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网络辟谣小分队:粉碎谣言消弭恐慌
本文摘要:武漢“90後”互聯網創業者楊慧傑決定辟謠是從母親囤積板藍根開始的。 疫情暴發後,網上一度流傳“喝板藍根、熏醋可以預防肺炎”,雖然隨後國傢衛健委對此說法緊急辟謠,但謠言似乎總是跑得更

武漢“90後”互聯網創業者楊慧傑決定辟謠是從母親囤積板藍根開始的。

疫情暴發後,網上一度流傳“喝板藍根、熏醋可以預防肺炎”,雖然隨後國傢衛健委對此說法緊急辟謠,但謠言似乎總是跑得更快一些,1月下旬,楊慧傑的母親已經從網上訂購瞭大量板藍根,還給楊慧傑寄瞭一批。

與此同時,真正有效的防護手段卻還沒有深入人心。1月20日,楊慧傑出差路過武漢高鐵站,他發現,戴口罩的人隻有約三分之一,密閉的車廂裡更是幾乎沒人戴口罩。楊慧傑有點著急,發瞭條朋友圈,他在華中科技大學的同級舊友、滬漂UI設計師鄭馨蕾給他點瞭個贊。

兩人成瞭網絡辟謠小分隊A2N的創始人。楊慧傑告訴新京報記者,A2N的全稱是Anti-2019-nCov,寓意“抗擊新型冠狀病毒”。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加入,A2N的“辟謠”工作也越來越廣泛,囊括瞭編寫科普文章,翻譯國外疫情文獻、醫療器械資訊,查詢醫院、廠商信息等諸多方面。

網絡辟謠小分隊A2N的志願者正在搭建網站。受訪者供圖網絡辟謠小分隊A2N的志願者正在搭建網站。受訪者供圖

第一篇辟謠文檔閱讀量超百萬

和楊慧傑一樣,休假回到福建老傢的鄭馨蕾也被各種謠言亂象吵得不得安寧。1月22日上午,她問楊慧傑,“你有看到什麼辟謠的公眾號嗎?謠言滿天飛,真的受不瞭。”楊慧傑回復,“沒有。”鄭馨蕾說,“我們開一個吧,我來開。”楊慧傑答,“好,求拉。”

十五分鐘後,鄭馨蕾建瞭一個名為“謠言粉碎機”的微信群,並在朋友圈裡公佈瞭群二維碼,她寫下此群的宗旨:“不散播恐慌、收集謠言、粉碎謠言、跟蹤最新資訊。”

他們做的第一件事是整理瞭一份科普、辟謠文檔,分為防疫措施和常識、官方疫情通報與政策匯總、常見誤區科普、辟謠專區等幾個板塊,每條信息的真實來源都附有鏈接,並在造謠圖片上用紅色標註瞭“謠言”二字以防再次傳播。楊慧傑將文檔放在石墨文檔上開放編輯,這樣 “所有人都能看到這個文檔的實時變化,也可以去參與更新和編輯。”

“謠言粉碎機”微信群和這篇4273字的文檔,就是A2N的雛形。最初進群的多是楊慧傑和鄭馨蕾在華中科技大學的校友,但短短兩天內,進群人數開始爆發式增長,一個群分化出五個群,群成員迅速擴展到1000人。與此同時,辟謠文檔的閱讀量也達到瞭105萬。這徹底超出瞭楊慧傑的預期,“其實需要辟謠的人很多。”

成員中,除瞭希望持續追蹤辟謠信息的普通讀者,還有希望成為志願者的留學生,有醫學、生物專業背景的業內人士,一線的醫生、護士,政府的工作人員。一位重慶的護士專門寫疫情下“哺乳期的母嬰該如何防護”的科普文章,幾個來自山東的程序員小夥子,希望可以為A2N後續的發展提供技術支持。

“謠言粉碎機”群內,志願者正在進行討論。受訪者供圖“謠言粉碎機”群內,志願者正在進行討論。受訪者供圖

明確流程和分工

1月23日晚上,深圳某互聯網公司“90後”產品經理火火加入瞭“三群”。名如其人,火火做事風風火火,雷厲風行。

進入“三群”後看到的場面讓她有些傻眼,“不斷有謠言被貼進來,群內兩三百人都在七嘴八舌地討論,但沒人組織,比較混亂。”作為產品經理,火火日常就習慣瞭對接各種需求、擅長解決問題,因此,她在群裡號召,“大傢把自己困惑的問題先記錄下來,再統一組織看接下來該怎麼辦。”

當天深夜,急性子的火火跟楊慧傑商量,自己先來組織“三群”。她拉來群裡最活躍的三個人作為協調員,根據各自的職業屬性和擅長領域分配瞭任務。一個在房地產公司做人力資源工作的男生負責搭建群內的組織架構;一個做事細致的女生負責調研群裡志願者的職業背景、期待承擔的工作;另一個女生負責規劃辟謠內容涉及的板塊。“相當於讓他們對架構、人員、內容作一些初步設想和梳理。”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