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终结违法乱象树立法律权威 不能再等了!
本文摘要:半月談評論員 王新亞 疫情如火,輿情如沸。這兩天,一些來自疫情防控一線的消息、視頻被網絡輿論場廣泛傳播。一則視頻顯示,一傢三口正在傢裡打麻將,戴著紅袖章的防控人員突然闖入,將麻將機

半月談評論員 王新亞

疫情如火,輿情如沸。這兩天,一些來自疫情防控一線的消息、視頻被網絡輿論場廣泛傳播。一則視頻顯示,一傢三口正在傢裡打麻將,戴著紅袖章的防控人員突然闖入,將麻將機抬走、打砸毀壞,並對拒絕服從的年輕人連打幾個耳光。另一則視頻顯示,一傢四口在傢打撲克,遭到訓誡並當眾念檢討書。還有一則顯示,一些聚眾打牌的人被“遊街示眾”。

在留言區,人們對上述少數防控人員的做法一邊倒地表達著憤怒。這些與當代中國的發展格格不入、與現代文明社會的準則背道而馳的違法亂象讓人們難以相信,自己是生活在21世紀,生活在一個向現代化高歌猛進的國傢。而在憤怒情緒的背後,是一種恐懼,是人們害怕這樣的命運降臨在自己頭上。

可以說,來自防控一線的種種違法亂象,在病毒帶來的恐懼之外已經造成瞭新的恐懼,即個人的合法權利被侵蝕的恐懼;種種違法亂象也正在形成一種新的危險,即社會的共識被撕裂、法治的信仰被破壞的危險。

這並非危言聳聽。自從疫情暴發以來,隨著各地防控措施的不斷升級,一些防控方面的違法現象就不斷發生,在個別地方還愈演愈烈。違法的主體,有個別地方政府,也有眾多的基層社區、村委會;違法行為的種類,從罰款、毆打、強制“學習”、遊街示眾等個人行為到“一律勸返七省市人員”的政府行為,不一而足;違法行為的性質,從剝奪居住權已經演變為對基本生存權、人格尊嚴的廣泛侵害;違法行為的受害者,有居傢打麻將、打撲克的普通群眾,有下班不能回傢的醫護人員,有被迫“高速流浪”的外地司機,更有手持外地身份證被拒之小區門外的龐大群體。可以說,在防控疫情名義下,法治的毀壞,在一些地方已是不爭的事實,所激起的社會群體的對立情緒不容忽視。

更令人擔憂的是,在違法行為的發生地和互聯網上,許多人對上述做法的違法性質並非無知,而是在心知肚明的情形下仍然持高度認同態度。從一些媒體的批評之聲所激起的反彈情緒看,許多人對過度防控、層層加碼造成的違法現象舉雙手贊成,認為是理所當然。有人認為,那些被拒之傢門外的人是活該,疫情都這麼厲害瞭還“亂跑”;有人認為,基層不采取極端做法,如何能遏制住疫情蔓延,如果放寬造成疫情蔓延“誰來負責”;有人認為,違法防控,不過是疫情期間的權宜之計,不必大驚小怪,過度苛責隻能讓防控一線拼死拼活的工作人員寒心;還有人認為,“什麼時候瞭還講法治”。言下之意,在舉國防疫的重要時刻,法治是可以被犧牲、被擱置的。

問題恰恰就在這裡。法治,不是什麼可以一捅就破的窗戶紙,也不是什麼“合則用,不合則棄”的工具箱,它絕不可被犧牲、被擱置;法治的底線,是任何時候都不能被打破的,因為它是現代社會的基本框架,是所有社會行為的基礎和前提,是所有社會成員的福祉所在。通過破壞法治去實現什麼正當的目標,就像拔著自己的頭發離開地球一樣不可能;在違法的道路上狂奔,無論出發點多麼神聖多麼重要,最終都會走向錯誤的方向,造成不可預知的災難。這一點,在歷史上已經被無數的經驗所證明。而我們當下的少數地方,已經走在這條危險的道路上。

防控疫情,隻能是依法防控,不能存在“法外之地”,也不存在什麼“無法無天”的防控工作。防控與法治並不矛盾,當前各地采取的大部分防控措施,包括對居民外出的限制措施,對特定場合個人防護的要求等等,正是在傳染病防治法等一系列相關法律的授權下進行的,並非什麼權宜之計。在法律的授權下,各地可以要求公民配合疫情防控,在特定時間內讓渡一定的權利,但這種讓渡並非永無止境,也不能越過相關法律的授權。個人的核心權利,包括基本生存權和人格尊嚴,是不能被讓渡的,它永遠都是法律的保護對象,即使在緊急狀態下也是如此。否認這一點,將使原本合法有序的疫情防控滑向不可預知的方向,甚至對社會成員造成嚴重危害。“傢庭打麻將被暴力制止”的視頻,所透露出的危險信息正是如此。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