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新闻
ofo、瑞幸泡沫破裂,近十年的资本大跃进周期宣告终结
本文摘要:歡迎關註“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龔荃宇 按: 近十年來,資本造富運動的屢屢成功極大地導致瞭資本的膨脹與浮躁,它們執著於互聯網企業早期效應帶來的

歡迎關註“創事記”的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龔荃宇

按:

近十年來,資本造富運動的屢屢成功極大地導致瞭資本的膨脹與浮躁,它們執著於互聯網企業早期效應帶來的經驗主義,在共享經濟、生鮮電商、大消費等領域推動眾多創業公司采取激進的市場策略,以虧損換規模與市場,甚至為瞭贏得資本的青睞不惜作假。

過去幾年,隨著ofo、WeWork等典型企業的危機顯現,過熱的資本市場逐漸恢復理性,如今隨著新冠疫情的沖擊以及資本市場流動性加劇短缺,過往資本堆積的泡沫企業在內外部矛盾的交織下集體面臨著嚴峻的生存危機,宣告本輪資本大躍進周期基本終結。

同時,隨著市場機遇分散至更加專業化的產業互聯網、企業服務等領域,資本過去所積累的打法也將逐漸失效、作用有限,資本需要重新探索它的應有位置與作用,並伴隨市場進入新的資本周期。

4月2日晚,瑞幸咖啡的一紙公告將自己卷入瞭輿論漩渦的風暴眼。在這份公告中瑞幸咖啡自揭傢醜,指出公司COO劉劍及其部分下屬員工從2019年2季度起,偽造交易相關的銷售額約22億元,堪稱近十年來美股市場最嚴重的財務造假案。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瑞幸咖啡是中國創投領域的一顆耀眼「明星」,成立後短短2年即成功上市,市值最高突破120億美元,並在今年年初入圍《快公司》評選的「2020年全球最具創新力的50傢公司」之列,風頭強勁。

在這個過程中,瑞幸咖啡實際上也遭遇瞭外界的大量質疑,主要集中在其高額補貼能否建立消費者的復購黏性,進而在與星巴克等品牌的競爭中形成壁壘。瑞幸咖啡上市後發佈的財報向市場傳遞出積極信號,顯示其在19年三季度總凈收入達到15.41億元,同比增長540.2%,單店收入(收入/門店數)達到42萬元,同比增長61.4%,推動股價一路走高。

但2日晚的公告顯示,這些漂亮的數據都是瑞幸內部人士精心編造而成,此般荒誕事件令相關投資方、保薦方、審計方都異常尷尬。

如今,社會各方都在推測該事件對瑞幸自身以及行業的影響,例如對中概股的信譽損害、對商業文明的反思等等,不過這些話題都屬於老生常談,歷史上類似事件也屢見不鮮。捕手志在采訪多傢投資機構後認為,本次瑞幸造假事件更重大的意義在於,它標志著國內外創投市場的本輪資本大躍進周期已經基本宣告終結。

資本泡沫的發酵

資本是企業生存與發展的核心要素之一,在過去十年互聯網創業熱潮湧動之際,來自創投機構的資本投入在行業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推動瞭字節跳動、美團、拼多多等一系列企業的崛起。

在最近幾年,隨著越來越多公司佈局互聯網垂直市場以及下沉市場,相關賽道越發擁堵、空間不斷變窄,這意味著新興創業公司大多面臨著相當糟糕的境遇。「雖然很多商業模式放在四五年前能跑通,但現在行業環境發生巨變。第一,阿裡、騰訊、頭條等巨頭已經在多數細分市場卡位,機會非常小;第二,流量成本已經大幅增加,原本10元廣告費能實現的效果現在可能需要100元。」以林資本合夥人劉芳認為。

但與此同時,由於前述負面效應在不同市場主體的傳導存在滯後性,以及基金管理方對規模的天然追求,多數創投機構仍在向LP大規模募資並保持著資金規模的快速擴張,使得創投市場的需求端與供給端的出現明顯不對稱狀態,流動性過剩開始成為這個市場的重要難題。

根據清科研究中心的數據,2019年中國股權投資市場投資數量大幅降低但平均投資額仍在上升,說明多數投資方轉而向中後期投資著重發力。

但在這樣的背景下,部分投資機構仍然保持開放姿態,大量投資采取激進市場策略的創業公司。為瞭快速獲得用戶與市場,這些公司通常會以虧損為代價采取高額補貼政策,通過占領市場、「講故事」提升估值,進而通過持續融資填補資金缺口,並最終推動一級市場尋找「接盤者」,將未完成的「故事」留給市場等待最終驗證。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