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潮下的互联网人:作为家里顶梁柱 还要去赚奶粉钱
本文摘要:早高峰還是來瞭。 北京正式復工的第二周上午,多處路段出現瞭短時擁堵,地鐵上的人也明顯多瞭起來。雖然包括、、頭條在內的多傢互聯網公司都推遲瞭返崗日期,遠程辦公也已經全面開始,那些不合

早高峰還是來瞭。

北京正式復工的第二周上午,多處路段出現瞭短時擁堵,地鐵上的人也明顯多瞭起來。雖然包括、、頭條在內的多傢互聯網公司都推遲瞭返崗日期,遠程辦公也已經全面開始,那些不合適全員遠程協作的企業,則逐步恢復瞭辦公。

復工,是病房之外的另一場戰役。企業要活下去,就要打贏這場仗。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企業開工力調查報告》數據顯示,難以承受2周延期開工的企業占67.7%,能夠承受1個月以上延期開工的企業有7.1%,而能夠承受2個月以上隻占1.7%。

而對於個人來說,復工也意味著活下去。他們中的很多人背負著傢庭的壓力,傢裡還有房貸、車貸、孩子的奶粉錢等著負擔。

投中網對多位互聯網人進行瞭訪談,有人擠地鐵上班,有人在傢“一秒到崗”,還有人被突如其來地“優化”瞭。疫情之下,正式復工的第一周,每個人的生活都改變瞭。

活在線上

復工,成為瞭陳心對抗失望的一種方式。

陳心老傢在武漢,疫情阻擋瞭她回傢的腳步,一個人留在瞭杭州。獨居的二十多天裡,她在傢有時候會邊刷手機邊哭,情緒不受控。最讓她難受的,是那種幫不上忙的感覺。

“我本來是學醫的,如果我沒有轉行互聯網的話,也許我現在在一線還能做點什麼。。。但現在,我什麼都做不瞭,這個落差讓人難受。”

復工之後,陳心的狀態慢慢變好瞭。陳心在阿裡工作,工作涉及對接本地商傢,小企業們因為現金流的問題,大多三個月內就有倒閉的風險。她在上班之前就寫瞭一份疫情分析,之前公司更多是註重商業化的考量,特殊時期,則側重於如何幫助客戶共渡難關。

“能夠為這個世界做點啥瞭。就好像在一個宏觀的面相上,有一個微觀的點,更夠多少使上一點勁,感覺會舒服一些。”

陳心現在每天坐在傢裡,足不出戶做各種跨部門對接。遠程辦公的好處就是省瞭大把通勤的時間,她算瞭一筆賬,女生從洗頭化妝,到出門再回來,再卸妝,大概要花三個小時的時間。而現在,她臉都不用洗,實現瞭一秒到崗。

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對信息的把控性更強瞭。

“以前大傢需要一個物理空間上的會議室,但現在我去參加產品線的會、數據線的會、技術的會,都可以順暢加入,信息的阻隔被磨平瞭。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有利的點,可以幫助我擴大工作中的信息量。”

但即便如此,陳心還是想回公司上班。

“大傢都以為在傢更自由瞭,其實不是,老板可以隨時釘釘你,原來你還有借口,現在你根本沒理由瞭。工作和生活的邊界消失瞭,每天在傢隨便對付兩口飯,就在電腦前工作。”

陳心想念美美打扮一番去公司上班的日子,盼望著看見同事的新裙子可以誇贊一番,開會時可以看見老板細微的表情變化。

“這樣才感覺自己是在活著,否則就變成一個工作的機器瞭。” 陳心說。

線下考驗

和線上復工相比,線下復工的考驗更大。

開工第一天,一向溫和的陸其鑫就發瞭一頓火。原因是午休期間,他看見有兩個同事沒戴口罩坐在一起邊聊天邊吃飯,還笑嘻嘻的。

這樣的行為在陸其鑫看來是不能容忍的。作為一傢隻有一百多人的小公司,一旦出現感染者,全公司就要強制隔離兩周,這可能會讓創始人多年的努力付之東流。

投中網瞭解到,多傢公司從進門開始就逐一給員工量體溫,電梯上一股濃重的消毒水味兒,每個人都要求戴著口罩,天天上報健康狀況,天天辦公區消毒,甚至還有聯系專業機構進行取樣排查的。

這麼做不僅僅是為瞭員工的安危,也是為瞭公司的安危。一旦復工出現的差池,對公司將是沉重的打擊。

經過一個漫長的春節,穿過層層檢查,剛復工的吳蓮蓮打開電腦,正式工作,結果卻是“一臉蒙圈”。

“我是誰?我是做什麼的?”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