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金管局局长:与中国央行就数字货币等展开讨论
本文摘要:顧月 北京報道 監管沙盒、Ubin項目(Project Ubin)、APIX平臺、人工智能監管原則……新加坡在推動金融科技發展和監管上動作頻頻,一直頗受全球關註。 近期,新加坡金管

顧月 北京報道

監管沙盒、Ubin項目(Project Ubin)、APIX平臺、人工智能監管原則……新加坡在推動金融科技發展和監管上動作頻頻,一直頗受全球關註。

近期,新加坡金管局局長孟文能(Ravi Menon)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描繪瞭新加坡金融科技監管的動態,並對前沿問題發表看法。

對於進入第五階段的Ubin項目,孟文能稱,Ubin項目要解決的問題並不僅限於跨境支付,“我們在尋找更多增值服務,不僅僅隻是支付,還有保險、貿易融資、供應鏈管理等增值服務,因此我們也在邀請更多的金融機構和非金融機構參與Ubin項目。”

對於新加坡金管局2019年8月推出的沙盒快車(Sandbox Express),孟文能表示,“沙盒快車僅適用於少數創新活動,在相同的標準下他們可以開始試驗。這主要是考試(申請加入沙盒的)速度。目前沙盒快車僅容納3項創新活動,未來我們積累瞭更多經驗,將會納入更多。”

對於人工智能在金融領域應用,孟文能認為,公眾信任、結果的可解釋性,以及社會的接受度,是從業者和監管者需要註意的三大要點。

Ubin項目要解決的不限於跨境支付

“我們使用分佈式賬本技術解決現實世界的問題,而不是為科技而科技。”孟文能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其中一個要解決的問題是跨境支付,“目前在一個國傢境內實現無縫隙的快速支付已經非常容易,全球可能有15到 20個國傢可以做到, 新加坡和中國是兩個很好的例子”。

但涉及到跨境支付時,則困難很多。孟文能舉例稱,“如果我要給你在中國的賬戶匯款,需要經歷一個漫長的流程,花費幾天的時間完成結算;而且還有銀行收費和匯兌損失。這對亞洲地區大量需要跨境匯款回鄉的勞工及有小額支付需求的中小企業,都是巨大的負擔。”

而備受關註的Ubin項目,正是想要嘗試“把跨境匯款變得跟境內匯款一樣(便捷、高效且低成本)”。

2016年,新加坡金管局啟動Ubin項目,其總體規劃為六個階段的探索,分別是SGD新加坡法定貨幣數字化、國內銀行間結算、基於分佈式賬本的DvP,跨境銀行間支付結算,目標運營模式和跨境支付結算的DvP。目前,Ubin項目已完成前四個階段。

2019年11月11日,新加坡金管局在金融科技節上宣佈,Ubin項目正式開啟第五階段,即目標運營模式的探索。

據悉,在Ubin項目第五階段,新加坡金管局與和淡馬錫合作,基於第四階段的工作,推出一個能為其他區塊鏈網絡提供無縫連接和集成的接口,嘗試確定基於區塊鏈的支付網絡的商業可行性和價值。目前,與該項目合作的金融與非金融機構已超過40傢。

“境內支付之所以快捷方便,是因為中央銀行可以完成銀行賬戶之間的清算和結算工作。而在進行跨境支付時,沒有中央銀行;這時分佈式賬本技術就非常有用,因為它並不需要一個中央銀行,並且可以更快和更低成本地驗證和確認支付交易。”孟文能解釋稱,新加坡最初與加拿大央行合作,“加拿大和新加坡均已在區塊鏈上發行數字貨幣用於跨境支付並保證支付的確定性”,同時,平臺上賬戶持有人的隱私也有保障,“兩傢銀行間的交易,其他銀行不會知道”。

值得一提的是,Ubin項目要解決的問題並不僅限於跨境支付,“我們在尋找更多增值服務,不僅僅隻是支付,還有保險、貿易融資、供應鏈管理等增值服務,因此我們也在邀請更多的金融機構和非金融機構參與Ubin項目。”

“作為一個龐大的經濟體,中國目前更為專註解決內部的問題,尋求解決方案讓整個系統更為高效。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國將需要更多地開展跨境業務,這正是我們希望未來能有更好聯結的地方。”孟文能補充道,盡管中國央行未參與Ubin項目,但“我們保持密切聯系,並在區塊鏈、央行數字貨幣和其他中國很具優勢且深入研究的話題上展開討論。”

APIX已納入140傢機構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