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献血浆的博士:我是康复患者,请不要歧视我们
本文摘要:今天刊發一篇特殊的對談。 談話對象楊遠,一位年輕的新冠肺炎康復患者,今年隻有24歲,武漢某高校博士在讀,一戶湖北普通人傢的獨子。2月11日,他在廣東康復出院,準備捐獻血漿。 能夠在

今天刊發一篇特殊的對談。

談話對象楊遠,一位年輕的新冠肺炎康復患者,今年隻有24歲,武漢某高校博士在讀,一戶湖北普通人傢的獨子。2月11日,他在廣東康復出院,準備捐獻血漿。

能夠在與病毒的對抗中勝出是一件幸事。不過,出院後在居住地受到的種種歧視,卻讓他始料未及。這兩天,他在網上發出求助,信中說,“我們戰勝瞭’病毒’,卻被像’病毒’一樣排擠、隔離,無處可去”。

楊遠不善言辭,話不多。所以,這篇對談經過瞭我們的整理。

他的故事值得傾聽,他的遭遇也值得重視。

1、俠客島:你是什麼時候感染的?

楊遠:今年1月16號,我從武漢乘高鐵去東莞探望父母,他們都在那邊打工,長期居住。去年下半年開始,我愛人跟孩子也住那邊。到東莞之後沒多久,我出現瞭一些癥狀,發燒什麼的,但也沒當回事。

1月23號,我去東莞市人民醫院檢查,醫生初步診斷疑似,之後轉入東莞市第九人民醫院隔離觀察。我在那兒治療瞭半個多月,2月11號康復出院。

2、俠客島:你自己判斷是怎麼感染的?是因為乘坐的火車嗎?

楊遠:其實我自己回想起來也不清楚,但可能性最大的還是在武漢的地鐵上被感染瞭。我學理科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學校實驗室,很少出門。其實去年12月底左右,我們就聽說好像有什麼病,學校老師也提醒我們少出學校。但那個時候本來就不怎麼出去,所以也沒什麼概念,後來幹脆就把這事兒忘瞭。

 武漢地鐵 武漢地鐵

從學校去武漢站坐地鐵那天,地鐵上人不太多,也沒人戴口罩。1月16號我回到東莞傢中,也沒意識到要主動戴口罩、主動隔離自己,壓根就沒有任何緊張情緒,也沒任何防護措施。這可能也是疫情暴發的原因之一吧。

差不多1月19號,我看到有疫情的新聞,感覺有點緊張。尤其是回來沒多久自己就出現瞭癥狀,更緊張。但想想也覺得不至於,就坐瞭個地鐵,也沒怎麼跟人接觸、說話,傢裡人也都沒什麼癥狀。

我去醫院那天剛好是1月23號,武漢開始封城。

3、俠客島:治療過程怎麼樣?

楊遠:剛開始癥狀就是發燒嚴重,全身無力,精神狀態很差,心情也很差,想瞭很多,很悲觀,就連醫院給我們配發的套餐也難以下咽。後來護士說,要不你們點一些喜歡的外賣,她們幫我們下樓去取。我就點瞭一陣子的沙縣小吃。

我自己的重癥狀態持續瞭差不多一周。期間醫護人員給我們用瞭抗病毒的藥、打消炎針,差不多一周之後癥狀緩解瞭。後來每天也會給我們用中藥熬制的湯劑。

我在醫院裡觀察到,年輕病人大部分都還行,可能年輕人本身抵抗力比較好。我們實驗室兩三百人,我聽說有四五個確診瞭,除瞭我,還有一個昨天康復出院瞭。相對而言,老年人很多都有基礎疾病,所以不少癥狀更嚴重。

4、俠客島:我們看到瞭你在網上的求助信。具體是怎麼回事?

楊遠:主要是出院之後。我父母之前一直在東莞打工,在寮步鎮一個村裡租房,一個兩室一廳的單元樓。父母在這裡住瞭十幾年,跟房東也算很熟悉,每年過年我都從武漢來這邊。但是1月27號知道我確診的結果後,房東就開始讓我父母盡快搬離,不讓再住瞭。

1月28號左右,當地鎮政府把我父母傢人接到酒店集中隔離瞭16天。他們的檢測結果都是陰性,沒有感染。但是被催搬離之後,我父母去找其他房子,房東一看我們的戶籍是湖北,沒有一傢願意租。村裡有兩傢酒店,住的都是隔離的人,湖北人也住不進去,需要政府開證明。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