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调员怎样准确找到“密切接触者”?媒体揭秘
本文摘要:在近日國傢衛生健康委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國傢衛生健康委疾病預防控制局一級巡視員賀青華強調對密切接觸者進行管理,是當前“戰疫”的重要措施和有效的管理手段之一。而準確、及時地追蹤到這些

在近日國傢衛生健康委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國傢衛生健康委疾病預防控制局一級巡視員賀青華強調對密切接觸者進行管理,是當前“戰疫”的重要措施和有效的管理手段之一。而準確、及時地追蹤到這些密切接觸者,需要一線的流行病學調查員(以下簡稱“流調員”)開展大量、細致的流行病學調查工作。

“戰疫”當前,以往並不大為人所知的流調員越來越多地進入瞭公眾關註的視野。以北京為例,從疫情暴發至2月18日24時,全市已經累計排查出2075例密切接觸者。隱藏在這些數字背後的流調員,究竟是如何進行工作的?

近日,北京青年報記者走進北京疾控部門,為您揭秘流調員“大海裡精準撈針”的故事。

本文出場人物

王全意

北京市疾控中心傳染病地方病研究所所長

從2002年10月起,一直在北京市疾控中心從事傳染病監測工作,多次獲得北京市科技進步獎。

賈蕾

北京市疾控中心傳染病地方病研究所副所長

從1999年8月起在北京市疾控中心參加傳染病防控工作至今,有較為豐富的現場流行病學調查工作經驗。

蔡偉

海淀區疾控中心傳染病地方病控制科科長

從2001年起至今,在海淀區疾控中心從事疾病控制工作,有較為豐富的現場流行病學調查工作經驗。

曹文棟

海淀區疾控中心傳染病地方病控制科專職流行病學調查員

從2009年至今,在海淀區疾控中心從事疾病控制工作,有較為豐富的現場流行病學調查工作經驗。

善於追問

是每名流調員的“基本功”

北京市疾控中心傳染病地方病研究所副所長賈蕾介紹,目前北京已經確診的新冠肺炎患者中,平均每個病例有十幾個密切接觸者。可以說,找出這些“密接者”最基礎的功夫就是“問”,不厭其煩地問、事無巨細地問,諸如出差轉機的細節、參加會議的人數、房屋住所的面積,傢裡人口的情況……從這些瑣碎的信息中沙裡淘金,去粗取精,然後順藤摸瓜、抽絲剝繭、觸類旁通,逐步聚焦到所要尋找的密接目標。

如果說每個“密接者”都像“隱藏”在深林裡的一根草,那麼上述工作正是尋求“曠野迷蹤”的第一步。2月10日上午10點57分,海淀區疾控中心傳染病地方病控制科辦公室裡,流調員曹文棟正在與一名男士通話,那名男士回老傢時乘坐瞭與確診病例同一趟的高鐵列車,當時正在海淀醫院隔離觀察。

曹文棟在交談中得知,這名男士在列車裡全程佩戴N95口罩和護目鏡,沒有與確診患者同一車廂,感染的概率較低。雖然這名男士的核酸檢測結果還未出,曹文棟仍花瞭半個小時時間,詢問瞭更多的信息。“這隻是一個大概的瞭解,如果核酸檢測結果是陽性,我還會繼續給他打電話追問細節,因為也有可能是通過其他途徑感染的。”

畢業於首都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曹文棟,從事疾控工作已經10年有餘,他把流行病學調查的過程比作警察辦案。“患者提供的信息可能隻是‘某天跟朋友吃瞭個飯’,我們要通過細問,像放電影一樣幫患者在腦海中形成完整回憶。有沒有聚餐?通過什麼交通方式前往?把車停到瞭哪裡?進瞭飯店是在包間還是開闊的大廳,跟誰坐在一起?……所有的細節都要做記錄,這些都是判斷後期密切接觸者的依據。”

捋清傳播鏈條

需要“順藤摸瓜”“抽絲剝繭”

流調的基礎工作思路就在於摸清傳播鏈條:是誰傳給患者、患者又將病毒傳染給瞭哪些人。這個過程往往需要流調隊員不斷順藤摸瓜、抽絲剝繭,而層層撥開迷霧的過程每天都在上演。

上月底,海淀區疾控中心接到報告,一名患者核酸檢測為陽性。隨後,曹文棟和同事們立即前往醫院,對這位患者進行調查。這位患者與他的妻子、孩子、母親共同居住,他最先發病,成為這起案子中的“指示病人”(流調術語,指某起聚集性病例中率先發病的患者),也就是1號患者。但是,這一傢子近期未曾去過武漢,1號患者又是如何被傳染的呢?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