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求职者:起码要把房租挣出来
本文摘要:“疫情影響,感染瞭,病亡率不到3%。” “沒活幹,沒飯吃,100%餓死。”疫情下,有網友拋出上述數字並靈魂拷問:現在到底要不要找工作?疫情下如何求職?我們找瞭幾個求職者聊瞭聊。資料

“疫情影響,感染瞭,病亡率不到3%。”

“沒活幹,沒飯吃,100%餓死。”疫情下,有網友拋出上述數字並靈魂拷問:現在到底要不要找工作?疫情下如何求職?我們找瞭幾個求職者聊瞭聊。

資料圖:超市內顧客在購物。中新社記者 劉新 攝資料圖:超市內顧客在購物。中新社記者 劉新 攝

“武漢工作的超市倒閉,轉行兼職客服”36歲的柳淑芬春節後收到一個壞消息,她工作的超市倒閉瞭。

柳淑芬是武漢某超市的營業員,但這傢超市生意一直不太好,疫情爆發後又要暫停營業,老板幹脆關門不幹瞭。

這對她來講,不僅僅是失去一個月3000元的收入,還意味著她需要冒著病毒感染風險,外出求職,或者失業在傢。

放往常,再找個活不是什麼難事兒,可疫情期間很多店鋪都關門歇業,活不好找;另一方面,丈夫是快遞小哥,每天在外奔忙,傢裡有公公婆婆和9歲的孩子需要她照顧。

怎麼才能既掙錢,為丈夫分擔壓力,又照顧到傢裡呢?某電商平臺2月份招收上千名兼職客服吸引瞭她,每天最少工作三個小時,在傢上班。

重要的是,柳淑芬有過5年做有線電視客服的經驗。“這工作對我來說太合適瞭!”她決定馬上應聘。

很快,柳淑芬在2月初上崗瞭。白天的大部分時間她照顧傢人,晚上開始工作:一天三個小時接二三十個電話,能掙六七十到一百塊錢,用她的話稱,“把一傢人吃飯的錢基本掙出來瞭。”

記者註意到,疫情下,這樣的兼職還有很多。近日,哈囉單車稱,開放出8000個車輛運維崗位,供因疫情暫時停工的人群報名。

哈囉出行及其第三方人力公司為這些崗位提供較為靈活的結薪方式,按周或雙周結薪,待原崗用工恢復,這些員工可隨時返回。

共享員工在七鮮超市工作。受訪供圖。共享員工在七鮮超市工作。受訪供圖。

“成共享員工,最低要把房租掙出來”如果不是疫情,在飯店金鼎軒幹瞭十幾年的韓瑋怎麼也不會想到,他會去另一個自己從沒接觸的行業工作。

大年初三,金鼎軒開始關門歇業,因為拿不準什麼時候恢復營業,在北京的出租屋裡,韓瑋休息瞭一周,心裡卻越來越急。

“飯店一直不營業,經營會受到影響,我們的收入和飯店的業績也是掛鉤的,怎麼辦?還有房租呢。”

好在不久後,韓瑋收到通知:為瞭保障疫情期間員工的收入,金鼎軒和7FRESH達成合作,店裡員工可以自願選擇到京東七鮮超市暫時工作一段時間,待飯店恢復營業後再返回上班。

兩傢企業的合作,源自2月5日京東7FRESH發佈的“人才共享”計劃:員工可以短期打工的方式加盟七鮮超市,金鼎軒、大洋世傢等多傢餐飲企業加入。
無獨有偶,餐飲企業西貝自從曝出貸款發工資也隻夠撐三個月時,盒馬鮮生也發出類似招聘計劃:雲海肴、青年餐廳員工將赴盒馬上班,其他餐飲如有需要,可聯系洽談。

被共享瞭,說起來不好聽,但實際上,這些崗位薪水並不算低。韓瑋稱,他僅負責對線上訂單進行分揀,平均一天200元,“還是比較舒心的。”

19日,發佈的一份報告也顯示,2020年春節後,快遞、外賣小哥等崗位薪資普漲,送餐員月薪由5806元增加到7056元,同比增長21.52%。

資料圖:珠寶首飾在出售中。中新社記者 張煒 攝資料圖:珠寶首飾在出售中。中新社記者 張煒 攝

“不再考慮不能遠程在線辦公的崗位”

相比之下,在某黃金珠寶連鎖店做銷售的張新(化名)就沒這麼幸運瞭,疫情期間,公司超90%的線下店面都暫停營業,老板急得睡不著。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