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爆发后公安破诈骗案3千起 专家:可依法重罚
本文摘要:安徽合肥宣判首例涉疫情詐騙案,有期徒刑12月並處罰金18000。 新華網 圖 法制日報2月20日消息,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少數不法分子利用疫情名義實施詐騙,性質十分惡劣,讓不明
 安徽合肥宣判首例涉疫情詐騙案,有期徒刑12月並處罰金18000。 新華網 圖 安徽合肥宣判首例涉疫情詐騙案,有期徒刑12月並處罰金18000。 新華網 圖

法制日報2月20日消息,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少數不法分子利用疫情名義實施詐騙,性質十分惡劣,讓不明真相的人們落入瞭圈套。

近日,公安部官網發佈消息稱,截至2月14日,全國公安機關共破獲涉疫情詐騙案件3600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373名,涉案金額6691萬元。

此前,在全國首起涉疫情詐騙案情出現後,公安部刑事偵查局於1月27日下發瞭《關於嚴厲打擊利用疫情實施詐騙犯罪活動的通知》。

據公安部介紹,目前,涉疫情詐騙案件主要有三種類型:一是不法分子謊稱可以代購或者囤有醫用口罩,當受害人付費購買後,不法分子找各種理由拒不發貨或將受害人“拉黑”;二是不法分子以慈善機構或民政部門的名義,向用戶發送防控疫情“獻愛心”的虛假信息,或搭建虛假官方網站,利用群眾的同情心騙其捐款;三是冒充熟人實施詐騙,不法分子潛入QQ、微信群,以防控新冠肺炎為由,冒充群內成員騙取錢財。

疫期詐騙影響惡劣,從重處罰於法有據

中國衛生法學會副會長鄭雪倩分析涉疫情詐騙案件頻發的原因主要有三點:第一,人們有購買口罩的需求,讓不法分子有機可乘;第二,疫情期間,人們迫切地想要獻愛心,心理防范意識就下降瞭;第三,公安機關的大多數人都在忙著抗擊疫情,可能對詐騙行為的關註度降低。

“在抗擊疫情期間實施詐騙的人可以用道德敗壞來形容,趁人之危、趁國之危,這種犯罪更惡劣,後果更嚴重,國傢應該從重從嚴處理。”鄭雪倩說。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韓英偉也認為,這樣的行為不僅不道德,同時也涉嫌違法,甚至構成犯罪。隨著自媒體的發展,網絡詐騙“套路”層出不窮,稍有不慎,很可能一步步落入犯罪分子的圈套。

“詐騙行為本身就構成違法甚至犯罪,應當依法承擔法律責任。疫情期間進行詐騙,會造成更加惡劣的社會影響和危害,可以依法從重或者加重懲處。”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法律系主任鄭寧說。

鄭寧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妨害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七條規定,在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期間,假借研制、生產或者銷售用於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用品的名義,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依照刑法有關詐騙罪的規定定罪,依法從重處罰。

鄭雪倩補充道,《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詐騙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一條規定,詐騙公私財物價值三千元至一萬元以上、三萬元至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上的,應當分別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定的“數額較大”“數額巨大”“數額特別巨大”。

鄭雪倩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詐騙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規定,詐騙公私財物達到本解釋第一條規定的數額標準,具有詐騙救災、搶險、防汛、優撫、扶貧、移民、救濟、醫療款物的以及以賑災募捐名義實施詐騙的,可以依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的規定酌情從嚴懲處。詐騙數額接近本解釋第一條規定的“數額巨大”“數額特別巨大”的標準,並具有前款規定的情形之一或者屬於詐騙集團首要分子的,應當分別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定的“其他嚴重情節”“其他特別嚴重情節”。

此外,鄭雪倩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於辦理電信網絡詐騙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意見》規定,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達到相應數額標準,具有詐騙救災、搶險、防汛、優撫、扶貧、移民、救濟、醫療等款物的以及以賑災、募捐等社會公益、慈善名義實施詐騙的,酌情從重處罰。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