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笼罩下的长租客:蛋壳发“国难财” 自如租金大涨
本文摘要:歡迎關註“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王明雅 維權 原定於下午一點開始的釘釘直播會議被延遲瞭半個小時。 1點35分,陸陸續續還有新人連進來,語音直播已開

歡迎關註“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王明雅

維權

原定於下午一點開始的釘釘直播會議被延遲瞭半個小時。

1點35分,陸陸續續還有新人連進來,語音直播已開啟,近百名群成員在線,七嘴八舌的聲音透過揚聲器放大,嘈雜而凌亂。

有一傢人似乎正在吃飯,碗筷叮叮當當,中年男人幹咳瞭幾聲,與操著方言的女人拌嘴。小孩子突然哇哇大哭,尖銳的嚎叫聲刺破手機屏幕,引得像是媽媽的人哄起來。兩名年輕女孩子放低聲音說話,疑惑“我們這是連進來瞭嗎”?“連進來瞭吧”,她們自言自語地確認。

有人不耐煩地發牢騷,“不是說一點半開始嗎,怎麼還沒開始?”另一個聲音冒出來:“不要急,人多,我們要團結。”

這是2月18日下午,擠進這場釘釘直播會議的人大都從一個名為“蛋殼公寓維權群”的200人微信群而來。在群裡,他們不需要名字,而是統一備註好“地區-業主/租戶”。他們擁有同一個身份,蛋殼公寓維權者。

這幾天,在紐交所掛牌上市不久的蛋殼公寓陷入一場嚴重的信任危機。這是一傢2015年才成立的、以高端白領為主要服務對象的長租公寓品牌。疫情期間,蛋殼一方面強制業主免除一個月租金,另一方面,大量租客卻仍需照常繳納房租,消息被曝光後,眾怒排山倒海而來。

這還不是全部。

有租客在微博上反映,這段時間,蛋殼不顧疫情嚴峻,強行讓用戶退租或換租。部分業主則采取瞭反制措施,根據房屋托管協議中“蛋殼逾15天未付租金,有權單方面解除合同”的條款,通知租戶在限定時間內搬走,甚者以斷水斷電和拒絕辦理小區出入證為脅。

這無疑刺激瞭在漫長疫情中備受煎熬的人們。

微信群裡,一名備註為“上海-業主”的成員剛詢問“是否有同一地區的維權者”,一位租客很快樹起瞭刺,“這不是租客維權群嗎,怎麼會有房東?”

有活躍的群成員立馬解圍:“大傢都是受害者。”

沒有人再有異議。因為“中間商”背信棄義,常年以對抗關系出現在社交媒體中的房東、房客,前所未有地站到瞭同一陣線。

他們開始自救。

有情緒激動派。一位租客群裡號召“誓死不搬傢”的朋友團結起來,一起抵抗。“我自己也可以戰鬥,當然,有一起戰鬥的人更好。” 有人怯怯回復,擔心房東強行趕人,很快被打氣壯膽的回復刷屏,“打110。”“不要怕。”

有理智行動派。2月17日上午,一位混跡微博的群友宣佈,找到一位願意幫忙的律師朋友,暫定下午1點在釘釘上直播,義務幫助大傢解讀合同,共同維權。

但群裡很多人並未使用過釘釘。發問者接連出現,用過的人便一遍一遍回答,末瞭,有人幹脆制作瞭詳細的操作步驟分享到群裡。

還有人建議,大傢用統一話術,比如“疫情期間,我被趕出出租屋流落街頭”向12345熱線投訴。質疑很快湧出,“我們目前還沒有流落街頭”。跟著這個話題,活躍的成員們迅速分成兩派,激進派認為這不過是遲早的事,保守派認為當根據現在的情形實事求是。

微信群一時陷入爭吵,混亂不堪。

見這個臨時成立的抱團群裂縫四起,一位備註“海淀-租戶”的姑娘一口氣刷瞭幾十個“聽歌”的卡通表情包,頭戴耳機,淚流滿面的樣子。“都打住,不要再說瞭。”這管用瞭——爭吵的人們住瞭口,群內歸於短暫的平靜。

那天午後,群人數還在不斷上升。隻要有新人加入,群主就會提醒釘釘直播會議的通知。

中午1點38分,這場來自全國北京、上海、深圳、武漢等不同地區,有102名蛋殼業主和租客參加的直播會議終於正式開始。主持人設置好全員靜音,世界突然陷入靜謐,一位廣東口音李姓男律師打瞭個招呼,開始解讀業主合同。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