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在网上卖口罩的已被抓了一大波
本文摘要:歡迎關註“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雷慢 01 1月20日,84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登上央視直播間,指出新冠肺炎人傳人。這一天,成為大眾認識“新冠

歡迎關註“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文/雷慢

01

1月20日,84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登上央視直播間,指出新冠肺炎人傳人。這一天,成為大眾認識“新冠肺炎”的一個轉折點,三天後,武漢封城。

一時,口罩全網斷貨,線下奇缺。對口罩的硬需求隨疫情一同發酵。幾乎同時,口罩騙局頓時火起,詐騙、資金盤出現。

第一批賣口罩的人開始在微信群和朋友圈出現。

疫情暴發後,22歲的練習生黃智博開始在微信上賣口罩。他本是樂華娛樂旗下藝人,在疫情期間,發現口罩成為急需品,兩手空空並無口罩可售的他,玩起瞭空手套白狼。

2月1日,他在微信上將口罩賣給瞭一個上海浦東的陸姓女子,以每個單價0.9元賣出40萬個。這天,前往揚州提貨的買傢發現被騙。4日後,黃智博被抓,此時的他已騙得28萬餘元。

黃智博賣口罩給陸姓女子的同一天,遠在四川的一個何姓男子,開始在微信朋友圈行騙,這天,他發佈瞭醫用口罩出售信息,被“朋友”李某某看到,即通過微信以每個口罩2.3元的單價購買瞭10萬個,付款23萬元。錢到賬後,何某頓時失聯。

2月19日,何某宣判,判處有期徒刑5年……

02

何某被判刑這一天,公安部發佈數據,截至2月19日20時,全國公安機關累計偵破利用疫情實施電信網絡詐騙案件5722件,累計抓獲嫌疑人2217名,累計涉案金額超過1.3億元。

對發“難民財”的人來說,這是一門急切的“好生意”。

早在2018年7月,也出現過難民財的典型例子:杭州互聯網金融平臺“人人愛傢”被警方以涉嫌“非吸”案立案偵查時,在一個2000人的維權群裡,某群主發起受害人集資請律師行動之後,將所有人禁言,嘲笑大傢傻 X,並把所有人都 “踢”掉後跑路……

這種“害人之所急”,在這次瘟疫面前,變得變本加厲瞭。災難面前,受害者往往表現出慌不擇路、不顧一切抓住任何一根救命稻草的脆弱性。有人正是從這些無助、驚慌、焦慮中,看到瞭饅頭沾血的機會。

1月27日,黑龍江某門診將進價2.83元/袋的“一次性使用口罩”以30元/袋的價格進行銷售,被罰;29日,湛江市某衛生站將一次性醫用口罩由疫情前市場價格的1元/個提價至5元/個進行銷售,被罰;2月初,某公眾號無視豆瓣一女生的申明,強行截圖發佈該女生疫情期間隔離日記,標記原創,獲得萬次以上打賞……

03

過去,我們經歷過騙局盯上老年人和不諳世事的學生,如今,他們又盯向災難中的大眾。

如果說以上種種以微信收錢、行蹤可尋的詐騙屬於低能版的話,那麼,口罩資金盤式的騙局就顯得防不勝防。

在一些微信群中,口罩的龐氏騙局模式已經出現:操盤手發起口罩預售,發展下線吸納預訂資金,給與下線一定比例報酬,等口罩發貨期限一到,又以口罩“被政府征用”、“物流運輸限制”等借口推脫,這時,操盤人的處理方式大概有幾種:有時會給與預訂人退款,但由於新人加入的時間差,在一定期間裡會形成資金池。有時,操盤手就直接失聯跑路。

這樣一個資金空轉的口罩資金盤,崩盤隻是時間問題。

對生存必需品的硬需求,使每個人都有成為“韭菜”的可能。

在疫情面前,韭菜又是脆弱的,騙局卻越來越隱蔽,從被動型向主動型轉變,更有攻擊性。

我總說,每一個人都有一款適合他的“收割機”,過去我們被網貸割、被虛擬貨幣割、被球鞋割,如今我們病毒纏身瞭,還要被口罩騙局割。

騙子常有,韭菜常待割。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