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驰武汉专家:多数重症病人体内突然启动炎症风暴
本文摘要:新冠病人有的早期發病並不是非常兇險,但是後期突然會一個加速,病人很快進入一種多器官功能衰竭的狀態,會是一種炎癥的風暴 輕癥病人不可掉以輕心鐘鳴醫生的同事們為他送行 小年夜那天,上海

新冠病人有的早期發病並不是非常兇險,但是後期突然會一個加速,病人很快進入一種多器官功能衰竭的狀態,會是一種炎癥的風暴

輕癥病人不可掉以輕心

鐘鳴醫生的同事們為他送行鐘鳴醫生的同事們為他送行

小年夜那天,上海中山醫院重癥醫學科副主任鐘鳴接到國傢衛健委指令前往武漢參與搶救新冠肺炎的危重病人。他是第一個援馳武漢的上海醫學專傢,從接到任務到出發,隻有一個小時。

當晚他與廣州、杭州的另兩位專傢乘高鐵先抵達麻城,再由湖北省衛健委開車將他們接到武漢。途徑高速收費站,三位專傢又換瞭一輛能夠進入市區的車,方才抵達酒店。1月24日,鐘鳴進駐武漢金銀潭醫院開展工作。金銀潭是武漢第一批定點收治醫院,也是武漢新冠肺炎危重癥患者的主要選擇之一。

以下是南方人物周刊昨晚對鐘鳴醫生的獨傢專訪。

小年夜那天,鐘鳴乘高鐵馳援武漢小年夜那天,鐘鳴乘高鐵馳援武漢

南方人物周刊:抵達金銀潭後,您主要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呢?

鐘鳴:當時金銀潭已經有三位醫療救治專傢組成員,然後又選派瞭我們三個人過來,具體完成臨床一線的帶組工作。

金銀潭的重癥醫學科(ICU)在他們的南七樓,隻有十六張床,但是病人遠遠超過這個負荷。當時醫院打算開樓下兩層,將普通病房改成臨時ICU。所以到我們去的前兩天,臨時ICU才剛剛把設備搬進去瞭。我被安排在六樓,是危重病人最多的主戰場,我帶領湖北省各個地方前來武漢援助的醫生、護士組成一個臨時的治療救治團隊,收治當時病區裡一半的危重病人,大概16個。我的團隊裡有三個ICU的醫生,是從湖北各個地方支援來的,還有三個金銀潭本院的非ICU醫生輔助,還有一些護士。

空蕩蕩的高鐵列車上,鐘鳴醫生說:“傢裡人其實很擔心,但他們已經習慣瞭”空蕩蕩的高鐵列車上,鐘鳴醫生說:“傢裡人其實很擔心,但他們已經習慣瞭”

南方人物周刊:救治初期,您所面對的困難有什麼?

鐘鳴:太多瞭。首先這個病和過去我們SARS或者禽流感都不太一樣,SARS很多時候是病人一上來病情就非常的重。但新冠病人有的早期發病並不是非常兇險,但是後期突然會一個加速,病人很快進入一種多器官功能衰竭的狀態,會是一種炎癥的風暴。一旦進入這種狀態,我們的治療很難把它拉回來。這和過去完全不一樣,很多病人不是死於肺。因為我們有ECMO(危重病體外心肺支持),我們有呼吸機,我們有各種治療的策略,我們可以讓病人肺的功能得到代替。但是很多病人死於肺外的多器官功能的衰竭,這個跟過去都有很大的不同。

南方人物周刊:為什麼病情會有這種突然的加速?

鐘鳴:從表面上看,病人的體內可能啟動瞭一種炎癥的風暴,這種炎癥的風暴導致瞭各個器官功能的衰竭。我們觀察到的是,很多病人都有心肌損傷的標志物的升高,所以這個病毒很有可能它本身也會損傷心肌,類似於心肌炎的表現,可能會損傷很多其他器官。

我們收治到的病人,有些人本身就夾雜其他疾病,得瞭肺炎之後,原有疾病就惡化瞭。比如我們有個急性心梗過的病人,體內放過支架,他肺炎一來瞭之後,可能存在著嚴重的心肌缺血。轉到我們這裡的,都是在普通病房或者別的醫院惡化瞭,一來都是非常非常的危重。

南方人物周刊:非常危重意味著什麼?

鐘鳴:隨時都會去世。

南方人物周刊:危重病人多數是高齡患者麼?

鐘鳴:多數是高齡,或者有很多合並疾病的人。我們病房裡也有年輕人,二十幾歲的也有。但目前這些年輕人都還在治療中,去世的病人中暫時還沒有非常年輕的。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