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新闻
飞猪退票难后续:退款申请"按闹分配" 最后或到账0元
本文摘要:遠離消費陷阱,提升消費體驗,黑貓全天候服務,您的每一條投訴,都在改變這個世界。【】 藍鯨TMT記者 齊智穎 近日,藍鯨TMT記者接到多名用戶投訴,在飛豬平臺退改機票遇到各種困難,很

遠離消費陷阱,提升消費體驗,黑貓全天候服務,您的每一條投訴,都在改變這個世界。【】

藍鯨TMT記者 齊智穎

近日,藍鯨TMT記者接到多名用戶投訴,在飛豬平臺退改機票遇到各種困難,很多人因此走上瞭漫長維權路。

“飛豬平臺的退款流程很亂,真正處理投訴的客服很少,有的經過60幾天的退票,卻拿到瞭莫名其妙的退款金額,有0元、1元、2元……毫無規則可言。”飛豬用戶劉欣(化名)談及在飛豬平臺的退票過程時感慨道。

日前,藍鯨TMT發佈瞭《藍鯨315|飛豬被訴退票難:客服推諉,無故扣取高額手續費》的文章以後,藍鯨TMT記者又接到多名用戶投訴,在飛豬平臺因退改機票而遇到各種困難,很多人像劉欣一樣走上瞭漫長維權路。

對此,多名律師與業內人士表示,飛豬作為居間方,承擔著協調好航司與商傢、商傢與消費者兩對關系之間溝通的責任,平臺應簡化退票流程,保障用戶的合法權益。

平臺多次拒絕用戶退票申請,

“等急瞭就催,催瞭再重復訴求”

據飛豬用戶張蘭(化名)透露,其於3月8日在飛豬平臺購買瞭普吉島飛上海(中轉曼谷)的機票,據張蘭與中國公司的溝通內容來看,其原本預定的航班已經取消,這種情況下按照航空公司的規定可申請非自願全退款。

張蘭表示,其於3月11日在飛豬平臺申請退票,但退票過程一波三折,“航司要我聯系第三方平臺退票,我聯系飛豬,飛豬說要代理商去給我退,代理商又不理我,都是我自己在自言自語。我打給飛豬客服,問代理商是不是詐騙,客服回復我‘詐騙麻煩您撥打110處理’。”

張蘭先後三次在飛豬平臺申請瞭退票,但3次均遭到拒絕,“同一訂單在飛豬平臺辦理退票申請手續不得超過三次,三次以上需聯系客服幫忙提交申請手續。”

但在聯系客服幫忙辦理退票申請時,張蘭又遇到瞭新的困難,“每次打給飛豬客服,都是不一樣的客服接待,每次都要重新說一遍訴求,接著就是等。等急瞭就催,催瞭再重復訴求。飛豬客服隻會說‘我也是第一次接到您的電話,之前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預定的機票16號起飛,還有10天,如果到時候還沒給我處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維權瞭。”張蘭表示,留給自己的就隻有等待。

與張蘭類似的案例不在少數,於靜(化名)於一月份疫情爆發之前在飛豬平臺預定瞭1月27上海飛羅馬(中轉迪拜)的阿聯酋航空的兩張機票。因疫情原因未前往乘坐航班。於靜於1月24日開始提交非自願退票申請,隨後,被飛豬平臺拒絕三次。最後一次拒絕理由為“僅提供退代金券服務”。

據記者瞭解,近期有類似遭遇的飛豬用戶因退改難題而建立瞭維權群,目前維權群人數已快達到500人上限。群主高玉(化名)表示:“因為最近一段時間國內疫情好轉,很多航司發佈瞭新的政策,由最初的退款變為退代金券,而航司退款或者退代金券也退不到用戶手中,大部分代理商又都不理睬用戶,所以現在退票流程變得異常混亂。”

對此,劉欣對記者表示:“我們航空公司舊政策3月28日以前的機票可以全退款,新政策到6月30日以前的就隻能退代金券瞭。這樣一來,很多代理商就不認賬瞭,雖然我們在新政策以前提交退票,但有代理商會不幫忙提交或者晚提交,拖到新政策出來。”

用戶等待退款超60天卻收到0元退款,

被質疑嚴重少退

在退改申請完成後,也有部分飛豬用戶拿到瞭退款,但退款金額與用戶支付金額相比相距甚遠,出現嚴重少退甚至0元退款的情況。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