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眼中方舱医院:共同维护"小社会" 生机在蔓延
本文摘要:建設中的江漢方艙醫院。澎湃新聞記者 趙思維 圖 50歲的王漢民被安排進方艙醫院時,女兒王婷一開始還有些猶豫。 冷,是胡琳入住武昌方艙第一晚最直接的感受。那時,武昌方艙改造剛剛完工
建設中的江漢方艙醫院。澎湃新聞記者 趙思維 圖建設中的江漢方艙醫院。澎湃新聞記者 趙思維 圖

50歲的王漢民被安排進方艙醫院時,女兒王婷一開始還有些猶豫。

冷,是胡琳入住武昌方艙第一晚最直接的感受。那時,武昌方艙改造剛剛完工,設施還不完善,“睡覺冷得打寒戰”。

在江漢方艙接受隔離的第二天,何潔隨手錄制的一段視頻在網絡迅速走紅。

視頻中的病友們頭戴帽子和口罩、身著亮眼的黃色棉褲,伴隨著音樂在方艙裡跳起瞭廣場舞。

何潔明顯感覺到,方艙醫院裡少瞭些許焦慮,有種生機正在蔓延。

胡琳也在第二天發現,方艙醫院的一切都在變得更好。

工作人員連夜裝上瞭一排暖風機,開水機旁添置瞭微波爐;飯點越來越準時,每天保證有牛奶供應;醫護人員還很貼心地給每個病患準備瞭眼罩。

方艙在變得更好,住在方艙裡的人們也改變。

在武昌方艙治療許峰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他們病區還成立瞭臨時黨支部,黨員和志願者們一起幫醫護人員分餐,幫著修壞瞭的水管,打掃臟瞭的衛生間。

許峰拍攝的方艙快餐。 受訪者供圖許峰拍攝的方艙快餐。 受訪者供圖

住在漢江方艙的靖婷當聽到護士說有人趁著醫護不備時拿走瞭口罩,她就感到義憤填膺;看到其他病區有人圖方便把水倒進電纜井,她總是厲聲喝斥……

方艙,漸漸成瞭大傢一起維護的一個“小社會”。

應運而生

就在兩天前,王漢民的傢裡發生瞭兩件大事:連續發燒9天後,他經過核酸檢測,被正式確診為新冠肺炎;同一天,他心愛的大橘貓在傢中生下瞭一窩三隻小貓仔。

2月6日凌晨,患者排隊入住方艙醫院。澎湃新聞記者 趙思維 圖2月6日凌晨,患者排隊入住方艙醫院。澎湃新聞記者 趙思維 圖

2月6日凌晨一點半,王漢民在睡夢中接到江漢區天門墩社區工作人員打來的電話:“你的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確診新冠肺炎。”靴子終於落地,至此,他已為自己的病奔波瞭大半個月。

癥狀始現於武漢封城前夜,1月22日,王漢民開始咳嗽,四天後,高燒不退。社區的工作人員告訴他,會將病情上報並安排檢測,但流程至少需要五天,“要是有辦法,最好自己找地方做核酸檢測”。

封城後,公共交通隨之中斷,王漢民沒有車,隻能徒步奔走於社區醫院、新華醫院和協和醫院等多傢醫院之間,尋求診療和核酸檢測的機會。

2月5日晚,武漢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市委副書記胡立山在發佈會上透露,截至2月4日,全市空病床僅剩421張,很多已確診的疑似病患沒有住進指定醫院救治,形成瞭“堰塞湖”。

同日,武漢決定加快對“四類人員”(即確診患者、疑似患者、無法排除感染可能的發熱患者、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分類集中收治。其中,對於確診的輕癥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無法全部進入定點醫院治療的,要求征用其他醫院或酒店作為臨時治療區,集中收治。

“方艙醫院”應運而生。

以漢江方艙為例,它系由原先的武漢國際會展中心改建而來,整個中心被劃分為四個大區,一樓分為西區、中庭和東區,每個區內分成8個小區,每區整齊排列著50-60張行軍床,分區之間由高隔板隔斷,床位之間由1.2米高木板隔斷。二樓有專設的醫療藥品進出通道,每層樓另有2個護士站和全封閉的搶救室。

呼吸與危重癥醫學專傢、中國工程院副院長、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王辰將方艙醫院比作“諾亞方舟”的“艙位”,用最小的社會資源,最簡單的場所改動,最快地擴大收治容量。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