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办公报酬争议:是工作量不饱和还是无休办公
本文摘要:ICphoto 供圖 “因居傢辦公工作量不飽和,職工應在傢工作3個工作日,休息2個工作日(由年假、探親假、事假抵扣),暫定到3月10日。恢復上班時間另行通知。”2月9日,遼寧復工
ICphoto 供圖ICphoto 供圖

“因居傢辦公工作量不飽和,職工應在傢工作3個工作日,休息2個工作日(由年假、探親假、事假抵扣),暫定到3月10日。恢復上班時間另行通知。”2月9日,遼寧復工前一晚,沈陽某電子商務公司運營助理王榮博收到該條群通知,意味著這個月她隻能拿到60%的月薪。

疫情開始後,不少用人單位要求部分或者全部的職工居傢遠程辦公。然而,記者采訪發現,有部分用人單位跳過協商環節,單方面以工作量不飽和、不打卡、不跑業務為由,少發工資、不發全勤獎和加班費,隻發生活費。

職工:居傢辦公=無休辦公?

“工作本來就有連續性,還能不做瞭?”王榮博對公司的安排有些不解。王榮博每天的工作內容包括跟蹤電子商鋪綜合運營數據和單品數據,日常產品發佈,客戶、售後、活動策劃,上下架時間調整等基礎運營。盡管疫情期間,物流停發、產品上新取消,工作量確實有減少,但是她每天都需要“上線”工作。跟上司反饋後,上司建議她周一到周六每天工作4小時,這樣也算是一周工作3天。

相比於王榮博,葉馨則忙得焦頭爛額。

2月17日11時,葉馨已經報瞭3個報表,給5個客戶發瞭新產品推廣方案。她是沈陽一傢精密儀器經銷企業的銷售二組組長。中午匆匆吃完泡面,上報瞭部門隔離情況表。幼兒園休課,她陪孩子做瞭口語練習,還發瞭朋友圈認證。去菜市場買好一周的蔬菜肉蛋後,她又回到電腦前奮戰。

“覺得比上班還累,‘居傢辦公’成瞭無休辦公。”葉馨說。每天9時30分開視頻會議,下午和客戶微信聊業務,抽空填報表、寫匯報,做計劃,還要“早7晚11”接收領導、同事的工作微信。

讓葉馨不能接受的是公司通知:因遠程辦公不打卡,公司難以計算滿勤和加班情況,取消這一期間的全勤獎和加班費。葉馨給記者算瞭一筆賬:全勤獎為500元,加班費為35元/小時。她居傢辦公7天,粗略累計加班18個小時,加班費630元,而周末未休,應當有700元的加班費,算下來,少拿瞭1830元。“這隻是一周少拿的,假如疫情持續3個月,將預計少拿近2萬餘元。”

同在銷售崗位上,2月15日,在大連一傢房產中介工作的薑宇飛也在居傢辦公,但他僅領到瞭這個月的生活費1267元。公司通知不裁員一人,疫情期間跑不瞭業務,所以停工到3月底。“說是停工,很多過年前說好要看房的顧客,這階段還要時不時發發信息維護起來。仍有許多新客戶在咨詢,還要統計許多去年的顧客信息及數據,每天也挺忙的,這些怎麼能不算做居傢辦公呢?”薑宇飛說。

企業:工作時帶娃追劇還想拿滿工資?

王榮博的上司劉如玥也在居傢辦公。“朋友圈裡,上午說白鳳九太可愛,帝君的‘冰塊臉’演技不好。中午曬新學的土豆絲餅做糊瞭。下午說跟想看動畫片的娃鬥智鬥勇仨小時。邊帶娃、追劇邊工作還想拿滿工資?”劉如玥認為,一些職工在傢不能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還會穿插時間做私事,企業自然不願意給“滿打滿算”的報酬。

記者電話采訪瞭12傢采取居傢辦公開工模式的互聯網、金融、電子商務企業的職工得知,像葉馨的企業一樣,原來有全勤獎、加班費的居傢辦公後都取消瞭。給出理由排名前三的是:

“職工工作和生活的邊界模糊,無法計算哪些算是加班,哪些算是正常工作。”

“上班3個小時能完工的活,在傢‘磨洋工’做一天,這樣的情況不能算作加班。”

“全勤獎是鼓勵職工不遲到、不請事假,居傢辦公門都不出,哪來的遲到。彈性辦公,晚睡晚起辦公也可以,所以說不給也理所當然。”

2月5日,沈陽市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局副局長張萬東強調,關於停工、停產期間工資支付相關規定,企業應當按照勞動合同規定的標準支付勞動者工資,即企業延遲復工在一個工資支付周期內的,按照勞動合同規定的標準支付勞動者工資。超過一個工資支付周期的,企業應當發放生活費(按照不低於沈陽市最低工資標準的70%執行)。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