的,隻是大傢可能還沒來得及去估量,但你看《囧媽》網絡首映,影院一下子就跳腳瞭,這就是他們的直覺反應,因為覺得飯碗一下就沒瞭。疫情逼著視頻平臺提前釋放能量,這給未來埋下瞭一個很大的伏筆。影院則大傷元氣,要花很大的功夫才能恢復昔日的繁榮。”當然,這一影響隻是從渠道和平臺而言,就創作者的創作而言,影響可能並沒有那麼大,“我的作品不是主流行業電影,很多片子以前也都是在網絡上跟觀眾見面,很少有機會在大銀幕上亮相。”

當被問及是否會創作疫情題材的作品時,章明直言,這類創作難度太大,因為事件剛剛發生,創作者很難真正有沉淀和思考,倉促上馬的結果往往是急就章。“疫情對我來說是場意外,一開始每天都很焦慮,都在關註疫情發展,很難平靜下來創作,現在形勢好轉瞭,又得考慮是不是要回北京復工瞭。”他說,等疫情結束後,自己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忙完《熱湯》的聲音混錄、調色、拷貝復制等後續工作,然後準備新的項目。(記者 袁雲兒)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