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病毒“冠状君”?新京报批:多些真诚少点应付
本文摘要:當前,面對嚴峻的全國性抗擊新型肺炎疫情,文藝戰“疫”也已經悄然打響,各門類文藝傢都在以自己最為擅長的方式來搖旗吶喊、支援助威,來表達對疫情的關註,對祖國的加油,對醫護人員的致敬和禮

當前,面對嚴峻的全國性抗擊新型肺炎疫情,文藝戰“疫”也已經悄然打響,各門類文藝傢都在以自己最為擅長的方式來搖旗吶喊、支援助威,來表達對疫情的關註,對祖國的加油,對醫護人員的致敬和禮贊等。這一點值得肯定。

不過實事求是地講,光喊加油、光有歌頌肯定是不行的,作品不僅容易流於單薄和膚淺,也缺乏足夠的感染力與震撼力,還應該有自覺的、必要的追問、喚醒和反思。作為文藝傢,在面對災難,以及其他社會性問題時,既要有肯定也要有批判,尤其對於此次疫情各個環節中所暴露出的諸多不盡如人意的地方,創作上要敢於觸碰,敢於質疑,敢於揭露,敢於表現。唯有如此,“災難文藝”才會建構得更加全面、更加立體、更加豐富,災難題材創作,或者叫黑暗題材創作才會表現得更加深刻,更加有力,也更加具有現實意義。但可惜的是,目前此類作品出現得太少。

具有爭議的“詩歌”,現已被作者刪除。具有爭議的“詩歌”,現已被作者刪除。

筆者註意到,在當下各文藝門類中,總的來看,音樂類、視頻類、紀實類作品質量最高,傳播力最強,也最能感召、打動觀眾。而美術書法類,恐怕最令人哭笑不得,甚至失望。恕筆者直言,迄今為止除展示出來的一些漫畫、油畫、速寫和雕塑作品,以及部分海報設計等還算不錯外,國畫作品可以說一大半都是構圖平庸、筆墨拙劣的,甚至有的在塑造人物形象時連最基本的墨色、造型等都把握不準,更別說做到形神兼備瞭。

而在書法方面,則表現得更為糟糕,更加不接地氣,也更加流於表面形式。刊發出的作品一看就知道,很多書傢不僅水平有限而且動機不純,不是真正出於愛心去創作的,而是為瞭蹭熱點,借新聞事件來達到宣傳炒作的目的。他們多數是即興創作一幅大體應景的作品,寫的也基本是“眾志成城”“大愛無疆”等一些平日裡早已寫到爛熟的文字和一些空洞的口號標語,既沒有絲毫新意可言,也不具備一定的藝術性、觀賞性。換句話說,無論在對疫情的反應上,還是在激勵民眾、引領審美等方面,均欠缺應有的現實作用和美學價值。因此對於當前所出現的眾多良莠不齊的書畫作品,急切地、不加選擇地在一些媒體平臺上發佈出來,不僅會添亂信息、幹擾視線,制造藝術垃圾,還會嚴重誤導大眾審美。

抗疫歌曲MV。抗疫歌曲MV。

這裡其實涉及一個令所有書法人都務必要共同思考的時代課題,即面對現實生活,尤其是一些大的社會及歷史事件時,書法該如何精彩表現,如何更好地發揮它的社會功能?這也是當今書法所面臨的最大瓶頸和最大尷尬。目前來看,其實際表現是蒼白無力的,至少是收效甚微的,其實際影響也往往僅限於書法圈。但即便如此,一些書傢卻依然自負地認為自己在其中扮演瞭多麼重要的角色,對社會做出瞭多麼重大的貢獻,其實呢?未必如此。

此次雖然也出現瞭類似以“天佑中華”“祈福武漢”等為主題的書法網展和愛心義賣,有一些書傢也標榜“拍賣所得善款全部捐獻”等,但實際情況業內人士都非常清楚,展覽的最終目的無外乎還是為瞭借機宣傳自己,而愛心拍賣基本隻是個噱頭,走走過場而已,很多作品難以拍賣出去,一是他們的市場並沒有那麼好,二是尋常的應酬之作也很少有人會接盤,所以大多情況下都是自娛自樂,作秀給外人看罷瞭。即便有人接盤,至於最後是否真就捐獻瞭善款,很多時候也是不瞭瞭之,無人再去提及。在此並非言過其實,而是此番操作實在是整個書畫界炒作的慣用伎倆。

如果說一般性的作秀炒作行為還能理解的話,那麼可悲的是,時至今日,平常一些特別活躍的,以及潤格高到離譜的書畫傢們,面對此次疫情,卻幾乎不見瞭身影,大都悶頭不發聲,看不到他們有什麼實際行動來傳遞愛心、奉獻力量。雖然奉獻是情分,不奉獻是本分,但作為一名真正的、合格的藝術傢,還是要有些情分和擔當的。所以你會發現,此刻他們的“低調”與平日的“高調”形成瞭鮮明的反差和諷刺,不能不說是當今書畫傢社會責任感缺失的最直接,也最明顯體現。筆者甚至在想,如果真如詩人黃景仁所言“百無一用是書生”,那麼這個時候改為“百無一用是書傢”或許更合適。因為不管是書生,還是文字工作者,至少還可以寫一首差強人意的詩,或者寫一篇真情實感的文章給人以精神撫慰或情感共鳴,而當今書傢卻大多不善文辭,甚至胸無點墨,隻知道手頭上炫弄著技法,腦子裡盤算著賣字換錢。至於真正有社會責任的書傢,不能說沒有,實在是少之又少。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