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志愿司机:坚强与软肋
本文摘要: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凌晨十二點半,司機馮小波剛回到傢。進門之前,他先將一次性防護服脫瞭下來,進行瞭一次徹底地消毒,因為明早還得穿。這件衣服他已連續穿瞭幾天,在物資緊缺的當下,隻能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凌晨十二點半,司機馮小波剛回到傢。進門之前,他先將一次性防護服脫瞭下來,進行瞭一次徹底地消毒,因為明早還得穿。這件衣服他已連續穿瞭幾天,在物資緊缺的當下,隻能如此。

相比一線的醫護,司機們的困難都是可以克服的。護目鏡愛起霧,用之前拿熱水燙一燙;連體防護服上廁所不方便,就盡量少吃少喝;實在累瞭,就在沒有訂單的時候車裡趴一會……

即便身在後方,司機們也同樣面臨兇險。

在宣佈封城之後,武漢方面1月23日通告,公共交通停運,各離漢通道暫時關閉。公交停擺影響的不僅是居民日常出行,一線醫護人員的有序通勤更成瞭最緊要的問題。網約車平臺隨即發動司機組織志願車隊,成為武漢在這個特殊危急時刻的基礎運轉輪軸。

將這些輪軸拆解下來,我們能看到的是一個個鮮活而豐滿的公民個體。他們的身份是網約車司機,一個自由卻充滿不確定性的職業群體,發揮著最大限度的專業精神,參與到抗疫的最前線。

他們當中,有人從18歲開始,每年獻血2次,如今人到中年未曾間斷;有人妻女身在疫情重災區,還是主動加入醫護志願車隊,還為此特意租瞭房子……

在這場與病毒抗爭的接力賽中,他們感到辛酸、失望,無助,可他們也說:“老百姓是不會丟掉自己的傢的。”

爭分奪秒

1月23日中午,肖盛接到滴滴總部組建武漢志願車隊的任務,當天,向武漢市政府報備的同時,他就開始邀約司機、組建車隊、安排防疫物資補給。下午5點,他完成第一車隊的組建,這個共計19人的車隊也成為最早投入武漢醫護接送的車隊。

肖盛是武漢人,原本在小桔車服武漢資產管理中心,負責車輛租賃與司機服務。與司機聯系緊密,使他成為此次緊急任務的負責人。

傢裡有太太和兩個小孩,大的6歲,小的2歲,為避免自己每天進出增加傢人風險,他把太太和兩個小孩送到武漢周邊的老傢,自己獨自在傢。“即使不小心感染,也算是自我隔離。”他說。

1月24日,大年三十當天,滴滴醫護保障車隊司機開始上班。

醫護車隊最早對接瞭武漢協和、武漢市中心醫院、武漢三院,承接瞭3傢醫院7個院區共計2438名醫護的出行需求。但當時線上系統並未做好,肖盛和13個同事需要代替以往調度中心的數據大腦,手動匹配訂單。他們提早一天統計各個醫院的醫護出行需求,按照出發時間、到達地點等分配給司機。那幾天每個人“都是幹到凌晨2點鐘。”

與此同時,滴滴武漢志願者車隊整個項目組的50多個人,包括滴滴總部的產研技術團隊和客服團隊也同步在線,根據每天的調度情況開發醫護叫車系統。

三天後,1月26日下午2點,醫護叫車系統上線。醫護車隊走上正軌,問題也隨之而來。

防護服、護目鏡、手套,雙層口罩,佩戴缺一不可;每單實名制,完成後須記錄,並進行車內消毒。自我防護關乎司機和醫護雙方的安全,是司機每天出行的重要考核之一。但防護物資的情況並不樂觀——防護物資不夠,部分司機沒有N95口罩和護目鏡。

圖片來源:志願司機胡建斌圖片來源:志願司機胡建斌

即使到現階段,防護物資短缺仍是肖盛最棘手的問題。“每天睜開眼想的第一件事,就是防護物資還剩多少瞭。”甚至在大年初六,滴滴總裁柳青在求助,醫護車隊前期籌備的防護物資快要用完,急需防護服、醫用外科口罩、N95口罩、電子體溫計等大量防疫物資的采購資源。

應對疫情所需的防護工具緊缺,司機們的三餐也無從解決。

“說起來還有點心酸,我們基本沒有吃飯的時間。”馮小波自加入滴滴醫護車隊後,就很少吃到米飯瞭。

他每天早上6點出車,晚上快凌晨回到傢。早上沒有時間吃飯,中午吃泡面也要看情況。“有時間就吃泡面,泡面最快,能多接一個就多接一個,能多送一個就多送一個。”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