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香港“医护人员”的可耻表现足以载入历史
本文摘要:2020年2月3日,將成為以“專業”著稱的香港醫護史上的恥辱一天。 在這一天,數千名醫護人員開始罷工——香港史上頭一遭。 隨著確診人數的快速增長,抗擊新型肺炎進入最艱難的攻堅階段。

2020年2月3日,將成為以“專業”著稱的香港醫護史上的恥辱一天。

在這一天,數千名醫護人員開始罷工——香港史上頭一遭。

隨著確診人數的快速增長,抗擊新型肺炎進入最艱難的攻堅階段。

幾乎所有人都在為一個目標奮鬥:徹底打敗這該死的病毒。

來自各行各業的人們,都在以不同的方式付出、支持著這場攻堅戰。還有那些在病毒肆虐中的逆行者,他們的身影令人動容。

然而香港的這群人,臨陣逃脫瞭。

在病毒面前,他們原本是最不應該出現的逃兵。

1

“我決心竭盡全力除人類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維護醫術的聖潔和榮譽,救死扶傷,不辭艱辛,執著追求,為祖國醫藥衛生事業的發展和人類身心健康奮鬥終生。”

這是一個香港每一個醫學院學生,在畢業時都會宣讀的誓詞。

不知道在罷工時高喊口號的那些醫護人員,有多少還曾記得它。

今天開始的罷工由香港醫管局員工陣線發起,罷工時間為5天,目前已有6700名會員加入罷工。

在這些罷工者中,有80%是護士,醫生占7%。

參與第一階段罷工的有3000名醫護人員。3日上午,他們跑到多傢醫院及診所,呼籲醫護界加入罷工行列。

不知道他們在路上,有沒有看到排隊買口罩的市民排起瞭長龍?

在罷工之前,就有一些醫護人員以極其自私的行為,刷新瞭人們的下限。

在抽到必須照顧確診或疑似病例的“生死簽”時,有人竟然直接選擇瞭“辭職”,還有的幹脆就“集體請假”瞭。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迅速蔓延,一線醫護人員面臨極大風險。香港醫管局對此設有抽簽制度,抽中者須加入俗稱“dirty team”的工作,他們的主要工作就是照顧確診或疑似病例。

從“dirty team”這個名字就能看出,這不是什麼好活。所以這也被一些醫護人員稱為抽“生死簽”。

在伊麗莎白醫院深切治療部早前完成抽簽程序後,有至少4名護士和一名文員辭職。

他們明確表示,拒絕被編入“dirty team”。

在東區醫院、博愛醫院和瑪嘉烈醫院,至少有90名護士相繼集體“請病假”,在東區醫院手術室,1日原本應有45名護士上班,但最終有多達26人請病假。

超過一半的護士沒有上班,這意味著什麼呢?

當天有近半的手術室全天沒有護士。

在1日的罷工大會現場,“代表”們清一色的黑衣,說自己罷工是被逼的,全場還高呼口號:“罷工救港!罷工救港!”

把自己感動得痛哭流涕,差一點抱頭痛哭。

醫護人員罷工救港?

這個時候該抱頭痛哭的,恐怕是香港那些患者吧?

有網友說:“他們在組織罷工的時候,我們醫院都建好三傢瞭。”

2

那麼,是什麼逼得這些“白衣天使”們非得罷工不可呢?

我們先來看看發起罷工的是個什麼組織。

香港醫管局員工陣線,這是一個類似工會的組織,在今年元旦期間剛剛成立,其“反修例”的背景十分濃厚。

它的自我簡介裡的第一句話是:“醫管局員工陣線致力於政治問題、HA內部問題、醫療系統問題主動發聲。”

看起來,這個“工會”的主要目標並非維護行業權益。它是為政治而生的。

醫管局員工陣線發動罷工的原因直接針對港府。

它仿照“修例風波”中的反對派,提出瞭一些訴求,其中包括“禁止非港人旅客經由中國內地入境”“港府呼籲全港民眾戴口罩”“提供足夠隔離病房且暫停非緊急服務”等。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