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顺风车返沪路:多吃两碗饭 服务区不停车
本文摘要:記者一直不是個趕潮流之人,但今年,記者趕瞭回時髦,第一次乘順風車返滬。 由於老傢江蘇鹽城尚未開通往上海方向的火車,乘坐省際客運大巴來往兩地是記者的主要交通方式。然而,今年由於新型冠

記者一直不是個趕潮流之人,但今年,記者趕瞭回時髦,第一次乘順風車返滬。

由於老傢江蘇鹽城尚未開通往上海方向的火車,乘坐省際客運大巴來往兩地是記者的主要交通方式。然而,今年由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迅速蔓延,各地紛紛停運瞭客運班車,這讓記者的返滬之路變得艱難。

最後,在傢人朋友的提醒下,記者把目光投向瞭順風車:由於滴滴出行尚未開通鹽城地區的順風車服務,於是,新下載瞭嘀嗒出行和哈囉出行兩個App,並發佈瞭訂單需求。

不過,因為疫情的影響以及規定復工時間的推後,平臺上發佈返滬行程的順風車司機並不算多,其中嘀嗒平臺上與記者路線重合度較高的僅有五六位,且每日還在減少;哈囉平臺相對較多,不過同樣的路線,價格高出嘀嗒約40元。幸運的是,就在訂單截止前一晚24點左右,哈囉順風車司機潘姐接下瞭記者的訂單,並約定第二天中午12點左右出發。

1月30日,記者一大早便起床收拾行李,由於擔心疫情影響、上海的食物供給不足,母親恨不得掏空傢中冰箱為記者備好口糧。

中午11點左右,記者接到瞭潘姐的電話,她詢問瞭諸多關於身體狀況的問題,是否有發熱、咳嗽等癥狀,在確認一切無恙後,潘姐多次提醒記者上車時記得戴好口罩。

與此同時,潘姐還囑咐,一定先吃午飯填飽肚子,因為路上除瞭必要情況之外,就不停靠服務區瞭,保障旅途安全。“你也知道現在疫情嚴重,服務區人多且雜,我們能不停就不停瞭,安全最重要”。

13點30分左右,記者坐上瞭潘姐的車,同乘的還有兩人,均佩戴著口罩。在交談中,記者瞭解到,潘姐是一位常年奔走於鹽城和上海兩地的專職順風車司機,這兩位都是潘姐的熟客。

在出發前,潘姐給每位乘客都打瞭電話,囑咐他們佩戴口罩和吃午飯。其中一位乘客更是笑稱:“聽到潘姐說今天不停服務區瞭,我米飯都多吃瞭半碗。”

對於這兩天疫情的發展,潘姐坦言有點害怕,每天拉完客都得給車裡裡外外地消毒,回到傢也不敢和女兒待在一起。“昨天剛拉瞭位客人從上海回來,本來說好是兩兄弟包車回,結果臨行前哥哥出現瞭輕微咳嗽癥狀,出於安全考慮就沒有回來。弟弟則選擇獨自花700元包車回來。”潘姐說。

潘姐直言,由於這兩天疫情進一步擴散,她也減少瞭拉客頻次,以前一天跑一趟來回,現在兩天跑一個來回。不過,現在從上海回來的人並不多,主要還是返程的。

 ▲靠近鹽城的高速路段車輛較少 ▲靠近鹽城的高速路段車輛較少

以往大年初六一直是春運的返程高峰,高速上常常出現擁堵,以2018年春節為例,記者從鹽返滬正常約4小時的車程因為擁堵被拉長至8小時,但今年的狀況不太相同。由於客運大巴的停運,高速上車輛並不算多,就連往年擁堵十分嚴重的蘇通大橋也一路暢通。在印象中,這是記者在上海工作近3年來,首次見到一路通暢的蘇通大橋。

 ▲一路通暢的蘇通大橋 ▲一路通暢的蘇通大橋

不過,雖然今年的假期已經規定延長,但仍有不少人擔心後期道路會更加擁堵,導致無法及時返滬開工,便仍按原計劃啟程。記者註意到,隨著距離上海越來越近,高速上以及停在服務區休息的車輛也逐漸多瞭起來。

 ▲先鋒服務區車輛相對較多 ▲先鋒服務區車輛相對較多

據潘姐說,今天返滬的車輛明顯比前幾日多瞭,出城方向倒是依舊車輛寥寥。

為瞭防控疫情的蔓延,不少城市在高速路口設卡測溫,逢車必檢,排查發熱人員。也正因為此,記者途徑的常熟、太倉等高速路口均擁堵嚴重,車輛已經排到瞭距離出口約兩三公裡的位置。

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网站导航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20 高德平台新闻网 版权所有 . 苏ICP备88888号