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大武汉:决战时刻
本文摘要:層層戰略部署之後,武漢保衛戰已經開始。這是一場與病毒和傳染源賽跑的立體戰役。 要想打贏這場戰役,我們需要在時間上,跑在病魔之前,調集重兵,救治患者;在空間上,則要尋遍傳染源,斬斷傳

層層戰略部署之後,武漢保衛戰已經開始。這是一場與病毒和傳染源賽跑的立體戰役。

要想打贏這場戰役,我們需要在時間上,跑在病魔之前,調集重兵,救治患者;在空間上,則要尋遍傳染源,斬斷傳播途徑,將其隔離。

本文記者 | 黃子懿 王梓輝 李秀莉

舉國之力

對幾乎每一個馳援武漢的人來說,出征號令都來得非常緊急。

1月22日晚,看著武漢不斷上升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和重癥患者人數,浙江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重癥監護室副主任醫師鄭霞開始焦急起來。她向領導表示,願意去武漢支援,“那裡一定需要很多重癥醫生”。23日上午11點,武漢封城一小時後,她就接到國傢衛健委的電話:“因為當前疫情緊急,需要您馬上到武漢去支援,務必今晚到達。”

鄭霞立馬收拾東西,下午4點坐高鐵從杭州出發,晚上8點到達武漢周邊某市,後被直接送至武漢金銀潭醫院。鄭霞對本刊說,從接到任務到出發,隻有三四個小時準備。請纓24小時之後,她就從杭州踏上瞭疫情一線。

鄭霞是最早支援武漢的外地醫護人員之一。與她幾乎同一時間到達武漢的,還有來自上海、廣州、北京等地的重癥醫學科中堅力量,來此救治金銀潭醫院收治的新冠肺炎重癥患者。他們的到達,是全國馳援武漢的開始。

2月14日,醫務人員在金銀潭醫院隔離病房緩沖區呼叫同事。| 遠征 攝2月14日,醫務人員在金銀潭醫院隔離病房緩沖區呼叫同事。| 遠征 攝

一天之後,上海、廣東、陸軍軍醫大學等5支首批成規模的醫療隊飛抵武漢,四川、浙江、江蘇等隊伍緊隨其後。武漢封城第三日,就有14支隊伍、1230名醫護人員千裡馳援。武漢抗疫也就此成為2008年汶川地震後全國最大的一次支援行動,大批援軍進駐,也讓精疲力竭的武漢一線醫護人員暫時有瞭片刻喘息。

進入2月後,舉國馳援的行動走向高峰,來自全國29個地區的醫護人員,以極快的出征速度,將支援范圍擴大至整個湖北省。奔赴武漢的包機與高鐵專列,在冬日步履不停,火線加速,僅2月8日~14日,就運送瞭1.3萬馳援醫護人員。

國傢衛健委副主任、湖北省委常委王賀勝說,截至2月14日,全國各地共派出瞭217支醫療隊,25633名醫療隊員支援湖北,其中在武漢的有181支隊伍,20374名隊員,這還不包括軍隊派出的醫療隊。“這些都大大超過瞭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醫療救援的調動規模和速度。”

“出發得都非常緊急。基本上就是給我們打完電話後,當晚或者第二天一早就得出發,準備時間非常短。”2月4日跟隨國傢緊急醫學救援隊來到武漢支援的北京某三甲醫院醫生莫睿對本刊說,他們當日趕到武漢,所要接手的方艙醫院甚至都還沒有建好,但所有醫護隊伍都要待命。醫院和患者尚未就位,前來馳援的醫護隊伍已然先到。

2月17日,在武漢市紅會醫院重癥隔離病區,一名勞累的護士在病房外靠著墻閉眼小憩。| 遠征 攝2月17日,在武漢市紅會醫院重癥隔離病區,一名勞累的護士在病房外靠著墻閉眼小憩。| 遠征 攝

舉國馳援的背後,是武漢自2月初啟動的“應收盡收”攻堅戰。主戰場的主陣將帥進行瞭相應人事調整,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擔任中央指導組副組長,國傢衛建委副主任王賀勝擔任湖北省委常委。中央指導組下達“應收盡收、刻不容緩”的命令,要求武漢對“四類人員”(確診患者、疑似患者、無法排除感染可能的發熱患者、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進行分類集中收治隔離,15傢方艙醫院先後啟動,武漢市3000餘個社區、村落被動員起來,挨傢挨戶排查。武漢從“封住城”,邁向瞭“鎖住人”。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