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小年谈疫情冲击:对中小企业的处境不能掉以轻心
本文摘要:核心提示: 1,疫情不會像有些自媒體說的那樣“給中國經濟帶來毀滅性打擊”。新冠肺炎最多影響中國經濟二三個季度,不會改變中國經濟中長期的趨勢。 2,一些規模小的民企恐怕更為艱難,而中

核心提示:

1,疫情不會像有些自媒體說的那樣“給中國經濟帶來毀滅性打擊”。新冠肺炎最多影響中國經濟二三個季度,不會改變中國經濟中長期的趨勢。

2,一些規模小的民企恐怕更為艱難,而中小微企業事關城鎮百分之七八十的就業,不能掉以輕心。短期內政府有必要采取針對性的措施幫助民企紓緩困難,長期要解決的根本問題是產權保護和公平競爭。

3,需要慎重考慮財政的擴張,相對於提高赤字率,更有效的辦法是縮減政府其他開支以獲得財政空間,用於救助中小企業。建議為疫情影響嚴重的中小企業減免或者緩征稅費。

4,貨幣政策應該也可以寬松,但更重要的是解決貨幣政策傳導不暢的問題。要想辦法開通渠道,讓央行放的“水”流到中小企業的“田”裡。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這隻“黑天鵝”的經濟效應正在顯現。近日,餐飲連鎖企業西貝莜面的負責人公開喊話稱,受疫情影響,春節前後的一個月時間,西貝莜面將損失營收7億-8億元,目前賬上的現金加上貸款最多也隻能再發3個月工資。

西貝莜面的困境可以說是當前受疫情影響的不少中小微企業現狀的一個縮影。在當前形勢下,如何看待疫情對宏觀經濟以及微觀層面的企業的影響?宏觀經濟政策如何應對?如何救助受疫情影響的中小微企業?新京報就這些問題采訪瞭著名經濟學傢、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教授許小年。

許小年表示,他不贊成“疫情會給中國經濟帶來毀滅性打擊”的說法,疫情最多影響中國經濟兩三個季度,此次疫情作為短期的外部沖擊不會改變整個中國經濟中長期的發展趨勢。當然,疫情會使得中長期結構性改革的推進比以前更加緊迫,對企業轉型的要求也更加緊迫瞭。

“我對中國經濟的未來還是很有信心的。討論疫情對GDP的影響沒有太大的意義,我不怎麼關心這些數字,真正應該關心的是眾多中小微民營企業能不能挺過去。”許小年說。

如何救助受疫情影響而陷入困境的企業?許小年認為,財政政策仍有一定空間,通過縮減財政支出而不是提高赤字率來調整財政政策。建議參照2003年“非典”時政府采取的一系列減稅降費政策,幫助企業渡過難關。

在貨幣政策上,許小年認為,比政策寬松更重要的是解決貨幣政策傳導不暢問題。如何解決?他建議此時要適當放松市場準入管制,提高監管效率,恢復或者重建金融體系的“毛細血管”。

“新冠肺炎最多影響中國經濟兩三個季度”

新京報:疫情會給中國經濟帶來多大的影響?

許小年: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可分為短期的和長期的、直接的和間接的。

從短期來看,疫情對餐飲、酒店、旅遊、航運、商務等服務業的沖擊非常大,資本市場的表現已經反映出瞭,最近航空股、餐飲股、酒店股都在下跌。我們不能低估疫情帶來的直接的、短期的影響,可能要超過2003年SARS的沖擊,因為第三產業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在逐年升高,2019年達到瞭近54%,遠高於2003年約40%的比重。

疫情給經濟帶來的間接影響不亞於直接的沖擊。為瞭防控疫情的蔓延,必須實行嚴格的隔離,人員、物資的流動雖然沒有中斷,但已大為放緩,商業活動推遲,生產無法正常進行,這些都會導致企業周轉速度放慢,特別是中小微民營企業的資金鏈緊張。像西貝莜面這樣一傢比較大的連鎖餐飲企業,賬上現金隻夠給員工發放三個月的工資,一些規模小的民企恐怕更為艱難,有可能出現較大面積的中小微企業關門歇業,而中小微企業事關城鎮百分之七八十的就業,不能掉以輕心。

疫情期間大傢關心病毒的R0(傳染率/治愈率)到底大於1還是小於1,大於1的話就會繼續擴散。經濟中的“金融乘數”肯定大於1,而且大很多。企業A因周轉不靈,不能支付供應商B的貨款,企業B本來財務上是健康的,因為A的拖欠而資金緊張,不能還C的錢,雪球越滾越大,形成環環相扣的三角債。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